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二百六十六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人部二十五【言语 行 讷 利口 失言诽谤附 隠语 讴謡 吟 啸】言语一
       原释名曰言宣也宣彼此之意也语叙也叙已所欲説述也 説文曰直言曰言论议曰语 増周易曰书不尽言言不尽意 原又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则千里之外应之出其言不善则千里之外违之 又曰言行君子之枢机枢机之发荣辱之主也 増尚书曰予誓告汝羣言之首 原毛诗曰哿矣能言巧言如流俾躬处休 又曰于时言言于时语语 礼记曰事君大言入则望大利小言入则望小利故君子不以小言受大禄不以大言受小禄 又曰王言如丝其出如纶王言如纶其出如綍 又曰言不危行行不危言 又曰五方之人言语不通 増又曰外言不入于梱内言不出于梱 又曰修身践言谓之善行 原孝经曰言满
       天下无口过行满天下无怨恶 増老子曰天之道不言而善应 子思子曰同言而信信在言前 原荘子曰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吾安得忘言之人与之言哉 又曰凡交近则必相靡以信逺则必忠之以言淮南子曰得万人之兵不若闻一言之当 増又曰
       人有多言者百舌之声也 原尸子曰言羙则响羙言恶则响恶 申子曰一言正天下定一言倚天下靡孙卿子曰赠人以言重于珠玊伤人以言甚于劒防邓析书曰一言而非驷马不能追一言不急驷马不能及故恶言不出口苛声不入耳 増?子曰大哉圣人言之至也开之廓然见四海之内闭之寂然不覩墙垣之里良玊不雕至言不文 贾谊新书曰言有四术言敬以礼朝廷之言也文言有序祭祀之言也并气折声军旅之言也言若不足防纪之言也
       言语二
       原大戴礼曰黄帝弱而能言 増尚书曰髙宗谅闇三年不言其惟不言言乃雍 韩诗外?曰客有见周公者应之于门曰何以道也客曰在外即言外在内即言内入乎将毋周公曰请入客曰立即言义坐即言仁坐乎将毋周公曰请坐客曰疾言则翕翕徐言则不闻言乎将毋周公曰唯唯明日兴师而诛管蔡 新序曰晋文公逐麋而失其迹问农夫老古曰麋何在老古以足指曰如是行徃公曰寡人问子子以足指何也老古振衣而起曰虎豹之居也厌闲而之近故得鱼鳖之居也厌深而之浅故得诸侯之居也厌众而逺游故亡其国公恐归曰寡人逐麋而失之得善言故有悦色栾武子曰其人安在公曰吾未与来也栾武子曰取人之言而弃其身盗也公曰善哉遂载老古与俱归 原左传曰晋叔向适郑鬷蔑恶从?器者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闻之曰必鬷明也执其手以上曰子若不言几失子矣 又曰郑子太叔卒赵简子为之临甚哀曰黄父之防夫子语我九言曰无始乱无怙富无恃宠无违同无傲礼无骄能无复怒无谋非徳无犯非义 又曰单子防韩子于戚视下而言徐叔向曰单子其死乎 神仙?曰老子生而能言 括地图曰太极山采华之草服之通万里之言 増説苑曰梁君出猎见白雁羣梁君下车彀弓欲射之道有行者劝梁君止雁羣骇梁君怒欲杀行者其御公孙龙下车对曰昔齐景公时天旱三年卜曰必以人祀乃雨景公曰吾所以求雨者为民也今以人祀寡人将自当之言未卒天大雨今主君以白雁故而欲杀之无异于狼虎梁君援其手与上车归入廓门呼万歳曰乐哉今日之猎也独得善言 又曰孔子问漆雕马人曰子事臧文仲武仲孺子容三大夫者孰贤马人对曰臧氏家有焉名曰蔡马人见之矣若夫三大夫之贤不贤马人不识也孔子曰君子哉漆雕氏之子其言人之美也隐而显其言人之过也防而着史记曰孔子适周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
       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辞去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之非也博辩宏大而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臣者无以为己也 家语曰仲孙何忌问于顔回曰仁者一言而必有益于仁智可得闻乎顔回曰一言而有益于智莫若防一言而有益于仁莫如恕 又曰顔回问孔子曰小人之言有同乎君子者不可不察也子曰君子以行言小人以舌言 晏子曰曽子将行晏子送之曰君子赠人以轩不若赠人以言 墨子曰子禽问曰多言有益乎墨子曰鹤鸡时夜而鸣天下振动多言何益唯其言之时也 史记曰秦苛法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市 原汉书曰汉王与项羽临广武间而语 又曰太尉周勃迎代王请间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 又曰韩信当斩视滕公曰上不欲就天下乎而斩壮士滕公竒其言壮其貎弗斩与语大悦之 増又曰石建奏事于上前即有可言屏人乃极切至庭见如不能言上以是亲而信之 又曰袁盎求见丞相申屠嘉良久乃见因跪曰愿请间丞相曰使君所言公事之曹与长史掾议之吾且奏之私则吾不受私语 册府元曰汉袁俞清真贵素辨于议论采公孙龙之辞以谈防理 又曰李膺风性髙简每见符融輙絶他賔客聼其言论融幅巾奋袖谈辞如云膺每拊手叹息零陵先贤?曰张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