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三百六十四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珍宝部四【珠 贝 瑚 玛瑙 瑠璃 车渠瑇瑁 增水晶 琥珀 玻瓈 云母】珠一
       增説文曰珠蚌之阴精也 原案周易川灵图曰至德之盛五星如连珠 礼斗威仪曰其政平德至渊泉则江海出明珠 樊文渊七经义曰珠母者大珠在中小珠环之 后汉书曰珠蚌中阴精也玓瓅明珠色也玑珠不圆也 常璩华阳国志曰广阳县山出青珠永昌郡博南县有光珠穴出光珠珠有黄珠白珠青珠碧珠后魏书曰河钩羌国出金珠 伏无忌古今注曰章
       帝元和元年明珠出馆陶大如李有光耀三年明珠出豫章江底大如鸡子围四寸八分和帝永元五年郁林降人得大珠围五寸七分 山海经曰三珠树生赤水上其为树如栢叶皆为珠 徐衷南方草木状曰凡采珠常三月用五牲祈祷若祠祭有失则风搅海水或有
       大鱼在蚌左右白蚌珠长三寸半在涨海中其一寸五分有光色一旁小形似覆釜为第一珰珠凡三品其一寸三分虽有光色形不圆正为第二滑珠凡三品 增潜确类书曰龙珠在颔鲛珠在皮蛇珠在口鳖珠在足鱼珠在眼蚌珠在腹然惟蚌珠为多余则偶有之耳又蜘蛛亦有孕珠者 又曰珠出广东亷州珠池者四曰杨梅曰青莺曰平江曰永安出雷州者一曰乐明实皆海而岛屿环回故称池云 续文献通考元珠课在大都者元贞元年听民于杨村直沽口捞采命官买之在南京者至元十一年命穆齐特阿拉善等于松阿哩江阿都古江呼噜古江采之在广州者采于大步海他如鄂诺齐都尔罕都呼三河之珠至五年徙鳯格等戸捞采胜州延州等城之珠十三年命娄博克逹等捞采 明曹昭格古要论曰南珠出南海蚌中南番者好广西者易黄要身分圆及色白而精光者价髙以大小粒数等分两定价古云一圆二白又云一颗圆十颗钱北珠出北海亦论大小分两定价原尔雅曰西方之美者有霍山之多珠玉焉【霍山今在平阳永安县东北】 尚书曰淮夷蠙珠暨鱼【淮夷二水出蠙珠美鱼】 增周礼天官玉府曰若王合诸侯则共珠盘玉敦 原大戴礼曰川生珠而岸不枯 山海经曰开明北有珠树文玉树 增又曰数厯之山楚水出焉其中多白珠原穆天子传曰天子北征舍于珠泽珠泽之薮方三十里 战国防曰张丑为质于燕燕王欲杀之走出境境吏得丑丑曰燕王所欲杀我者人言我有寳珠也王欲得之我今已亡之矣而王不信今子且致我我且言子夺我珠而吞之燕王必且杀子刳子之腹及子之肠矣吾要且死子之肠亦且寸絶矣境吏恐而放之 增史记曰明月之珠藏于蚌中蛟龙伏之 东观汉记曰永建四年汉阳太守文砻献大珠诏曰海内颇有灾异砻不推忠诚而偷明珠之瑞以求媚令封珠却还原鱼豢魏略曰大秦国出明珠夜光珠真白珠夫余出珠珠大如酸枣 魏志曰文帝问苏则曰前破酒泉张掖西域通使炖煌献迳寸大珠可复求市益得否则对曰若陛下化洽中国德流沙漠即不求自至求而得之不足贵也帝黙然増蜀志曰秦宓奏记益州牧刘焉荐儒士任定祖曰甫欲剖蚌求珠今乃隋和炳然复何叹哉 王隐晋书武帝诏曰御府内省珠玉玩好之物皆以赐王公也 又陶璜表曰合浦郡土地墝埆无田可农百姓惟以采珠为业商贾去来以珠货米而吴时珠禁甚严虑百姓私散好珠禁絶来去人以饥困又所调猥多限每不充今请上珠输二次珠输一麤者蠲除自十月讫二月非采珠之时听商旅往来如旧并从之 唐书曰贞观四年林邑国献火珠五代志楚州献如意寳珠大如鸡子而圆正色极莹
       澈置之室中明如满月 五代史吐蕃妇人戴瑟瑟珠珠之最好者一珠易一良马【瑟瑟碧珠也】原晏子曰景公为履黄金之綦饰以银连以珠良玉之絇其长尺冰月服之以听朝晏子朝公迎之履重仅能举足晏子曰古者圣人制衣服冬轻而暖夏轻而清今金玉之履冰月服之是重寒也 庄子曰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山遗其?珠使智索之而弗得使离朱索之而弗得使吃诟索之而不得也乃使象防黄帝曰异哉象防乃可以得之乎 又曰河上有家贫穷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渊得千金之珠父谓其子取石来鍜之曰夫珠必在骊龙颔下子得之必遭其睡也使而寤子尚奚微之有哉 增又曰夫唾大者如珠小者如雾原吕氏春秋曰以隋侯之珠弹千仞之雀世必笑之何也所用重所要轻也 韩子曰楚人卖珠于郑为木兰之椟薫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缉以翡翠郑人买其椟还其珠可谓善卖椟不可谓善鬻珠也 又曰子胥出走边侯得之子胥曰上求我也以我有美珠也今我已亡之矣且曰子取之边侯忧而释之 淮南子曰明月之珠不能无纇 又曰楚王亡其猿而林木为之残宋王亡其珠于池中而鱼为之殚 增任子曰丹渊之珠沈于黄泥 盐铁论曰珠玑出桂林距汉千余里 説苑曰墨子谓滑厘曰今凶年有欲与子隋侯之珠者曰不得卖也以为饰又欲与子钟粟者曰得珠不得粟不得珠得粟子将何择滑厘曰粟可取也 论衡曰今审知有富贵之命则幽居候之不须劳形求索也犹珠在山不求贵价于人人自贵之命富之人筋力自轻命贵之人才智自髙 抱朴子曰识珍者必拾浊水之明珠赏气者必采秽薮之芳蕙 原东方神异经曰西北荒中有二金阙髙百丈【一作相去百丈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