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山堂肆考》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全书共240卷,流传有两种版本,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山堂肆考》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该书采集宏富,内容浩博,门类繁杂。经史子集、释经道藏,无所不及。全书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共四十五门。每门又分子目若干,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述其内容、范围、沿革等,下录引文,或标书名。剪裁得当,浅显易懂。

  《山堂肆考》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后,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万历年间,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曹大同的《艺林花烛》160卷和彭大翼的《山堂肆考》240卷。前者早已亡佚,不存于世。后者历经沧桑,流传至今。

  《山堂肆考》的两种明代版本: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已被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故亦列为善本,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彭大翼,字云举,又字一鹤,吕四人,早年科场不顺,时人称其“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竟不得一登贤书。”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为官期间,政声翔洽。彭大翼性好读书,勤于著述,以学识渊博、操行高洁着闻。著述除《山堂肆考》外,还有《一鹤斋稿》、《明时席珍》等。隆庆、万历年间,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通邑六先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山堂肆考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山堂肆考卷一百一

国学作者:明·彭大翼   国学书目:山堂肆考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山堂肆考卷一百一

 
  明 彭大翼 撰人品
  忠臣
  韩诗外传忠之道有三以道覆君而化之大忠也以徳调君而辅之次忠也以是谏非而怨之下忠也周公之于成王可谓大忠也管仲之于桓公可谓次忠也子胥之于夫差可谓下忠也左传忠为令徳管子曰忠者臣下之髙行
  匪躬
  易曰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竭力
  左僖九年初晋献公使荀息傅奚齐公疾召之曰以是藐诸孤辱在大夫其若之何对曰臣竭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其济君之灵也不济则以死继之
  不事二君
  史记燕人入齐闻邑人王蠋贤令军中曰环昼三十里无入使人请蠋曰齐人多髙子之义吾以子为将封子万家蠋曰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齐王不聴吾谏故退而耕于野国既破亡今又刼之以兵为君将是助桀为暴也与其生而无义固不如烹遂经其颈于树枝自奋絶脰而死齐亡大夫闻之曰王蠋布衣也义不北面于燕况在位食禄者乎
  不事二姓
  王莽簒位遣使奉玺书印绶驰马迎龚胜胜不受曰吾受汉家髙厚之恩无以仰报岂以一身事二姓哉
  季孙相鲁
  左成十六年晋人执季文子舍之于苕丘范文子谓栾武子曰季孙于鲁相二君矣妾不衣帛马不食粟可不谓忠乎信谗慝而弃忠良若诸侯何
  张良为韩
  楚项王以张良从汉王废韩王成而杀之良遂间行归汉纲目发明前此良已归韩矣至是韩王见杀良乃归汉则子房始终为韩之心益暴白于天下矣
  勃苏昼吟
  战国策吴与楚战于柏举三战入郢寡君身出百姓离散棼冒勃苏曰吾被坚执鋭赴强敌而死此犹一卒也不若奔诸侯于是赢粮潜行蹠穿膝暴七日而薄秦王之朝雀立不转昼吟宵哭七日不得告瘨而殚闷旄不知人秦王闻而走之冠带不相及左奉其首右濡其口勃苏乃苏秦王身问之棼冒勃苏对曰吴与楚战于柏举三战入郢使下臣来告亡且求救秦王遂以革车千乗卒万人属之子满与子虎下塞以东与吴战于浊水而大败之故劳其身愁其思以忧社稷者棼冒勃苏是也注云瘨狂殚气絶也
  许肃夜哭
  许肃列传肃为晋愍帝侍中刘聪隂行鸩毒帝食之心闷欲见肃肃驰诣帝前帝已不能语执肃手流涕肃欷歔登床帝遂殂肃昼夜号泣哀感异类
  缩髙全义
  纲目安陵人缩髙之子仕于秦守管信陵君攻之不下使人召髙将以为五大夫执节尉而使攻管髙对曰父攻子守人之笑也见臣而下是倍主也父教子倍亦非君之所喜敢辞信陵君怒使谓安陵君生束缩髙而致之不然将率十万之师以造城下安陵君曰吾先君成侯受诏襄王以守此城也手受太府之宪今缩髙辞大位以全父子之义而君曰必生致之是使我负襄王之诏而废太府之宪也缩髙闻之曰信陵君为人悍猛而自用此辞反必为国祸吾已全已无违人臣之义矣岂可使吾君有魏患乎乃之使者舍刎颈而死信陵君闻之缟素辟舍而遣使谢安陵君
  屈原尽忠
  文选楚屈原竭智尽忠蔽障于谗心烦意乱不知所从乃往见太卜郑詹尹以决疑故作卜居
  谏吴许成
  史记越勾践使大夫种因吴太宰嚭而行成伍子胥谏吴王不聴使子胥于齐子胥属其子于齐鲍氏还报吴王王闻之大怒赐子胥属镂之剑以死将死曰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为器抉吾眼置之吴东门以观越之灭吴也
  诳楚解围
  楚围荥阳益急汉将军纪信曰臣请诳楚乃乗王者车出东门曰食尽汉王降楚楚皆之城东观王乃令周苛守荥阳与数十骑出西门去羽乃烧杀信
  依墙而哭
  左定四年初伍员与申包胥友其亡也谓包胥曰我必覆楚国包胥曰子能覆之我必兴之及昭王在随包胥如秦乞师立依庭墙而哭日夜不絶声勺饮不入口秦师乃出
  过冢而哀
  东汉鲍永字君长行县过更始冢引车欲下从事諌止之永曰亲北面事人何忍车过其墓虽获罪司隶不避也遂下车哭尽哀
  ?演纳肝
  吕氏春秋狄人逐卫懿公于荧泽尽食其肉独舍其肝?演使还哭毕呼天而号尽哀而止因出其肝以内公之肝
  申蒯断臂
  刘向新序崔杼弑其君庄公申蒯渔于海将入死之门者以告崔杼令毋内之申蒯曰汝疑我乎吾与汝臂乃断左臂而与门者以示崔杼杼陈列令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