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一百二十四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政术部三【辞官 去官 离局黜免 有罪复用】
       辞官一
       増史记曰淳于髠博闻强记学无所主客有见髠于梁惠王惠王屏左右独坐而再见之终无言惠王以让客客以谓髠髠曰吾前见王王志在驱逐后复见王王志在音声吾是以黙然客具以报王大骇曰先生诚圣人也前先生之来人有献善马者寡人未及视后先生之来人有献讴者未及试寡人虽屏人私心在彼有之后髠见一语连三日三夜无倦惠王欲以卿相位待之髠谢去 高士传曰陈仲子楚王闻其贤欲以为相仲子谓妻曰今日为相明日结驷连骑食方丈于前意可乎妻曰夫子左琴右书乐在其中矣结驷连骑所安不过容?食方丈于前所甘不过一肉今以容?之安一肉之味而懐楚国之忧乱世多害恐先生不保命也于是
       出谢使者相与逃去 史记曰留侯素多病乃称曰家世相韩及韩灭不爱万金之资为韩报仇今以三寸舌为帝者师封万户于良足矣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 晋书曰武帝诏以郑袤为司空袤谓坦曰魏以徐景山为司空吾时为侍中徐公语吾曰三公当上应天心茍非其人实伤和气不敢以垂死之年累辱朝廷终于不就 北齐书曰王晞字叔朗昭帝欲以为侍中苦辞不受或劝晞勿自疎晞曰我少年以来阅要人多矣充绌少时鲜不败绩且性实疎缓不堪时务人主恩私何由可保万一披猖求退无地非不爱作热官但思之烂熟耳 问奇?林曰李日知为刑部尚书屡乞骸骨许之将请不谋于家归乃治装行妻惊曰产利空空何辞之遽日知曰仕至此已过吾分 册府元龟曰李抱玉为鳯翔节度使吐蕃每歳犯境代宗以岐下国之西门寄在抱玉恩宠无比秩处三公抱玉以任位崇重抗疏恳让司空帝嘉其谦让许之 又曰李夷简为淮南节度称疾告老朝廷以未及悬车不之许夷简坚请凡四表乃许分司东都 经济?编曰判戸部驸马都尉郑颢营求作相其父祗德闻之与书曰闻汝已判戸部是吾必死之年又闻欲求宰相是吾必死之日也颢惧累表辞剧务宣宗以颢为秘书监 册府元龟曰冯赟应顺元年为中书令面奏曰臣出自寒微比无劳効徒因际防遂窃宠灵天下观听者安肯无言臣竭血诚期不奉诏上以其衷切改授兼侍中 经济?编曰哲宗时文彦博复居政府无歳不求去防殿中侍御史贾易言彦博致和建储之议不可信太后命付史馆彦博益求罢乃以太师充护国军山南西道节度使致仕山堂肆考曰宋孝宗淳熙十五年朱熹既归投匦进封事言大本急务大本者陛下之心急务则辅翼太子疏入夜漏下七刻帝已就寝亟起秉烛读之明日除主管西太乙宫兼崇政殿说书熹力辞乃以秘阁修撰奉祠经济?编曰岳飞好贤礼士览经史雅歌投壶恂恂
       如书生每辞官必曰将士効力飞何功之有
       辞官二
       原上章 投檄【蔡谟上疏以疾病乞骸骨上司徒印绶章二十余上穆帝临轩遣使征谟陈病笃曰有公族穆子之疾寝伏待罪自旦及申公卿奏谟慢免为庶人 汉崔篆以明经征诣公车太保甄丰举为歩兵校尉篆辞曰吾闻伐国不问仁人战阵不访儒士此举奚为至哉投檄而归】 避功臣辞郡吏【杜诗字公君为南阳欲降避功臣上疏曰宜虚数郡待振旅之臣臣非所宜愿受小职 萧望之字长倩拜平原守上疏曰陛下谏官补郡吏所为忧末而忘本】 称父命 视子疾【晋卞壶字望之为尚书令时召乐谟为郡中正庾怡为廷尉评二人告称父命不就壶奏一切班下不得以私让为永制二子不得已就之 陆讷字祖言为吏部尚书以爱子长生有疾求解官营视诏许之】 辞三公 泛五湖【于陵仲子辞三公为人灌园 范蠡辞官曰君行令臣行意乃扁舟泛五湖】罢就第 遂之楚【杜延年赐安车驷马罢就第 周处字子隐除楚内史未行征拜散】
       【?常侍处云辞大不辞小遂之楚】 冶厪辞卿 韦贤罢相【传周歂冶厪纳卫侯卫侯以为卿周冶既服将命周歂先入及门遇疾而卒冶厪辞卿注见歂死故也 韦贤为丞相老病赐金百斤罢加赐第一区丞相致仕自贤始】 佯狂以避 失溲而止【韦元成佯狂让封以避兄 后汉世祖彊起张湛为司徒湛至朝堂失溲因自谢病而止】 敢辱高位 愿督小职【齐使敬仲为卿曰羇旅之臣幸免获戾敢辱高位以速官谤 黄香为尚书令迁东郡守上疏曰典郡才非所堪愿留备冗员督责小职复为尚书令】 血气未动 医药勉就【防子冯辞令尹重茧衣裘鲜食而寝楚子使医视曰瘠则甚矣而血气未动言无疾也乃免 汉平当为丞相病笃上书乞骸骨上使尚书杜延年赐安车养牛一上尊酒十石曰君其勉就医药】 官不屑就辞合善为 匪念恪居 徒思智免 奉身而退 知止不殆 増目疾 身仆【册府元曰唐张贵高宗永徽中为左领军大将军有目疾抗表辞事 又曰路随太和中平章事文宗坐紫宸殿随奏事退至龙墀身仆于地帝令中人慰问翼日遂以疏陈乞】 雨为害 贼渐除【册府元曰唐休璟中宗神龙元年为尚书左仆射休璟以雨为害咎在三司上表乞解 又曰苖晋卿肃宗初为左相后以贼渐除屡乞骸骨】 李建迟顔荛?【册府元曰李建穆宗长庆元年知制诰自以草诏思迟不愿当其任旋改京兆少尹】
       【又曰崔沂仕唐昭宗知制诰尝与同舍顔荛钱珝俱秉笔见荛珝赡速草制数十无妨谈笑而沂自媿翼日谒国相诉曰沂疎贱不足以供词翰之职相辅然之】 终中条 居昆明【册府元曰司空圗为中书舍人以疾辞且欲于近县将息昭宗知其勇退从之其后除谏议户部侍郎皆不起自号知非子时人高之竟善终中条山 又曰李客师为右武卫将军以年老致仕退居昆明之别业】 三上书二宜去【韩愈集曰孔戣字君严为尚书左丞年七十三三上书去官韩愈谓曰公尚壮奚去之果】
       【曰吾年至一宜去吾为左丞不能进退郎官惟相之为二宜去】 成雅志 知勇退【册府元曰李靖为右仆射以足疾上表乞骸骨太宗遣岑文本谓曰朕观自古已来身居富贵能知足者甚少朕今非直成公雅志亦欲以公为一代楷模 下详终中条注】 投簪 挂冠【孔稚圭文曰昔闻投簪逸海畔今见解兰缚尘缨 合璧事?曰陶?景与从兄书曰昔仕期四十左右作尚书即投簪高迈今三十六方奉朝请头颅可知遂挂冠神武门上表辞禄】 不同进 唯早退【宋史欧阳修传曰范仲淹使陜西辟掌书记修笑而辞曰昔者之举岂以为已利哉同其退不同其进可也 问竒?林曰欧阳文忠公在蔡屡致仕门生蔡承禧言朝方倚重且未及引年岂容遽去公曰修平生名节为后生描画唯有早退以全晚节岂可更俟驱逐】 乞养病 请致仕【册府元曰李靖为尚书右仆射以疾上表逊位曰乞解所职养病私门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