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三百八十七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车部【车 辂 舆 辇 戎车 轺车 指南车云母车 犊车 鹿车 辕 轮 轴 毂辐 轭衡 轸 轼 辖幰 盖 覆軨 茵】
       车一
       原释名曰车古者曰车声如居言行所以居人也今曰车车舍也行者所处若居舍也 增又曰黄帝造车故号轩辕氏 又曰墨车漆之正黑无饰大夫所乘也又曰容车妇人所载小车也其盖施帷所以隠蔽其形容也 又曰槛车上施栏槛以格猛兽之车也 原谯周古史考曰黄帝作车引重致逺少昊时畧加牛禹时奚仲加马 增书曰肇牵车牛逺服贾 毛诗曰惠而好我携手同车 原又曰翘翘车乘招我以弓 增又曰其车既载乃弃尔辅 又曰役车其休 又曰我送舅氏曰至渭阳何以赠之路车乘黄 又曰公车千乘朱英緑縢 周礼曰巾车掌公车之政令 又曰王后
       之五路重翟钖面朱总厌翟勒面缋总安车雕面鹥总皆有容盖翟车贝面组总有幄辇车组挽有翣羽盖服车五乘孤乘夏篆卿乘夏缦大夫乘墨车士乘栈车庶人乘役车 又曰大司马中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陈羣吏撰车徒 又曰一器而工聚焉者车为多 又曰凡察车之道欲其朴属而防至不朴属无以为完乆也不防至无以为戚速也 增又曰舆人为车轮圎者中规方者中矩立者中县衡者中水直者如生焉继者如附焉 又曰辀人为辀轸之方也以象地也盖之圎也以象天也轮辐三十以象日月也 原大戴礼曰王升车则闻鸾和之声是以非僻之心无自入也在衡为鸾在轼为和马行而鸾鸣鸾鸣而和应其声曰和和则敬此御之节也 又曰上车以和鸾为节下车以佩玉为度礼记曰献车马者执策绥 又曰兵车不式武车绥
       旌徳车结旌 又曰国君不乘竒车【猎车周谓之竒车】 又曰大夫七十适四方乘安车 又曰父母在馈献不及车马示民不敢専也 又曰夫为人子者三赐不及车马又曰山出器车河出马图先王能修礼以逹义体信
       以逹顺故此顺之实也 又曰君不与同姓同车与异姓同车不同服 论语曰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 焦赣易林贲之恒曰舍车而徒亡其驳牛虽丧白头酒以疗忧 暌之兑曰黄马緑车驾之大都讃逹才能使我无忧 尚书大?曰古之帝王者必有命民民能敬长怜孤取舍好让举事力者君命然后得乘饰车骈马文锦未有命者不得衣不乘车车衣者有罚 孝经援神契曰徳至山陵则山出根车【注根车应载养万物也】 左传曰奚仲为夏车正 白虎通曰制车以歩故立乘天子大路诸侯路车大夫轩车士饰车增史记曰尧富而不骄贵而不舒黄?纯衣彤车乘
       白马 原又曰古者封禅为蒲车恶伤土石草木 增又曰淳于髠语驺忌子曰大车不较不能载其常任后汉舆服志曰后世圣人观于天视斗周旋魁方杓曲以?龙角为帝车于是乃曲其辀乘牛驾马登险赴难周览八极故易震乘干谓之大壮言器莫能有上之者也 蜀志曰秦宓曰三皇乘祗车出谷口今之斜谷是也 晋书舆服志曰圣人见秋蓬孤转杓觿旁建乃作舆轮而方圎异则 宋书符瑞志曰金车王者至孝则出象车山之精也王者徳泽流洽四境则出根车者徳及山陵则出山车者山藏之精也不藏金玉山泽以时通山海之饶以给天下则山成其车 原山海经曰番禺生奚仲奚仲生吉光是始以木为车 增老子曰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 庄子曰醉者之坠车不害者其神全也 原管子曰奚仲之为车也方圎曲直皆中规矩钩绳故机捉相得成器坚固主犹奚仲也言词动作皆中术数故众理相当上下相亲巧者奚仲之所以为器也主之所以为治也斵削者斤刀也故曰奚仲之巧非斵削 尸子曰文轩六驶是无四寸之键则车不行小亡则大者不成也 慎子曰行陆者立而至秦有车也 淮南子曰圣人观飞蓬转而为车以类取之也 贾谊曰古之为路舆也盖圜以象天二十八橑以象列星轸方以象地三十辐以象月故仰则观天文俯则察地理前视则听鸾和之音旁观则睹四时之运等威既辨贵贱有序此乃舆教之道也 蔡邕独断曰凡乘舆车皆羽盖金华爪黄屋左纛金鍐黄屋者盖以黄为里也左纛者以旄牛尾为之大如斗在左騑马头上金鍐者马冠也 礼斗威仪曰山车垂句山车者自然之车也句者曲也不揉治而自员曲故言垂句风俗通曰车一两谓两两相与体也原其所以言两者箱装及轮两两而耦故称两尔 增唐柳宗元说车曰杨诲之将行柳子起而送之门有车过焉指而吿之曰若知是之所以任重而行于世乎材良而器攻圎其外而方其中也材而不良则速壊工之为功也不攻则速败中不方则不能以载外不圎则窒拒而滞方之所谓者箱也圎之所谓者轮也匪箱不居匪轮不涂吾子其务法焉者乎 陈祥道曰古者服牛乘马引重致逺以利天下则车之作尚矣或曰黄帝作轩冕不可考也车之制象天以为盖象地以为舆象斗以为杠毂象二十八星以为盖弓象日月以为轮辐前轼而后戸前轨而后轸旁輢而首以较下轴而衔以轐对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