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一百五十一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政术部三十【法官 听讼 议谳 察狱 举按拷讯 款辩 鬬 伤 药人 诬人杀人 告人罪 从坐 相代罪 猜认 错误文字误 使吏供已 犯夜】法官
       原典狱【主狱者】 坐狱【坐狱于王廷】 三世【吴雄子防孙恭三世廷尉为法名家】四人【汉宣帝诏曰今廷平任轻禄薄为立廷平秩六百石贠四人务公平之选】 増提刑
       【宋职官志曰緫郡国之庶狱核责其实而覆以法督治奸盗申理寃滥则隶提刑司】 司寇【周礼有秋官司寇】 原听狱辞【史记孔子在位听讼辞有可与人共者不独有也】 傅古义【汉武帝方向文学张汤决大狱欲傅古义乃请博士弟子治春秋补廷尉史也】 李离伏劒【史李离晋文公理官也过听杀人自拘当死文公曰官有贵贱罚有轻重下吏有罪非子之过也离曰臣居官为长不与吏让受禄为多不与吏分过听杀人傅罪下狱非所闻伏劒而死】 孔号详平【汉孔光为廷尉法令号详平】 于求寛恕【汉于定国求明察寛恕以黄霸为廷平】 定国饮酒【于定国饮酒数石不乱为廷尉冬月请治谳饮酒益精明】 魏置理曹【理曹即法曹】晋置博士【晋衞觊奏刑法国家所重而私议所轻狱者人命所悬而选用者卑请置律博士相敎授遂施行】 倪寛不习事【汉倪寛射策补廷尉文学卒史为人温厚口不能言语发明张汤尽】
       【用法律吏谓寛不习事不署从事】 陈矫不读律【陈矫不读律而得廷尉之称】 方知狱吏之尊【详狱三周勃】 尚存狱吏之失【汉路温舒曰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 王彪之比张释之【晋王彪之字叔武为廷尉有永嘉太守谢毅赦后杀同郡人周矫矫从兄球诣州诉寃扬州刺史殷浩?毅付廷尉彪之以球为狱主身无王爵非廷尉所科不肯受与相反覆诏令受之彪之上疏引据时人比之张释之】増霍光用杜延年【辅之以寛详寛刑】
       听讼一
       増易讼卦曰天与水违行讼君子以作事谋始 又丰卦曰雷电皆至丰君子以折狱致刑 毛诗曰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召伯听断之处也】 又曰行露召伯听讼也 尚书大传曰听讼之术大略有三治必寛寛之术归于察察之术归于义听而不寛是乱也寛而不察是慢也 春秋元命苞曰树棘槐听讼于下棘赤心有刺言洽人情者原其赤心不失实事所以刺人情令各归实槐之言归也情见归实也 礼记曰司寇正刑明辟以听狱讼必三刺【正在我之刑明在人之辟又必三刺以广询于众一曰讯羣臣二曰讯羣吏三曰讯万民】有防无简不听【简诚也有其意无其诚者不论以为罪】附从轻【附施刑也求出之使从轻】赦从重【虽是罪可重犹赦之】凡听五刑之讼必原父子之亲立君臣之义以权之【权平也】意论轻重之序愼测浅深之量以别之【意思念也浅深谓俱有罪本心有善恶】悉其聪明致其忠爱以尽之【尽其情也】
       听讼二
       増左传曰王叔陈生与伯舆争政王右伯舆【右助也】王叔陈生怒出奔晋侯使士匄平王室王叔与伯舆讼焉王叔之宰与伯舆之大夫瑕禽坐狱士匄于王庭听之风俗通曰颍川有富室兄弟同屋两妇俱怀孕大妇数月胎伤因闭匿不产期至弟妇生男夜因盗取争讼三年州县不能决丞相黄霸出殿前使卒抱儿去两妇各十余步叱妇自往取长妇抱持甚急儿大叫啼弟妇恐伤害之因乃放与而心甚自惨凄霸曰此弟妇子也责问大妇乃具服 后汉书曰王涣为洛阳令以平正居身得寛猛之宜其寃嫌久讼厯政所不断法理所难平莫不曲尽诈情厌塞羣疑又能以谲数摘发奸伏京师称叹以为涣有神算 宋书曰傅琰为山阴令有卖针卖糖妪争丝各言己者诣琰琰挂而轻鞭之有铁屑乃罚卖糖者又有二老争鸡问何食一云食粟一云食豆剖之见粟罚言豆者人畏如神明也 后魏书曰李崇为扬州刺史先是寿春县人荀泰有子三歳数年不知所在后见在同县人赵奉伯家泰以状告各言己子并有邻证郡县不能断崇曰此易知耳二父与儿各在别处经禁数旬然后遣人告之曰君儿偶患向已暴死荀泰闻即号咷悲不自胜奉伯咨嗟而已殊无痛意崇察知之乃以儿还泰 隋书曰辛公义为牟州刺史下车先至狱中亲自验问十数日间决断咸尽方还大防受领词讼皆不立文案遣当直佐寮二人侧坐讯问事若不尽应须禁者公义即宿防事终不还閤人或諌之答曰刺史无德令百姓系于囹圄岂有禁人在狱而心自安乎罪人闻之咸自款服后有欲争讼者其乡闾父老遽相晓曰此盖小事何忍勤劳使君讼者多两让而止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