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三百五十八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产业部四【守业 屠 渔钓 増牧 网罟陷阱 染 冶 陶 负担 舂硙磨附财利】
       守业
       原巧述 代守【上详百工一 下左代守其业】 不变 不贰【传工贾不变不敢贰事谓兼他业】 笃守 相髙【笃在守业下以知】 肯堂构 修族代【书厥考作室既底法厥子乃弗肯堂矧肯构 下详前 贾四】 不可迁 不可杂【管子曰四人者国之石人也注士农工商各守其业不可迁也如今之柱下石也 四人各业不可杂处杂处则其事乱】 相示以功 不见异物【管子曰圣人必就官府权节其用比其器相语以利相示以功相髙以知注以能知器用事相髙 又曰旦暮从事于此不见异物而迁焉故工之子恒为工】业惟善守 利不并行 茍能争利 安可恶嚻【传】业有四人 职无二事 抑其滛业 考以成功仕则不稼 田则不渔【礼】 商农不移 工贾不变
       【传】 功有务于化材 业无迁于异物 不劳而能申子弟之学 相语以利用髙曽之规【注详百工四】 得朝夕
       之求利宜相示 修族代之鬻业贵不迁 遵代守之文不失其业 及日省之际乃多其功 増学箕 为裘【礼记曰良冶之子必学为裘良弓之子必学为箕】 署书济美 为医世守【唐张廵署书题阁判曰甲絶翰深规代济其美 元虞集医説赠易晋曰有医师之良曰易小雅氏故儒家仕族也小雅之子四人世守其业】 世农识妙 时习不劳【宋苏轼曰平畴交逺风良苖亦懐新非予之世农不识此语之妙详田农 明刘基曰艺能时习然后不为徒劳也】 凿田不改 为盖无成【又刘基郁离子曰郑之鄙人学为盖三年艺成而大旱盖无所用乃弃而为桔槹又三年艺成而大雨桔槹无所用则又还为盖焉未几而盗起民尽改戎服鲜有用盖者欲学为兵则老矣郁离子见而嗟之曰是殆类汉之老?欤艺事由己之学虽失时在命而不可尽谓非己也故越有善农者凿田以种稻三年皆伤于涝人谓之宜泄水以树黍弗对而仍其旧其年乃大旱连三嵗计其获则偿所歉而赢焉故曰旱斯具舟熟斯具裘天下之名言也】 颠沛于是 克荷良存 谅无陨于前搆 偶垂裕于后昆 抚韦家之宿事徒想钦承 语王氏之门风深违祖述【并唐张廵判】
       屠
       原觧牛 屠狗【贾谊曰屠牛垣一朝屠十二牛而芒刃不顿所排击剥割皆中理防至于髋髀之所非斤则斧 荆轲好屠狗又史记樊哙以屠狗为事】 刲羊 屠彘【易士刲羊无血 货殖传屠牛羊彘千皮比千乗之家】 游刃 操刀【庄子庖丁觧牛砉然騞然莫不中音曰臣始觧牛之时所见无非牛三年之后未尝见全牛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觧数千牛矣而刀刃若新发于硎以其游刃必有余地 传未能操刀而使之割其伤必多】 衅钟 反肆【孟子齐王见牵牛将以衅钟 庄子楚昭王出有屠羊説从反国赏之辞曰大王失国説失屠羊大王反国説反屠羊之肆何赏之有】 中杀 莫尸【礼记详市 传杀老牛莫之敢尸】 鼓刀 奏刀【贤臣颂太公困于鼓刀 庖丁】 朱亥隐屠 聂政避仇【史侯嬴谓魏公子曰臣所知屠者朱亥贤而世莫知隐于屠耳意不显名也 战国策聂政杀人避仇与母如齐以屠为事曰政乃市井鼓刀者耳】 刀匕是供 割剥中理 増过市设饮 向门大嚼【齐书曰王敬则少时屠狗商贩徧于三呉后为吴兴太守从市过见屠者析肉叹曰是我少时在此作也召故人设饮叙平生 桓子新论人闻长安乐则出门而西向笑知肉味美则对屠门而大嚼】 上党壮健 淮隂少年【周书曰太祖常游上党有市屠壮健众多畏惮太祖以气凌之常醉命屠进凡割肉小不如意即叱之 史记曰淮隂屠中少年有侮韩信者曰汝虽长大好剑中情怯耳】 割肉知牛 敛皮适市【尸子曰屠者割肉知牛长少 又曰宋人有公敛皮者适市反呼曰公敛皮屠者遽收其皮】 屠龙尽巧 市肉谈书【庄子曰朱泙漫学屠龙于支离益单千金之家技成而无所用其巧 宋张文白獭髓曰绍兴间行都有三市井人好谈今古谓戚彦樊屠尹昌也戚彦为皇城司快行樊屠乃市肉者尹昌乃佣书者】 苑里屠酤 洞中蹲化【萧子显齐书曰帝于芳乐苑使宫人屠酤 明王世懋二酉委谭曰甘州一山洞中有元化神女名某母其旁一屠者蹲踞而化云初屠者旦见一女子买猪肝三片疑之乃防踪其所往至一山洞中屠者就见焉女为説法因各化去皆真身也】
       渔钓一
       原説文曰渔捕鱼也按尸子燧人之世天下多水故教人以渔其后尧使人水处者渔又舜渔于雷泽盖因修其法也【文子曰尧使水处者渔山处者木事宜其械械宜其人】渔之为事也有钓网罟筌罛罶罺【侧交反】罩涔【潜】罾笱□梁罨箅【力之反】铦之类各以用之得鱼一也【淮南子曰钓者静之罾者举之为之异得鱼一也】钓者谓以独茧丝为纶芒针为钩荆篠为竿剖粒为饵引盈车之鱼于百仞之川汨流之中纶不絶竿不挠因水势而施舍也【已上詹何钓见列子】或有以桂为饵鍜黄金之钩错以银碧垂翡翠之纶【已上鲁人钓见阙子】网罟者结绳以为之易所谓结绳而为网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也筌者以竹为之【广雅曰篝荅谓之笓是也】庄子曰筌所以取鱼得鱼而忘筌也罛大网也诗曰施罛濊濊鳣鲔发发罶者曲梁也又曰鱼丽于罶鲿魦是也罺者以柴橑为之尔雅曰罺谓之汕【所諌反郭璞注云罺今之柴橑罟】罩者编细竹以为之尔雅籗谓之罩【籗祖较反】涔者积柴木于水中以为之尔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