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一百七十八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礼仪部二十五【死防 防仪 始卒 复 殡殓含 袭襚 夷盘 重 铭旌棺椁 讣告祭奠】
       死防一
       原释名云死者澌也消澌也又以死为物故言诸物皆朽故也既定死曰尸尸舒也骨节舒解不能复自胜敛也 增尔雅曰崩薨无禄卒殂落殪死也 易曰原始反终故知死生之说 书洪范五福五曰考终命六极一曰凶短折 曲礼天王曰崩诸侯曰薨大夫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在牀曰尸在棺曰柩死宼曰兵 原生曰父曰母曰妻死曰考曰妣曰嫔寿考曰卒短折曰不禄男子不死于妇人之手妇人不死于男子之手君夫人卒于路寝大夫庶妇卒于适寝内子未命则死于下室士之妻皆死于寝 文子曰老子曰圣人同死生愚人亦同死生圣人之同死生知于分理也愚人之同
       死生不知利害之所在 庄子曰人之生气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 增说苑子贡问孔子人死有知将无知也孔子曰吾欲言死人有知也恐孝子妨生以送死也欲言死人无知也恐不孝子孙弃亲不葬也赐欲知人死有知将无知也死徐自知之犹未晩也 原物理论曰人含气而生精尽而死犹澌也灭也譬如火焉薪尽而火灭则无光矣故灭火之余无遗炎矣人死之后无遗魂矣 增张子西铭云存吾顺事没吾宁也 程子曰死生存亡皆知所从来胸中莹然无疑止此理耳又曰凡物参和交感则生离散则死 五峰胡氏曰物之生死理也理者万物之贞也生聚而可见则为有死散而不可见则为无见者物之形也物之理则未常有无也
       死防二
       原气散 形存【上详前 论衡曰火灭光消而烛在人死精亡而形存】 数尽物故【家语哀公问孔子曰人之命与性何谓乎孔子对曰分于道谓之命形于一谓之性化于隂阳象形而发谓之生化穷数尽谓之死故命者性之始也死者生之终也有始则必有终也 下详前】 朝露隙驹【溘先朝露 庄子云人生天地间如白驹过隙注白驹隙中日光】 増埋玉
       怀琼【世说庾亮将何充会之叹曰埋玉树着泥中使人情何能已 左传鲁公孙婴齐梦涉洹或与已琼瑰食之泣而为琼瑰盈其怀从而歌之曰济洹之水赠我以琼瑰归乎归乎琼瑰盈吾怀乎不敢占三年言之暮而卒】 原就木 归泉【左传则就木焉 刘禹锡表逼迫归泉之路】 反眞怛化【俱出庄子】 宛其【诗宛其死矣】 溘然 忧伤 畏惑【孔融】
       【与曹操书云若使忧能伤人此子不得永年矣 淮南子云乘舟遇风波而恐死自投水中非不贪生也畏死也惑于畏死而忘生也】 逝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人所不免 物之自然【范睢说秦昭王曰夫以五帝之圣三王之仁五霸之贤乌获任鄙之力孟贲庆忌夏育之勇而死死者人之所必不免也 汉文帝遗诏曰朕闻之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下之至理物之自然奚足甚哀】 为一棺土 托万?邻【淮南子曰吾生有七尺之躯死有一棺之土 陆机王侯挽歌辞曰昔居四人宅今为万?邻】 璵璠敛 贝玉含【上详敛下详含】 说骖而赙 祭服以襚【上详赙下详襚】
       死防三
       原归室【诗百嵗之后归于其室】 捐馆【苏秦传奉阳君捐馆舍】 云亡【诗人之云亡?国殄瘁】 増不讳【丙吉传君即有不讳司马迁传恐卒然不可讳】 原短折【见前】夭昏【札瘥夭昏注未名曰昏】 人终【荣啓期曰死者人之终居常而待终何不乐乎】
       物化【文子曰其死也物化】 増梦枣【酉阳杂俎王子堇善占梦有人梦枣堇曰枣字重来来来呼魂之貌其人果卒】 梦桑【佩觿録丁固梦井中生桑以问赵直荅曰桑文四十八字君寿恐不过此果然】 倚槐【广陵王克渊梦倚槐树而立汤元慎曰广陵死矣槐字木旁?也】 刈兰【左传郑文公妾梦天与已兰而生穆公后刈兰而卒】 丘首【礼狐死正丘首仁也】 败兰【刘孝标辨命论顔回败其丛兰】 簁豆【西京诗话宋师伐金陵城将攻或梦女子行空中以巨簁簁物落如豆着地皆成人问其故曰此当死于难复见一贵人盛冠服堕于地云此徐舍人也既寤闻锴死围城中后王平甫和簁字韵诗曰当时徐氏擅笔墨夜围梦堕空中簁】 原薤露 风烛【权集万事风烛九原草露】 増舟壑【庄子藏舟于壑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寐者不知也】 夜台浮生【李白浮生若梦】 原大梦 生死齐【列子万物齐生齐死齐贤齐愚齐贵】
       【齐贱十年亦死百年亦死仁圣亦死凶愚亦死生则尧舜死则腐骨生则桀纣死则腐骨腐骨一矣孰知其异】川阅水【川阅水以成川人阅世以成世】 増海扬尘【麻姑传东海行复扬尘矣】
       防山頽 梁木坏【檀弓孔子早作负手曳杖消揺于门歌曰防山其頽乎梁木其壤乎哲人其萎乎】 奠两楹【孔子梦坐奠于两楹之间寝疾七日而卒】 讲东堂【后汉周磐年七十三谓子曰吾梦先师东里先生与我讲于东堂之奥既而长叹岂我齿之尽乎其月卒】 归休乎【王通有疾召门生薛收谓曰吾梦顔回称孔子之命曰归休乎殆夫子召我也寝疾七日而卒】 神徃矣【邵康节一日昼睡觉言曰吾梦旌旗鹤鴈自空而下导吾行乱山中吾神徃矣】 论大衍【李适梦与人论大衍数寤而曰吾寿尽此乎】 书白驹【唐杜牧梦人告曰尔应名毕复书皎皎白驹字或曰过隙也俄而炊爨釜裂牧曰不祥也自为之志悉取所为文章焚之果卒】 梦黄罴【晋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