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五十一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帝王部十二【俭德 睦亲 齐圣 克眀知人 神智 诚信 ?量】
       俭德一
       增易曰天地节而四时成节以制度不伤财不害民商书太甲曰慎乃俭德惟怀永图 荀况曰足国之道节用裕民而善藏其余节用以礼裕民以政 韩非子曰周公曰冬日之闭冻也不固则春夏之长草木也不茂天地不能尝侈尝费而况于人乎故万物必有盛衰万事必有张弛国家必有文武官治必有赏罚是以智士俭用其财则家富圣人爱寳其神则精盛人君重战其卒则民众民众则国广是以举之曰俭故能广【古学彚纂】又曰夫土地之生不益山泽之出有尽懐不富之心
       而求不益之物挟百倍之欲而求有尽之财是桀纣之所以失其位也一人知俭则一家富王者知俭则天下富 桓寛曰古者采椽不斲茅屋不翦衣布褐饭土硎
       铸金为鉏埏埴为器工不造竒巧世不寳不可衣食之物各安其居乐其俗甘其食便其器是以逺方之物不交昆山之玊不至故王者禁溢利节漏费溢利禁则反本漏费节则民给 子华子曰夫俭在内不在外也俭在我不在物也心居中虗以治五官精气动荡神化回潏啬其所以出而谨节其所受然后神宇泰定而精不摇其格物也眀其遇事也刚此之谓俭圣人之所寳也?雄曰逮至圣文躬服节俭绨文不敝革鞜不穿大
       厦不居木器无文于是深宫贱瑇瑁而疎珠玑却翡翠之饰除雕琢之巧恶靡丽而不近斥纷华而不御抑止丝竹漫衍之乐憎闻郑衞窈渺之音是以玉衡正而泰阶平也 徐干曰圣人御天所寳惟贤敛云物之容不书于策斮珠玉之胫而沈于原车有龙首鸾衡不以瑚为柱马有乘黄兹白不以瑚为鞭 蔡邕独断曰劳譲克躬菲薄为务是以尚官损服衣不粲英饔人彻羞膳不过择黄门阙乐鱼龙不作织室絶伎纂组不经尙方抑巧雕镂不为离宫罕幸储峙不施遐方断篚侏离不贡 谭子曰夫一人知俭则一家富王者知俭则天下富盖奢者三歳之计一歳之用奢者富不足俭者贫有余奢者心尝贫俭者心尝富奢者好动俭者好静奢者好难俭者好易奢者好繁俭者好简奢者好骄淫俭者好恬澹故有保一器终身无璺者有挂一裘十年不敝者斯人也可以亲百姓可以司粟帛可以即清静之道 又曰俭于听可以养虚俭于视可以养神俭于言可以养气俭于私可以获福俭于公可以保贵俭于门闼可以无盗贼俭于环衞可以无叛乱俭于职官可以无奸佞俭于嫔嫱可以保夀命俭于心可以出生死是以俭可以为万化之柄
       俭德二
       増大戴礼曰黄帝勤劳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 又曰帝喾取地财而节用之 原墨子曰尧堂髙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翦 尸子曰人君之有天下者瑶台九累而尧白屋黼衣九种而尧大布宫中三市而尧鹑居珍羞百种而尧粝饭菜粥骐驎青龙而尧素车朴马淮南子曰人之所以乐为天子者以其穷耳目之欲而适躬体之便也今髙台层榭人之所丽也而尧采椽不斲斥题不枅【言梁柱相斥防不着枅栌】珍怪竒味人之所美也而尧粝粱之饭藜藿之羮文锦狐白人之所好也而尧布衣掩形鹿裘御寒故举天下而传之舜若释负然 増六韬曰帝尭王天下之时金银珠玉弗服也锦绣文绮弗衣也竒怪异物弗视也玩好之器弗寳也淫泆之乐弗听也宫垣屋室弗垩色也榱桷柱楹弗藻饰也茅茨之葢弗翦齐也衣絓履不敝不更为也滋味重累弗食也温饭暖羮不酸馁不易也不以私曲之故留耕种之时削心约志从事于无为其自为奉也甚薄其赋役也甚寡故万民富乐而无饥寒之色 韩诗外传曰帝舜甑盆无膻而工不以巧获罪 原论语曰子曰禹吾无闲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神恶衣服而致羙乎黻冕卑宫室而尽力乎沟洫 周书曰文王在鄗召太子发曰吾栝柱而茅茨为人爱费 増书曰文王卑服即康功田功 原史记曰孝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狗马服御无所増益有不便辄弛以利民常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帝曰百金中民十家之产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所幸慎夫人衣不曵地帏帐不得文绣以示敦朴 又曰武帝问东方朔曰吾欲化民岂有道乎朔对曰愿近述孝文皇帝之时当世耆老皆闻见之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身衣弋绨足履革舄以韦带劒莞蒲为席集上书嚢为殿帷 王隐晋书曰武帝太始七年三月诏大官减膳 又曰有献雉头裘者上曰异服竒伎典制所禁也宜于殿前烧裘敕有异服者依礼致罪 増晋书曰武帝太始元年十二月下诏大?俭约出御府珠玉玩好之物颁赐王公以下又诏省郡国御绸禁乐府靡丽百戏之技及雕文防畋之具有司尝奏御牛青丝靷断诏以青麻代之 册府元曰晋元帝性简俭冲素有司尝奏太极殿广室施绛帐帝曰汉文集上书皂囊为帷遂令冬施青布夏施练帷将拜贵人有司请市雀钗帝以烦渎不许 又曰晋孝文太和十一年十月诏罢无益之作出宫人不知机杼者帝性俭素常服澣濯之衣鞍勒铁木而已 原沈约宋书曰武帝清简寡欲严整有法度未尝视珠玊舆马之饰后庭无丝竹之音宁州尝献琥珀枕光色甚丽将北征以琥珀治金创上大恱命捣碎分赐诸将平闗中得姚兴从女有盛宠以之废事谢晦諌即时遣出宋台建有司奏东西堂施局脚牀银涂钉上不许使用直脚钉用铁 又曰武帝大眀中坏上所居阴室即其处起玉烛殿与羣臣观之牀头有土障壁上挂葛灯笼麻蝇拂侍中袁顗盛称上俭素之徳故能光有天下克成大业焉 増册府元曰西魏文帝大统元年有司奏煎御香泽湏钱数万帝以军旅在外停之 又曰隋髙祖居处服玩务存节俭非燕享之事所食不过一肉而已有司尝进干姜以布袋贮之帝因以为费大加谴责后进香复以氊袋因笞所司以为后戒 唐书曰太宗贞观二年有司奏依礼季夏之月可以处台榭今隆暑未退秋霖方始宫中卑湿请营一阁以居之帝曰朕有气疾岂宜下湿若遂来请糜费良多非为民父母之道也固请竟不许 通鉴曰太宗营玉华宫惟所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