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博物志

  《广博物志》明董斯张撰。斯张有《吴兴备志》,已著录。晋张华《傅物志》世所传本,真伪相淆,简略亦甚。南宋李石尝续其书,虽旁摭新文,尚因仍旧目。斯张从而广之,遂全改华之体例,变为分门隶事之书。凡分大目二十有二,子目一百六十有七。所载始於《三坟》,迄於隋代,详略互见,未能首尾赅贯。其徵引诸书,皆标列原名,缀於每条之末,体例较善,而中间亦有舛驳者。如《太平御览》、《太平广记》皆采摭古书,原名具在。乃斯张所引,凡出自二书者,往往但题《御览》、《广记》之名,而没所由来,殊为不明根据。又图经不言某州,地志不言某代,随意剽掇,亦颇近於稗贩。《三坟》为毛渐伪撰,汉《杂事秘辛》为杨慎赝作,世所共知。乃好异喜新,杂然并载,更不免疏於持择。至若孔疏、郑笺,牵连满幅,道经、释典,采录盈篇,爱博贪多,尤伤枝蔓。然其蒐罗既富,唐以前遗文坠简,裒聚良多。在明代诸类书中,固犹为近古矣。

  《广博物志》董斯张(1587—1628)原名嗣章,字然明,号遐周,又号借庵,明末浙江湖州诗人。明末监生,耽溺书海,手抄书达百部。与周永年、茅维有诗唱作。因体弱多病,自称“瘦居士”。有《静啸斋词》一卷。平时注意搜集吴兴(今湖州)掌故,所著《吴兴备志》32卷,采摭极富,于吴兴一郡遗闻琐事,征引略备,为湖州方志上乘。清人评为“典雅确核,足以资考据”。另著有《广博物志》,搜罗既富,唐以前遗文坠简,裒聚良多。又有《吴兴艺术补》。董斯张与通俗小说因缘甚深。章回小说《西游补》作者董说为其子。白话短篇小说“三言”“二拍”的编撰者冯梦龙、凌蒙初均为其友。这在中国小说史上,是见于文献记载的并不多见的例子。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广博物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广博物志卷三十五

国学作者:明·董斯张   国学书目:广博物志   更新:2016/1/8   来源:本站原创

广博物志卷三十五
  明 董斯张 撰
  声乐三【钟 磬 鼓 箫 笛 琵琶箜篌 诸乐器 杂戏附】
  炎帝伯陵作钟【山海经 又云鼓延始为钟又周礼云鳬氏为钟世本垂作钟皇图要纪云帝俈作钟磬】
  谨按世本垂作钟秋分之音也【风俗通】
  鳬氏为钟【鳬入水不溺以名钟工取其虚浮之义】两栾谓之铣铣间谓之于于上谓之鼓鼓上谓之钲钲上谓之舞舞上谓之甬甬上谓之衡钟县谓之旋旋虫谓之干钟带谓之篆篆间谓之枚枚谓之景于上之攠谓之隧十分其铣去二以为钲以其钲为之铣间去二分以为之鼓间以其鼓间为之舞修去二分以为舞广以其钲之长为之甬长以其甬长为之围叁分其围去一以为衡围叁分其甬长二在上一在下以设其旋薄厚之所震动【薄厚不得其宜则震动不得中】清浊之所由出【声之清浊出于此】侈弇之所由兴【口之侈弇起于此】有説【当推其之所由出】钟已厚则石【其声不出】己薄则播【声散】侈则柞【形大则声廹窄】弇则郁【形小则声郁而不散】长甬则震【甬钟柄也甬长则震而不定】是故大钟上分其鼓间以其一为之厚小钟十分其钲间以其一为之厚钟大而短【钟形大则宜长而失于短】则其声疾而短闻【疾急也短闻者声易竭也】钟小而长【钟形小则宜短而失于长】则其声舒而逺闻【舒缓也逺闻谓声难息也】为遂六分其厚以其一为之深而圜之【周礼】
  钟师掌金奏【撃金以为奏乐之节】凡乐事以钟鼓奏九夏王夏肆夏昭夏纳夏【四方賔来奏之】章夏【臣有功奏之】齐夏【夫人祭奏之】族夏【族人侍奏之】祴夏【客醉而出奏之】鷔夏【公出入奏之】凡祭祀飨食奏燕乐凡射王奏驺虞诸侯奏貍首卿大夫奏采苹士奏采蘩掌鼙鼓缦鼓
  天子宫县诸侯轩县大夫判县士特县凡乐钟磬之半为堵全为肄【并上】
  钟一名长啸一名粲谷【奚囊橘柚】
  钟之与磬也近之则钟音充逺之则磬音章物固有近不若逺远不如近者【淮南子】
  君子铄金为钟四时九乳是以撞钟以知君钟调则君道得【乐叶图徴 宋均注曰九乳法九州】
  鱼复鼓钟钟牛【鱼复南蛮贡鼓及钟形似牛 周书】
  古者天子左五钟将出则撞黄钟而右五钟皆应之马鸣中律驾者有丈御者有数立则磬折拱则抱鼓然后大师奏升车之乐告出也入则撞蕤賔以治容貎蕤賔有声鹄震马鸣及倮介之虫无不延颈以听在内者皆玉色在外者皆金声然后少师奏升堂之乐即席告入也【韩诗外传
  黄帝本阴阳审风声命荣猨铸十二钟以协月筩以诏音韶
  黄帝作五声以政五钟一曰青钟大音二曰赤钟重心三曰黄钟洒光四曰景钟昧其明五曰黑钟隠其常【管子】颛顼有浮金之钟沉明之磬以羽毛拂之则声振百里石浮于水上如萍藻之轻取以为磬不加磨琢及朝万国之时乃奏含英之乐其音清密落云间之羽鲸鲵游涌海水恬波【拾遗记】
  齐景公铸大钟撞之于庭下郊雉皆雊【淮南子】
  鲁孟献子聘于晋宣子觞之三徙钟石之悬不移而具献子曰富哉家宣子曰子之家孰与我家富献子曰吾家甚贫唯有二士曰顔回兹无灵者使吾邦家安平百姓和协唯此二者耳吾尽于此矣客出宣子曰彼君子也以飬贤为富我鄙人也以钟石金玉为富孔子曰孟献子之富可着于春秋【国语】
  景公为大钟将悬之仲尼伯常骞晏子三人俱朝曰钟将毁撞之果毁公召三子问之晏子对曰钟大不以礼故曰将毁仲尼曰钟大悬下其气不得上薄故曰将毁伯常骞曰今日庚申雷日也阴莫胜于雷故曰将毁【晏子春秋】
  晋平公铸为大钟使工听之皆以为调矣师旷曰不调请更铸之平公曰工皆以为调矣师旷曰后世有知音者将知钟之不调也臣窃为君耻之至于师涓而果知钟之不调也【吕氏春秋】
  郑简公谓子产曰饮酒之不乐钟鼓之不鸣寡人之任也国家之不久朝廷之不治与诸侯交之不得志子之任也子无入寡人之乐寡人无入子之朝自是已来子产治郑城门不闭国无盗贼道无饿人孔子曰若郑简公之好乐虽抱钟而朝可也【尸子】
  仇由贪大钟之赂而亡其国【淮南子】
  子胥入郢毁十龙之钟【贾子】
  宋之衰也作为千钟齐之衰也作为大吕楚之衰也作为巫音【吕氏春秋】
  武帝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