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山堂肆考》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全书共240卷,流传有两种版本,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山堂肆考》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该书采集宏富,内容浩博,门类繁杂。经史子集、释经道藏,无所不及。全书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共四十五门。每门又分子目若干,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述其内容、范围、沿革等,下录引文,或标书名。剪裁得当,浅显易懂。

  《山堂肆考》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后,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万历年间,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曹大同的《艺林花烛》160卷和彭大翼的《山堂肆考》240卷。前者早已亡佚,不存于世。后者历经沧桑,流传至今。

  《山堂肆考》的两种明代版本: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已被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故亦列为善本,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彭大翼,字云举,又字一鹤,吕四人,早年科场不顺,时人称其“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竟不得一登贤书。”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为官期间,政声翔洽。彭大翼性好读书,勤于著述,以学识渊博、操行高洁着闻。著述除《山堂肆考》外,还有《一鹤斋稿》、《明时席珍》等。隆庆、万历年间,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通邑六先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山堂肆考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山堂肆考卷一百十五

国学作者:明·彭大翼   国学书目:山堂肆考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山堂肆考卷一百十五
 
  明 彭大翼 撰性行
  德量
  书曰有容德乃大国语德者福之基也无德而福降犹无基而厚墉其壊也无日矣
  醉汚车裀
  汉丙吉字少卿为丞相有驭吏嗜酒尝从吉出醉呕吐丞相车裀中西曹主吏白欲斥之吉曰以醉饱之失去士人将复何所容西曹苐忍之此不过汚丞相车裀耳后因边塞事更得此吏之力
  羮汚朝服
  见婢妾
  善遇田甲
  史记韩安国坐法抵罪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复然乎甲曰然即溺之居无何梁内史缺汉使使者拜安国为梁内史起徒中为二千石田甲亡走安国曰甲不就官我灭而宗甲因肉袒谢安国笑曰可溺矣公等足与治乎卒善遇之
  能谅文然
  蜀志蒋琬字公琰在大司马府东曹掾杨戏字文然素性简略公琰与语不时应答或搆戏于公琰曰公与戏语而不见应其慢上殊甚公琰曰人心不同各如其面面从后言古人所戒也文然欲賛吾是耶则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则显吾之非是以黙然是文然之快也乃更以为慢?
  不留李邑
  东汉班超章帝时使西域镇抚于阗卫侯李邑譛之帝知超忠乃切责邑令受超节度超即遣邑?乌孙侍子还京师徐干谓曰邑前毁君今不縁诏书留之遣他吏送侍子乎超曰以邑毁超故今遣之内省不疚何恤人言快意留之非忠臣也
  追访简虚
  东汉房景伯除清河太守郡民刘简虗曾失礼于景伯闻其临郡阖家逃亡景伯督属县追访之而署其子为西曹掾时山贼为梗景伯命人谕之贼以景伯不念旧恶一时俱下
  不辨盗嫂
  汉直不疑为郎或毁其盗嫂不疑曰我无兄终不自明
  不言失官
  世説谢安南免吏部尚书还东谢太傅赴桓公司马出西相遇破冈既当逺别遂停三日共语太傅欲慰其失官安南辄引他端虽信宿中涂竟不言及此事太傅谓同舟曰谢奉固是竒士注云奉字宏道尝为安南?军
  追送余缣
  东汉戴封字平仲遇盗悉掠其财余缣七疋盗不知处未持去封追与之盗曰此贤人也悉还其器物又刘宋褚渊有门生盗其衣褚见之谓曰可宻藏之勿令人见门生惭谢而去
  奚恤长物
  元杨铁崖在松江尝游盘龙塘夜抵普门寺宿盗伺其亡尽窃所畜物黎明家人往白之先生赋诗不辍语客曰老铁在是区区长物又奚足恤人服其量
  不顾堕甑
  东汉钜鹿孟敏字叔达桓帝延熹中客居太原荷甑堕地不顾而去郭泰问其意对曰甑已破矣视之何益泰以为有分决劝令游学
  不诘亡杯
  见奴
  从容就席
  晋桓温入赴山陵止新亭大陈兵卫将移晋室呼谢安与王坦之欲于坐害之王入失措倒执手板汗流沾衣安从容就席语曰安闻诸侯有道守在四邻明公何须壁后置人温笑曰正自不能不尔于是矜荘之色顿尽命左右促宴行觞笑语移日
  谈笑尽欢
  唐靖安李少师虽居贵位不以威重隔物与宾僚饮宴谈笑曲尽布衣之欢亦不记人过失按李宗闵居靖安坊时人因以称之
  为置牛刍
  东汉罗威字德仁广州人邻家牛数食其禾乃为断刍置牛家门牛家知之相约检犊不复侵威禾
  不受马价
  隋卢昌衡字子均为徐州总管尝行部至浚仪所乗马为他牛所触因致死牛主陈谢求还马价昌衡曰六畜相触非由人也君何谢焉拒而不受
  待客如旧
  东汉王丹字仲囘光武时徴为太子少傅客有荐士于丹者因选举之后所举者陷罪丹亦坐免客慙惧自絶而丹终无所言丹寻复徴为太子太傅乃呼客谓曰子之自絶何待丹之薄也更为设食相待如旧
  待吏颇寛
  宋元绛字厚之钱塘人知福州有吏白事公问如何行遣吏对合依元降指挥公曰元绛未尝指挥吏悚而退终不加罪
  见鬼灭火
  嵇中散尝夜中灯下弹琴有一人入室初来时面甚小须臾转大遂长丈余顔色甚黒单衣皂带嵇熟视既乆乃吹火灭曰吾不与鬼魅争光又阮德如尝于厠见鬼长丈余色黒而眼大着皂单衣平上帻去之咫尺德如心定徐笑之曰人言鬼可憎果然鬼愧赧而退
  避兵服膏
  齐晋阳陷没王叔朗与同志避周兵王温酒服膏曾不一废每未肯即去同侣尤之王曰莫我尤我行事若不慢乆作三公矣按叔朗王晞字
  认马不争
  东汉卓茂字子康宛人常出行有人认其马者茂心知其谬黙解与之他日马主别得亡者乃送还马谢之其性不好争如此又刘寛为司徒有人失牛就寛车中认之寛即解与下车步归后其人得牛来谢曰慙负长者寛曰物有相类何谢之有
  盗牛不问
  晋郭舒有乡人盗食其牛者事觉其人陈谢舒曰卿饥所以食牛耳余肉可共啖之
 

[1] [2] [3] [4]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