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博物志

  《广博物志》明董斯张撰。斯张有《吴兴备志》,已著录。晋张华《傅物志》世所传本,真伪相淆,简略亦甚。南宋李石尝续其书,虽旁摭新文,尚因仍旧目。斯张从而广之,遂全改华之体例,变为分门隶事之书。凡分大目二十有二,子目一百六十有七。所载始於《三坟》,迄於隋代,详略互见,未能首尾赅贯。其徵引诸书,皆标列原名,缀於每条之末,体例较善,而中间亦有舛驳者。如《太平御览》、《太平广记》皆采摭古书,原名具在。乃斯张所引,凡出自二书者,往往但题《御览》、《广记》之名,而没所由来,殊为不明根据。又图经不言某州,地志不言某代,随意剽掇,亦颇近於稗贩。《三坟》为毛渐伪撰,汉《杂事秘辛》为杨慎赝作,世所共知。乃好异喜新,杂然并载,更不免疏於持择。至若孔疏、郑笺,牵连满幅,道经、释典,采录盈篇,爱博贪多,尤伤枝蔓。然其蒐罗既富,唐以前遗文坠简,裒聚良多。在明代诸类书中,固犹为近古矣。

  《广博物志》董斯张(1587—1628)原名嗣章,字然明,号遐周,又号借庵,明末浙江湖州诗人。明末监生,耽溺书海,手抄书达百部。与周永年、茅维有诗唱作。因体弱多病,自称“瘦居士”。有《静啸斋词》一卷。平时注意搜集吴兴(今湖州)掌故,所著《吴兴备志》32卷,采摭极富,于吴兴一郡遗闻琐事,征引略备,为湖州方志上乘。清人评为“典雅确核,足以资考据”。另著有《广博物志》,搜罗既富,唐以前遗文坠简,裒聚良多。又有《吴兴艺术补》。董斯张与通俗小说因缘甚深。章回小说《西游补》作者董说为其子。白话短篇小说“三言”“二拍”的编撰者冯梦龙、凌蒙初均为其友。这在中国小说史上,是见于文献记载的并不多见的例子。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广博物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广博物志卷二十一

国学作者:明·董斯张   国学书目:广博物志   更新:2016/1/8   来源:本站原创

广博物志卷二十一
  明 董斯张 撰
  高逸
  嵇康高士?其所载者广矣而顔囘蘧瑗独不见书盖以二子虽乐道遗荣安贫守志而拘忌名教未免流俗也【史通】
  巢父许由樊防相友由居沛泽其道日光尧朝焉而逭之父适闻之洗耳于颍防方饮其牛乃敺而还【路史又西湖游覧志云许由隐林山稽畱者即其遗迹也】
  许由不受尧之天下逃诸逆旅人疑其窃皮冠伯夷叔齐适周周使叔旦徃见之曰加富二等就官一列血牲而盟之二子相视而笑【上】
  齐桓之兴而少稷高枕于陋巷【抱朴子】
  平公与亥唐坐有间亥唐出叔向入公伸一足曰吾向时与亥子坐腓痛足痹不敢伸叔向不悦公曰子欲贵乎吾爵子欲冨乎吾禄子夫亥先生乃无欲也吾非正坐无以养之子何不悦乎【嵇康高士?】
  孔子之楚舎于蚁丘之浆其邻有夫妻臣妾登极者子路曰是何为者耶仲尼曰是圣人仆也是自埋于民自藏于畔其声销其志无穷其口虽言其心未尝言方且与世违而心不屑与之俱是陆沈者也是其市南宜僚耶子路请徃召之孔子曰已矣彼知丘之着于己也知丘之适楚也以丘为必使楚王之召己也彼且以丘为佞人也夫若然者其于佞人也羞闻其言而况亲见其身乎而何以为存子路徃视之其室虚矣【庄子】陆通字接舆与妻俱隐蜀蛾眉诸名山食菌栌实服黄精俗传以为僊【高士?】
  楚狂士陆通高卧松间以受霞气帻挂松顶有鹤衔去水濵通洗之因与鹤同去【上】
  庄周隐于山岳齐湣王遣使赍金百镒聘以相位周谢使者去引声歌曰天地之道近在胸臆呼噏精神以养九德渇不求饮饥不索食避世守道志洁如玉卿相之位难可直当岩岩之石幽而淸凉枕块寝处乐在其央寒凉固囘可以久长【琴操】
  公仪濳者鲁人也与子思为友穆公因子思而致命欲以为相子思曰公仪子此所以不至也君若饥渇待贤纳用其谋虽蔬食饮水伋亦愿在下风如以高官厚禄为钓饵而无信用之心公仪子智若鲁者可也不尔则不逾君之庭且臣不佞又不能为君操竿下钓以伤守节之士濳竟终身不屈【上】
  野老六国时人游秦楚间年老隐居著书言农家事因以为号【眞隐传】
  崤以西有二石又南五六歩临溪有恬漠先生翼神碑盖隐此山也【水经注】
  郑长者隐德无名著书十篇言道家事韩非称之世传是长者之辞因以为名【袁淑真隐传】
  汉袁良碑云当秦之乱隐居河洛高祖破项实从其册天下既定还宅扶药【集古録】
  鹖冠子常居深山耳聋谓妻子曰吾免为巢由洗耳淸溪【上】
  老莱子亲殁隐防山之阳枝木为牀荐艾为席【高士传】东门先生居蓬户空穴之中而魏公子一朝以百骑造之【东方朔传】
  鬼谷先生者古之眞仙也云姓黄氏自轩辕之代历于商周随老君西化流沙洎周末复还中国居濮濵鬼谷山受道弟子百余人惟张仪蘓秦不慕神仙好纵横之术时王纲頽弛诸侯相征陵弱暴寡干戈云扰二子得志肆唇吻于战国之中或遇或否或屯或暴以辩谲相高争名贪禄无复云林之志先生遗仪秦书曰二君足下功名赫赫但春到秋不得乆茂日既将尽时旣将老君不见河边之树乎仆驭折其枝波浪激其根此木非与天下人有仇怨所居者然也子不见嵩岱松栢华霍之树上叶凌靑云下根通二泉上有?狐黑猿下有豹隐龙濳千秋万歳不逄斤斧之悲此木非与天下人骨血盖所居者然也今二子好云路之荣慕长乆之功轻乔松之永延贵一夕之浮爵痛哉悲夫二君仪秦答书曰先生秉德含?饥必噉芝英渴必饮玉浆德与神灵齐明与三光同不忘赐书戒以贪味仪以不敏名闻不昭入秦匡覇欲翼时君刺以河边喻以深山虽素空闇诚衔其防仪等曰伟哉先生?览遐鉴兴亡皎然二子不能抑志退身甘蓼虫之乐栖竹苇之巢自掇泯灭悲夫痛哉【録异记】
  韦庾字宣明襄邑人也尝居园中故世谓之园公与河内轵人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为友皆修道洁已非义不践当秦末入啇洛山隐居自娱【陈留志】
  建成侯招四皓委髪蜕卧佯惫不属曰老臣不足以辱太子使者庻无所之长安千里而遥老臣固道路之遗骨也且焉敢以子先父也使者三请不可乃反建成侯忧曰若之何更见留使曰子为之号鹜于市曰鸐也其曰非鸐而讪之者十九号山鸡于市曰鸾也其不卽以为鸾而讪之者十不一也夫鸐恒见而鸾不恒见也四皓之避世人乆矣帝向者固高之特耳之耳建成侯曰请受教閟使者问状貌所近而推得之舎人中老者为隐衣冠抵掌而谈啇山甚悉【志】
  应曜隐于淮阳山中与四皓俱征独不至时人语曰啇山四皓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