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一百二十二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政术部一【君道 臣术 官班择官 勤官 守官】
       君道一
       增説文曰君尊也从尹从口以发号 晋悼公曰臣之求君以出令也于文口尹为君 白虎通曰帝王者号也号者功之表也所以表功明徳号令臣下者也 春秋繁露曰徳侔天地者称皇帝天祐而子之称天子易纬曰天子者继天治物改正一统各得其宜父天母地以养人至尊之号也 韩诗外传曰君者何羣也羣天下万物而除其害者谓之君 原易曰大君有命开国承家 增又曰圣人之大宝曰位何以守位曰仁诗曰明明在下赫赫在上天难忱斯不易维王 原尚书曰惟天地万物父母惟人万物之灵亶聪明作元后元后作民父母 增又曰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 又曰五皇极皇建其有极敛时五福用敷锡厥庶
       民 又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 原礼记曰礼者君之大柄也政者君之所以藏身也 增左传曰君人者将昭徳塞违以临照百官 汉书曰本仁祖义襃有徳禄贤能诛恶乱总逺方一统?美风俗此帝王所由昌也 后汉书曰人君者摄天地之政秉四海之维举动不可以违圣法进退不可以离道规谬言出口则乱及四方 吴志曰人君不亲小事百官有司各任其职故舜命九贤则无所用心弹五弦之琴咏南风之诗不下堂庙而天下治也 老子曰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 文子曰夫人君不出户以知天下者因物以识物因人以知人故积力之所举即无不胜也众智之所为即无不成也 原又曰君舟也庶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又曰君者仪也仪正则君正君者盘也民者水也盘方则水方盘圆则水圎 邓析书曰为君者常若冬至之阳夏至之隂万物归之莫之使也偃卧而功自成优游而政自治 又曰为君者灭形匿影羣下无私掩目塞耳万民恐震循名责实案法立成是谓明主 增庄子曰天不产而万物化地不长而万物育帝王无为而天下功故曰莫神于天莫富于地莫大于帝王 尸子曰务成昭之教舜曰避天下之逆从天下之顺天下不足取也避天下之顺从天下之逆天下不足失也 原又曰孔子谓子夏曰汝知君乎子夏曰鱼失水则死水失鱼犹为水也孔子曰商汝知之 又曰日在井中不能烛逺目在足下不能以视君之有国犹天之有日居不髙则不明视不尊则不逺 增韩子曰明君所以立功成名者四一曰天时二曰人心三曰技能四曰势位故得天时则不务而自生得人心则不?而自劝因技能则不急而自疾得势位则不推进而名成 原吕氏春秋曰泉深则鱼鼈归之人君贤则豪杰赴之 又曰君者仁义以利之爱利以安之忠信以道之务除其灾致其福故人之于上也若玺之于涂也抑之以方则方以圎则圎若五种之地必应其?而蕃息百倍此五帝三王之所以无敌也 又曰齐桓公染于管仲鲍叔晋文公染于舅犯郤偃楚庄王染于孙叔敖沈尹蒸吴阖闾染于伍员父之仪越勾践染于范蠡大夫种此五君者所染当故霸诸侯 又曰先王用非其有如已之有通乎君道者也君者处虚素服而无智故能使众智也无能故能使众能也无为故能使众为也 增?谷子曰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之正也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虽成必败故人君亦有天枢生长收藏亦复不别干而逆之虽盛必衰此天道人君之大纲也 眘子曰立天子为天下也非立天下为天子也立国君以为国也非立国以为君也 説苑曰圣人之于百姓其犹赤子乎馁者食之寒者衣之将之养之育之长之惟恐其不至于大也 原潜夫论曰凡人君之治莫大于和隂阳夫隂阳者以天为本天心顺则隂阳和天心逆则隂阳乖天以民为心民安乐则天心顺民心苦则天心逆 增风俗通曰易称天先春而后秋地先生而后凋日月先光而后幽是以王者则之亦先敎而后刑
       君道二
       增庄子曰舜问于尧曰天王之用心何如尧曰吾不敖无告不废穷民此吾所以用心已舜曰美则美矣而未大也尧曰然则何如舜曰天徳而出宁日月照而四时行若昼夜之有经云行而雨施矣尧曰胶胶扰扰乎子天之合也我人之合也 韩子曰歴山之农者侵畔舜往耕焉朞年甽畆正河滨之渔者争坻舜往渔焉朞年而让长东夷之陶者器苦窳舜往陶焉朞年器牢仲尼叹曰耕渔与陶非舜官也而舜往爲之者所以救败也舜其信仁乎乃躬耕处苦而民从之 史记曰伯禽就封于鲁周公戒伯禽曰我文王之子武王之弟成王之叔父我于天下亦不贱矣然我一沐三握发一饭三起以待士犹恐失天下之贤人子之鲁慎无以国骄人说苑曰晋平公问于师旷曰人君之道奈何师旷曰人君清静无为务在于博爱开耳目以察万方不溷溺于俗不拘系于左右廓然逺见卓然独立屡省考绩以临臣下此人君之操也 韩子曰桓公谓管仲曰官少而索者众寡人忧之管仲曰君无听左右之请因能而授禄因公而与官人莫敢索君何忧焉 原吕氏春秋曰郑君问于被瞻曰闻先生之义不死君信有之乎被瞻对曰有之夫言不能聴道不能行则故不事君也若言听道行又何死亡故被瞻之不死亡贤于死亡也 増孔丛子曰定公曰周书所谓庸庸祗祗畏畏显民何谓也孔子曰不失其道明之于民之谓也夫能用可用则致治矣敬可敬则尚贤矣畏可畏则省刑矣人君审此三者明以示民而国不兴未之有也 原新序曰赵襄子问于王子维曰吴之所以亡者何也对曰吴君而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