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定渊鉴类函

  《御定渊鉴类函》中国古书。康熙四十九年圣祖仁皇帝御定。《御定渊鉴类函》即《渊鉴类函》。张英、王士祯、王惔等人编撰完本套类书之后有呈给康熙审定,所以又叫《御定渊鉴类函》。编写体例为,每部下分为条目若干,每条条目分为释名总论,典故,对偶,摘句,诗文五部分。五部俱广征诸类古籍以为释。而在所选古籍诗文的排序上则遵循,释名总论部分说文,尔雅,经,史,子,集为序。典故部分则是以朝代为次序。对偶,摘句,诗文三部则不按次序排列只选取华丽有文采的诗文。在张英呈进给康熙皇帝的《进御定渊鉴类函表》中说:首以音义明辨总载提纲而典故次之事对又次之单词只句有可采录另为一条不敢放失至于诗赋杂文则辨体标目删繁就简有节取之义焉。

  《御定渊鉴类函》全书目录:御制渊鉴类函序、进表、凡例、天部、岁时部、地部、帝王部、后妃部、储宫部、帝戚部、设官部、封爵部、政术部、礼仪部、乐部、文学部、武功部、边塞部、人部、释教部、道部、灵异部、方术部、巧艺部、京邑部、州郡部、居处部、产业部、火部、珍宝部、布帛部、仪饰部、服饰部、器物部、舟部、食物部、五谷部、药部、菜蔬部、果部、花部、草部、木部、鸟部、兽部、鳞介部、虫部。

  《御定渊鉴类函》广其(《唐类函》)条例,博采元、明以前文章事迹,胪纲列目,荟为一编,务使远有所稽,近有所考,源流本末,一一灿然。计其卷数,虽仅及《太平御览》之半,然《御览》以数页为一卷,此则篇帙既繁,兼以密行细字,计其所载,实倍於《御览》。盖自有类书以来,如百川之归巨海,九金之萃鸿钧矣。与《佩文韵府》、《骈字类编》皆亘古所无之巨制,不数宋之四大书也。——出《四库总目提要·御定渊鉴类函》张英,字敦复,号乐圃,生明崇祯九年(1636)卒康熙47年(1708),安徽桐城人。康熙6年进士,以编修充日讲起居注官,入直南书房。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御定渊鉴类函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御定渊鉴类函卷三百八十八

国学作者:清·张英等   国学书目:御定渊鉴类函   更新:2016/1/9   来源:本站原创
       食物部一【食总载饭 餐】
       食总载一
       原易曰君子以饮食宴乐 又曰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 尚书曰食哉惟时【注食哉者所重民食也】 又洪范曰三八政一曰食【大传曰八政何竟先食食者万物之始人之所本者也】 又曰惟辟玉食【按辟君也言惟君爲羙食也】 毛诗曰尔酒旣湑尔肴伊脯公尸燕饮福禄来下 又曰中心好之曷饮食之 又曰虽无嘉肴式食庶几 周礼曰王齐则玉府供食玉【郑注云玉阳精之纯者食之以御水气】 又曰食医掌和王之六食六饮六膳百羞百酱八珍之齐凡和春多酸夏多苦秋多辛冬多醎调以滑甘【注云多其时味以养气也】凡防膳食之宜牛宜稌羊宜黍豕宜稷犬宜梁雁宜麦鱼宜苽凡君子之食恒放焉【注云言气味相成也】 又膳夫掌王之饮食膳羞王日一举鼎十有二物皆有爼以乐侑食【按郑注曰谓王日一举以朝食也后与王同庖鼎十有二】
       【牢鼎九陪鼎三物谓牢鼎之实亦九爼】 又曰王齐日三举【注曰杀牲盛馔曰举】又曰庖人掌共六兽六禽【注曰六兽麋鹿熊麕野豕兔六禽雁鹑鴳雉鸠鸽】礼记曰古者未有火化食草木之实鸟兽之肉后圣有作修火之利以炮以燔以爲酪醴 又曰凡进食之礼左肴右胾食居人之左羮居人之右脍炙处外醯酱处内葱防处末酒浆防右以脯脩置者左胊右末 増又曰春宜羔豚膳膏芗【牛】夏宜腒防膳膏臊【犬】秋宜犊麛膳膏腥【鸡】冬宜鲜羽膳膏膻【羊】 又曰食礼主人亲馈则客祭主人不亲馈则客不祭故君子茍无礼虽羙不食焉 原墨子曰人不衣裋褐不食糟糠饮食不美靣目顔色不足视衣服不美身体従容不足观也是以食必粱肉衣必文绣 増慎子曰小人食于力君子食于道 又曰饮过度者生水食过度者生贪 公孙尼子曰食甘者益于肉而骨不利也 又曰太古之人饮露食草木实 庄子曰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者遨游泛若不系之舟 韩子曰婴儿共戏以尘爲饭以涂为羮以木为胾然至日晩必归饟者尘不可食也 又曰凡人上不属天下不着地以肠胃为根本不食则不能活是以不免于欲利之心欲利之心不除其身之忧也故圣人衣可犯寒食足以充虗则不忧矣又曰饿嵗之春防弟不饟穰嵗九秋疎客必食非疎骨肉少多之心异也 孙子曰铄金为洪炉盗不探鸩肉在爼饿徒不食 原淮南子曰食者民之本也 増又曰煎熬烹炙调齐和之适以穷荆吴甘酸之变 原?子法言曰食如蚁衣如华朱轮驷马金珠煌煌无已泰乎【注曰蚁言精细也】 白虎通曰王者所以四食者何明有四方之物食四时之功也四方不平四时不顺有撤膳之法焉 又曰王者食所以有乐何乐食天下之太平富积之饶也 又曰食力无数庶人职在耕桑戮力劳役饥即食饱即作故无数按礼器云天子一诸侯再大夫士三食力无数 桓谭新论曰太原郡民以隆冬不火食五日虽有疾病缓急不敢触犯 又曰太原咸奉介君之灵至三月清明断火寒食 増魏文帝诏曰三世长者知饮食言被服饮食难晓非长者不别也
       食总载二
       原礼含文嘉曰燧人氏鑚火始炮生爲熟人无腹疾鬻子曰禹尝据一馈而七十起日中而不暇饱食 増礼记曰文王之为世子食上必在视寒暖之节食下问所膳命膳宰曰末有原应曰诺然后退 韩子曰管子束缚自鲁之齐路饥而泣过绮邑乞食封人跪餐之因窃谓仲曰若用齐将何报我曰如子之言我且贤之用能之使劳之抡我何以报子封人怨之 左传曰初宣子田于首山舎于翳桑见灵輙饿问其病曰不食三日矣食之舎其半问之曰宦三年矣未知母之存否今近焉请以遗之使尽之而为之箪食与肉寘诸槖以与之又曰子服声伯使叔孙豹请逆于晋师为食于郑郊
       师逆以至声伯四日不食以待之食使者而后食 原又曰卫献公戒孙文子惠子食皆服而朝日旰不召而射鸿于囿二子从之不释皮冠而与之言二子怒文子如戚 増晏子曰晏子相齐三年政平民悦中食而肉不足景公封晏子以都晏子辞不受 说苑曰晏子所同衣食者百人而天下之士至 原左传曰公膳日双鸡饔人更之以鹜御者知之而以洎馈子雅子尾怒増又曰晋悼夫人食舆人之城?者绛县人或年长矣无子而往与于食 原又曰秦医和对晋侯曰天有六气降生五味 公羊传曰鲁昭公走之齐齐侯使髙子执箪食与四脡脯国子执壶浆曰寡君闻君在外馂饔未就敢致糗于従者昭公再拜稽首以袵受 家语曰孔子厄于陈蔡従者七日不食子贡以所赍货窃犯围而出吿籴于野人得米一石焉 増韩子曰季孙相鲁子路为郈令鲁以五月起众爲长沟当此时子路以其私秩粟为浆饮要沟者于五衢而餐之孔子闻之使子贡往覆其饮击毁其器曰鲁君有民子奚为乃餐之夫礼天子爱天下诸侯爱境内大夫爱官职士爱其家过其所爱曰侵今鲁君有民而子爱之是子侵也不亦诬乎 左传曰卫侯为虎幄于籍圃成求令名者而与之始食焉太子使请良夫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