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二百二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文学部十一【讲论一谈并载名理 好学】
       讲论一【谈并载】
       原张揖广雅曰讲读也论道也说文曰讲和解也论议也又郑康成诗笺曰论伦也贾逵国语注曰论释也皆解说谈议训诂之谓也 易兊卦象曰丽泽兊君子以朋友讲习【孔疏同门为朋同志为友朋友聚居讲习道义相说之盛莫过于此故君子象之以朋友讲习也】 记曲礼曰若非饮食之客【谓讲说之客也】则布席席间函丈主人不问客不先举 又礼运曰人情者圣王之田也修礼以耕之陈义以种之讲学以耨之本仁以聚之播乐以安之 增又儒行曰礼节者仁之貌也言谈者仁之文也 原论语子曰徳之不修学之不讲是吾忧也 増史记滑稽传序曰谈言微中亦可解纷 汉书东方朔曰谈何容易夫谈有悖于目拂于耳谬于心而便于身者有说于目顺于耳快于心而毁于行者非
       有圣主孰能听之 原韩子曰夫耕之用力也劳而民为之者何得以富战之为事也危而民为之者何得以贵今修文学习谈论则无耕之劳而有富之实无战之危而有贵之尊则人孰不为也 増扬子曰好书而不要诸仲尼书肆也好说而不见诸仲尼说铃也君子言也无择听也无淫 原抱朴子曰夫士以三坟为金玉五典为琴筝讲肄为钟鼓百家为笙簧使味道者以辞饱酣徳者以义醒超流俗以髙蹈轶亿代而扬声方长驱以独往何货贿之秽情 増顔氏家训曰学者犹种树也春翫其华秋取其实讲说文章春之华也修身立行秋之实也 物理论曰夫虚无之谈无异春鼃秋蝉聒耳而已
       讲论二【谈并载】
       増白虎通曰孔子殁后诸弟子记其善言谓之论语原战国策曰苏秦说李兊抵掌而谈兊送秦明月之珠和氏之璧 史记曰齐宣王时稷下谈天尤盛 又曰董仲舒以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下帷讲诵弟子传以久次相受业或莫见其面 増汉书曰宣帝即位召见蔡千秋善谷梁说选郎十人从受自元康中始讲至甘露元年积十余歳皆明习廼召五经名儒萧望之等大议殿中平公羊谷梁同异望之等十一人各以经谊对多从谷梁 又曰施讐为博士甘露中与五经诸儒杂论同异于石渠阁 原又曰五鹿充宗恃贵讲论是非风生朱云摄衣登堂志气慷慨连折五鹿诸儒为之语曰五鹿岳岳朱云折其角 又曰夏侯胜每讲谓弟子曰士病不明经经术茍明其取靑紫如俛拾地芥尔学不明不如归耕 又曰孔光居公辅位前后十七年自为尚书止不教授后为卿时防门下诸生讲问疑难举大义其弟子多成就为博士 东观汉记曰初上学长安时过朱祐祐常留上讲竟乃谈语及车驾幸祐家上谓祐曰主人得无去我讲乎 后汉书曰戴凭拜郎中正旦朝贺帝令羣臣能说经者更相难诘义有不通者輙夺其席以益通者凭重五十余席京师语曰解经不穷戴侍中 增又曰章帝建初四年诏大夫博士议郎郎官及诸生诸儒会白虎观讲议五经同异使五官中郎将魏应承制问侍中淳于恭奏帝亲称制临决如孝宣甘露石渠故事作白虎奏议【今白虎通】 又曰丁鸿字孝公永平中召见说文侯之命一篇赐御衣拜侍中建初中诏与诸儒论定五经同异于北宫白虎观鸿以才髙论难最明时人叹曰殿中无双丁孝公 原又曰杨震客居于湖不答州郡礼命有鹳雀衔三鳣鱼集讲堂前都讲曰鳣者卿大夫服之象数三者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位至太尉 抱朴子曰王充所著论衡北方未有得之者蔡伯喈常到江东得之叹为髙文恒爱翫而独秘之及还中国诸儒觉其谈更进搜求其帐中果得论衡 后汉书曰郑泰说董卓云孔公绪能清谈髙论嘘枯吹生 魏志曰文帝初在东宫集诸儒于肃成门内讲论大义侃侃无倦 世说曰何晏为吏部尚书谈客盈坐王弼未弱冠徃见晏因条向者胜理语弼曰此理仆以为极可得复难不弼便作难坐人便以为屈于是弼自为客主数番皆一坐所不及 管辂别传曰冀州刺史裴徽召为文学从事一相见清谈终日不觉疲倦再相见转为钜鹿从事三相见转为治中四相见转为别驾至前十月始举为秀才 晋书曰郭象少有才理好老庄能清言太尉王衍每云听象谈如悬河泻水注而不竭 张载别传曰载文章殊妙尝为蒙汜池赋傅休奕见之叹息称妙以车迎载言谈终日 语林曰刘眞长与桓宣武共听讲礼记桓云时有入心处便咫尺?门 又曰刘眞长谓许询曰卿为不去我将成轻薄京尹 郭子云范元平在简文坐谈欲屈引长史曰卿助我王曰此非拔山之力所能助【长史王仲祖也】 世说曰孝武将讲孝经谢公兄弟与诸人私庭讲习车武子谓袁羊曰不问则徳音有遗多问则重劳二谢袁曰必无此嫌车曰何以知尔袁曰何尝见明镜疲于屡照清流惮于惠风 又曰宋处宗甚有思理尝买得一长鸣鸡笼盛遂作人语与处宗谈论宗因此?功大进 増晋书载记曰前秦王猛隐于华阴山怀佐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