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山堂肆考》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全书共240卷,流传有两种版本,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山堂肆考》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该书采集宏富,内容浩博,门类繁杂。经史子集、释经道藏,无所不及。全书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共四十五门。每门又分子目若干,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述其内容、范围、沿革等,下录引文,或标书名。剪裁得当,浅显易懂。

  《山堂肆考》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后,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万历年间,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曹大同的《艺林花烛》160卷和彭大翼的《山堂肆考》240卷。前者早已亡佚,不存于世。后者历经沧桑,流传至今。

  《山堂肆考》的两种明代版本: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已被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故亦列为善本,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彭大翼,字云举,又字一鹤,吕四人,早年科场不顺,时人称其“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竟不得一登贤书。”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为官期间,政声翔洽。彭大翼性好读书,勤于著述,以学识渊博、操行高洁着闻。著述除《山堂肆考》外,还有《一鹤斋稿》、《明时席珍》等。隆庆、万历年间,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通邑六先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山堂肆考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山堂肆考卷八十一

国学作者:明·彭大翼   国学书目:山堂肆考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山堂肆考卷八十一

 
  明 彭大翼 撰仕进
  贬谪
  凡人臣有罪而见贬谪谓之逐臣又谓之迁客行吟湘泽
  楚屈原既放行吟湘泽畔为怀沙赋沉汨罗江而死
  俟罪长沙
  汉贾谊谪为长沙王太傅渡湘作吊屈原赋曰恭承嘉惠兮俟罪长沙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
  仲舒著书
  见王府
  虞翻讲学
  吴孙权时都尉虞翻字仲翔性疎直权不能容坐徙交州虽处罪放而讲学不倦门徒与游者常数百人上书曰生无可与语死以青蝇为吊客云
  书怪字
  晋殷浩字深渊及被黜虽家人不见其有流放之感但终日书空作咄咄怪事四字而已浩甥韩康伯随至徙所经嵗还都浩送至渚侧咏曹顔逺诗富贵他人合贫贱亲戚离因而泣下
  抄古方
  芝田录唐德宗贞元十年裴延龄奏言陆防失势怨望贬防忠州别驾防至州土塞其门虽盐菜之类皆由狗窦而入端坐一室惟集古今药方五十卷儿侄亦罕与语会转运使至京上问尔从峡中过闻陆防何面孔运使具以状对上恻然拜太子賔客而防已卒
  为风月主
  见通判
  与猿鸟伍
  唐德宗贞元中栁宗元以王叔文党贬永州司马吴武陵尝与孟简书曰栁子厚摈斥十二年程刘二韩俱已抆拭独子厚与猿鸟为伍
  神人呵防
  见通判
  市人戏迎
  见翰林承防表荐刘瞻路岩素与瞻论议不合既贬犹不快阅十道圗以驩州去长安万里再贬为驩州司马初瞻之贬也人无贤愚莫不痛惜及还长安两市人率钱顾百戏以迎之瞻闻之改期由他道而入按驩州今属琼州府
  长流夜郎
  唐李白从永王璘之辟后璘作乱事败白当诛郭子仪请解官以赎诏长流夜郎按蔡寛夫诗话白从永王嶙世颇疑之唐书载其事亦不为明辨是非独其诗自序曰半夜水军来浔阳满旌防空名适自误廹胁上楼船从赐五百金弃之若浮烟辞官不受赏翻谪夜郎天观此白岂从人为乱者哉又按夜郎西南夷国名汉置夜郎县属牂牁唐复属珍州故址在今播州宣慰司之北又华阳国志西南夷君长惟夜郎最大初有女子浣于遯水有三节大竹流入足间闻其中有声剖之得一儿归养之及长有才武自立为夜郎侯以竹为姓名多同
  生度鬼门
  容州北流县南两石相对号鬼门关即交趾地也其南多瘴疠去者罕得生还谚曰鬼门关十去九不还唐李德裕贬崖州经此赋诗一去一万里千人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宋黄鲁直戏答刘文学诗人鲊瓮中危万死鬼门关外更千岑问君底事向前去要试平生铁石心
  抱寃不恨
  唐李德裕初贬潮州着杂序数十篇号曰穷愁志其论冥数曰予自荆楚保厘东周道出方城有隐者谓方城长曰此官人居守后二年当南行万里则知憾予者必因天谴譛予者乃为鬼谋虽抱至寃固不为恨又言新繁县有东湖德裕为宰时所凿夜梦一老父谓曰某潜形于下幸公庇之明府富贵今鼎来七九之际当相见于万里外后于土中得蟇径数寸投之水中而德裕以六十三卒于朱崖果应七九之防公卒见梦于令狐绹曰公幸哀我使我归葬绹曰卫公精爽可畏不言将祸及乃白于帝得以防还
  引咎不言
  宋赵鼎字元鎭解州人绍兴中为名相为秦桧所忌出知泉州及召归复上书言事桧讽中丞王次翁劾之谪清逺军节度副使潮州安置在潮五年杜门谢客口不言时事人有问者但引咎而已鼎初谪潮哭其季子而行既行又防长子尝有帖云知旧多劝读佛书使释迦老子闻鼎此事亦当感动
  不与善地
  唐刘禹锡曲江序张九龄为相建言放臣不宜与善地悉徙五溪不毛之处然九龄自内职出始安有瘴疠之叹罢政守荆州有拘囚之悲身出遐陬一失意遂不能堪矧华人士族必致丑地然后快意哉议者以为开元良相而无嗣岂忌心失恕阴责最大虽他美莫赎耶
  皆投逺方
  龙川志丁谓字公言初字谓之谓既逐李文定于衡州因肆行贬窜如王钦若等皆投之逺方时王沂公曾不平曰责太重矣谓熟视久之曰居停主人恐亦不免也沂公惧因宻谋去之遂以擅移山陵劾谓谓之谪虽沂公以计倾之而公议不以为非也
  鹊喜
  唐孔温裕戣之兄子冀州人因直谏贬郴州有鹊喜迎于庭儿孙拜之飞去坠下方寸纸上有补阙二字未几征还果有此拜
  蛇迎
  宋绍圣初刘安世字器之为章惇蔡卞所忌逺谪岭外盛夏奉老母以行?人皆怜之器之不屈也一日行山中扶其母篮舆憇树下有大蛇冉冉而至草木皆披靡担夫惊走器之不动也蛇若相迎向者久之乃去村民罗拜器之曰官异人也蛇吾山之神见官至喜相迎耳
  贬潮
  唐韩愈宪宗时谏迎佛骨贬潮州刺史至蓝关示侄孙湘子诗曰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本为圣明除弊政敢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逺来应有意好收吾骨江边
  得栁
  唐宪宗恶王叔文之党皆以为逺州刺史栁宗元得栁州刘禹锡得播州宗元曰播非人所居而梦得亲在堂万无母子俱往理欲请于朝以栁易播中丞裴度亦以禹锡母老为言禹锡得改连州
  书字授嘉贞
  唐中书令河东公张嘉贞开元中为相有张憬藏能言休咎一日忽诣公以一幅纸大书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