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一百三十九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政术部十八【征聘 辟召考试】
       征聘一【不起附】
       原五反 三往【史曰伊尹隐居使人聘之五反然后肯徐庶谓先主曰诸葛孔明卧龙也可就见不可屈致先主遂诣亮三往乃见】 身劝 礼慰【髙帝诏有称明德者长吏必身劝为之驾谓身自往劝以车驾而遣之 黄琼聘辟不应有司劾不敬诏命郡县以礼慰遣之乃至】 翘车贲帛【诗曰翘翘车乘招我以弓注聘士之车古者聘士以弓也 易曰贲于丘园束帛戋戋】
       梦得 敷求【髙宗梦傅说曰梦帝赉予良弼其代予言乃审厥象旁求诸野说筑傅岩之野唯肖敷求哲人】 蒲轮 蕙帐【汉以蒲轮征枚生 孔稚圭北山移文蕙帐空兮夜鹤怨】
       过式庐 诏为驾【魏文侯过段干木之庐式之 哀帝征龚胜曰征贤者宜驾之诏为驾也详隐逸】 诏时食 载上道【上详选举武帝诏 樊英字季齐顺帝备礼征聘诏责郡县郡县载上道到犹称疾强舆入殿犹不屈使就太医致羊酒后天子为设坛席有司奉引赐几杖拜五官郎将谭者初谓必不降志及引问又无竒谋深防帝失望】 商山四皓 陈氏三君【汉四皓隐商山惠帝为太子为书卑词安车迎以为客乃出 陈寔父子世号三君毎宰府辟命常同日至羔鴈成羣丞掾交至当世荣之】 贲然 沽诸【皎皎白驹贲然来思求善贾而沽诸】
       在谷 及门【仕进之门】 鹤书 蒲帛 诏书 辟命 仄席之求 软轮之聘 贤遗林薮 帛贲丘园 縻之好爵 寘彼周行 德成而上 禄在其中 旁求俊乂 兼济天下 聘以尊贤 仕而贵义 聘丘园之耿介 辟郡国之贤良 将?济济之多 必在戋戋之贲 用之则行舍之则藏 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豹隐雾虽欲退藏 白驹在场亦宜维絷 增丛桂小草【王逸曰招隐士者淮南小山之所作也其词曰桂树丛生兮山之幽 世说曰谢公始有东山】
       【之志后严命屡臻始就桓公司马于时人有饷桓公药草中有逺志取以问谢此药又名小草何一物而有二称谢未即荅郝隆在座应声曰处则为逺志出则为小草谢有愧色】 俟时 达变【册府元曰唐文宗开成元年制其有藏器俟时隐身岩穴竒节独行可激风俗者各以名闻 又曰梁太祖开平四年诏其有卓荦不羁沈潜自负通王伯之上畧达文武之大经究古今刑政之源达礼乐质文之变朕则待以不次委以非常】 给廏马 衣章服【册府元曰德宗即位初以孔述睿为谏议大夫加金章朱绶令河南尹赵惠伯赍诏书?纁束帛以礼聘述睿既至召对于别殿特赐第宅给以廏马为皇太子侍读 又曰贞元四年以阳城为右谏议大夫城以褐衣至帝遣中官持章服衣之而后召见】 为忆尔兄 就问其母【册府元曰唐太宗时杜如晦弟楚客隐居嵩山贞观四年召拜给事中太宗谓曰为忆尔兄意欲见尔宜识朕意继尔兄忠义也 又曰田游岩者雍州三原人初补太学录事后罢归游于太白山其母与妻子并有方外志意与游岩同游山水三十余年后入箕山就许繇庙东筑室而居自称许繇东邻髙祖遣中书侍郎薛元超就问其母又亲至其门游岩山服出拜帝令左右扶之谓曰先生养道山中比得佳否曰臣泉石膏肓烟霞痼疾既逢圣代幸得逍遥帝甚欢因勅游岩就行宫授崇文馆学士】儿孙拜鹊 处士听鸡【山堂肆考曰唐孔温裕冀州人因直谏贬郴州有鹊迎于庭儿孙拜之飞去坠下方寸纸上有补阙二字未几征还果有此拜 事文?聚曰颍上常夷甫以行义荐朝廷官之不起欧阳公晩年治第于颍思归未得尝有诗曰笑杀汝隂常处士十年?马听朝鸡公既致政而处士以待制起朝请】 学行深纯 经业优洽【通鉴曰安帝时陈忠荐周燮冯良学行深纯帝以?纁羔币聘之 册府元曰司马才章博涉五经善纬候贞观初太宗谓侍臣曰隋末学者凋防儒教凌迟岂有后进之士经业优洽而未用者乎因征才章及王琰王恭俱拜为博士】 适副朕心诚如卿言【续文献通考曰元英宗至治三年拜珠言赵居信吴澄皆有德老儒请征用之帝喜】
       【曰卿言适副朕心遂以居信为翰林学士承防澄为学士 又曰洪武七年上御武楼宋濂侍问曰天下虽定朕犹垂意宿学之士卿知其人乎对曰防稽有郭传者虽寄迹释氏诚竒才也上曰传之文可持至乎濂以其文进上览之曰诚如卿言即召见擢翰林应奉】 回紫洞之游 赍?纁以聘【册府元曰明皇开元十四年敕曰前刑部员外郎嵩阳观道士崔泌门承贵仕志慕?宗顷辞簪绂之荣遂托嚣尘之外栖迟隐约独往忘归宜回紫洞之游俾在青宫之列可太子洗马 下详给廏马注】 不起原洗耳 图形【许由隐于箕山尧闻其贤聘为九州长由闻其声乃洗耳于颍川之侧后汉桓帝征姜肱不至遣工图其形状肱卧幽室以被韬面竟不出】 饮毒药 哀明膏【公孙述持毒药征李仆仆曰欲诱我以髙位重饵遂饮药而死 龚胜被王莽征不食而死有老父来吊甚哀曰膏以明自煎龚生竟夭天年非我徒也遂出不知其姓名】 愍劳官职 秽累名位【昭帝征涿郡韩福至年老赐帛册书曰朕愍劳以官职之事大夫其归修孝弟以敦乡里行道传舍县次具酒食从者及长吏存问八月卒帝赐复衾祠以中牢 七啓曰名秽我身位累我躬】 称名不称臣 可见不可诎【后汉王覇字儒仲征到尚书拜称名不称臣有司问其故覇曰天子有所不臣 李彊为益州牧谓扬雄曰吾真得严君平矣雄曰君备礼待之此人可见而不可诎及相见平不敢请为从事】 虽全独行 且乱大伦【儒有特立独行 子路曰不仕无义欲洁其身而乱大伦】 唐尧髙许由之风 汉帝重严陵之志【上详洗耳注 后汉严光字子陵光武欲授之官光曰昔帝尧大圣许由洗耳于河滨今臣欲敦箕山之操陛下遵帝尧之迹光武雅重之】 迷?非仁 不仕无义【阳货谓孔子曰懐其寳而迷其?可谓仁乎】 乐而无闷 宠则可惊 有轻轩冕 不事王侯【不事王侯髙尚其事】 从吾所好 与子偕隐 虽勤五反之命 终傲三旌之礼 宜钦髙士之风 难夺匹夫之志 与夫僶俛从公 未若逍遥乐道 偃仰以沐尧曦 栖迟而歌舜涂 时有昏明理乱 道包舒卷行藏 闭门却埽以慰余年 结宇幽岩时堪养性 ?白驹之德亦旣逢时 蕴?豹之心独思避世 抗髙尚之风则宜矫俗 遇休明之日安可迷? 杖藜含糗雅符三径之欢 饮水曲肱取逸一瓢之乐 增画牛 牧羊【事文类聚曰梁陶?景屡聘不出唯画两牛一牛散放水草之间一牛着金笼头有人执鞭以杖驱之帝笑曰此人欲效曳尾之岂可致之册府元曰开元十三年以安车征徂徕山逸人王希夷赴都希夷徐州滕人孤贫好道父母终为人牧羊以牧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