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山堂肆考》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全书共240卷,流传有两种版本,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山堂肆考》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该书采集宏富,内容浩博,门类繁杂。经史子集、释经道藏,无所不及。全书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共四十五门。每门又分子目若干,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述其内容、范围、沿革等,下录引文,或标书名。剪裁得当,浅显易懂。

  《山堂肆考》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后,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万历年间,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曹大同的《艺林花烛》160卷和彭大翼的《山堂肆考》240卷。前者早已亡佚,不存于世。后者历经沧桑,流传至今。

  《山堂肆考》的两种明代版本: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已被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故亦列为善本,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彭大翼,字云举,又字一鹤,吕四人,早年科场不顺,时人称其“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竟不得一登贤书。”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为官期间,政声翔洽。彭大翼性好读书,勤于著述,以学识渊博、操行高洁着闻。著述除《山堂肆考》外,还有《一鹤斋稿》、《明时席珍》等。隆庆、万历年间,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通邑六先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山堂肆考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山堂肆考卷一百十九

国学作者:明·彭大翼   国学书目:山堂肆考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山堂肆考卷一百十九
 
  明 彭大翼 撰性行
  嘲谑
  以言相调曰嘲以言相戯曰谑
  晏子讽楚
  齐晏子短小使楚楚为小门于大门之侧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臣使楚不当从此门入傧者更道从大门入见楚王王曰齐无人耶对曰临淄三百闾张袂成隂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何谓无人齐命使各有所主其贤者使贤王不肖者使不肖王婴最不肖故直使楚矣
  淳于讽齐
  齐威王使淳于髠之赵请救兵赍金百斤车马十驷淳于髠仰天大笑冠缨索絶曰臣从东方来见道旁有禳田者操一豚蹄酒一盂祝曰瓯娄满篝汚邪满车五谷皆熟穰穰满家臣见其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故笑之于是威王乃益赍黄金千镒白璧十双车马百驷
  戏其口吃
  世説魏邓艾口吃不得作干佐爲稻田中草吏又语称艾艾晋文王戏之曰卿言艾艾定是几艾对曰凤兮凤兮故是一凤
  戏其齿亏
  刘昭幼童?张?祖八岁齿亏先达戏之曰君口中何为开狗窦答曰正使君辈从此中出入
  无犬爲蜀
  蜀张奉使至吴于孙权前以姓名嘲阚泽泽不能答薛综下行酒因劝奉酒曰蜀者何也有犬爲独无犬爲蜀横月勾身虫入其腹奉曰不当复説君吴耶综应声曰无口爲天有口爲吴君临万邦天子之都于是众坐喜笑而奉无对
  近犬便狂
  北齐徐之才嘲王昕姓曰有言则⿰近犬便狂加颈足而爲马施角尾而成羊卢元明戏之才曰卿姓是未入人名是字之误之才答曰卿姓在亡爲虐在丘为虗生男则为虏配马则成驴
  偷狗赋
  宋滕元发少居乡里寺中修业烹寺犬食之僧戏谓曰能作滕先生偷狗赋即不申理滕赋云僧惟不净狗也宜偷饼饵引来犹掉续貂之尾索绹牵去惊囬顾兔之头一作冯当世
  换羊书
  黄鲁直戏东坡曰昔右军书为换鵞字近日韩宗儒性饕餮毎得公一帖于殿帅姚麟家换羊肉数斤可名公书为换羊书矣公在翰苑一日以生辰制撰纷冗宗儒继作简以图报书来人督索甚急公笑曰传语本官今日断屠
  艺眉树须
  李庶魏大司农谐之子生而天阉崔谌调之曰教弟种须法以锥遍刺作孔揷以马尾庶曰先以此方回施贵族艺眉有效然后树须世传谌门有恶疾以呼沱为墓田故庶言及之按庶无须髯故人谓之天阉
  惜命括囊
  宋王观恃才放诞陆子履慎黙于事无可否观尝少之然二人极相善观尝寝疾子履往之观以方帽包褁坐复帐中子履笑曰体中小不佳何至是所谓王三惜命也观厉声曰王三惜命何如六四括囊
  忠臣大耳
  唐节度使李忠臣因奏对德宗谓曰卿耳长大贵人也忠臣曰臣闻驴耳大龙耳小臣耳虽大乃驴耳也上悦
  道?濶臀
  启顔録唐左司郎中封道?身大而臀濶李勣戏谓之曰封道?汝臀要斟酌坐得即休何须尔许大
  丈夫牵船
  裴启期语林刘道真遭乱于河侧自牵船见一老妪操橹刘调之曰女子何不调机和杼而操橹妪答曰丈夫何不跨马挥鞭而牵船
  乞儿乘车
  魏周泰为新城太守司马宣王使钟毓嘲之曰君释褐登宰府三十六日拥旄葢守兵马郡乞儿乘小车一何驶乎泰曰君名公之子少有文采故守史职弥猴骑土牛一何迟乎众宾咸悦
  子瑜面长
  吴诸葛恪字元逊父瑾字子瑜面长似驴孙权大防羣臣使人牵一驴入题其面曰诸葛子瑜恪跪请笔续两字其下曰之驴举坐欢笑乃以驴赐恪
  阮孚貌秃
  后魏阮孚为太保尚书令性机辩好酒貌短而秃周文帝偏所眷顾尝于室内置酒十瓶瓶大一斛上皆加帽欲以戏孚孚见喜曰吾兄弟辈甚无礼何为窃入王家匡坐相对宜早还宅因持酒去周文帝抚掌大笑
  仲堪眇目
  世説桓南郡与殷荆州语次因共作了语顾恺之曰火烧平原无遗燎桓曰白布纒棺防旒旐殷曰投鱼深渊放飞鸟次复作危语桓曰矛头淅米剑头炊殷曰百岁老翁攀枯枝顾曰井上辘轳卧婴儿殷有一参军在坐云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殷曰咄咄逼人葢仲堪眇目故也
  张裕饶须
  三国刘璋从事张裕饶须先主在璋坐嘲之曰昔吾居涿郡特多毛姓东西南北皆诸毛也涿令称曰诸毛绕涿居乎裕即答曰昔有作上党潞长迁为涿令去官还家时人与书欲署潞则失涿署涿则失潞乃署曰潞涿君以先主无须故裕以此嘲之又秦少游在东坡坐中或调少游多须少游曰君子多乎哉东坡笑曰小人樊须也
  祖广缩头
  续世説祖广字渊度仕至防军长史行常缩头诣桓南郡始下车桓谓曰天甚晴明祖叅军如从屋漏下来
  伯茂聋耳
  谈薮北齐中书侍郎裴伯茂患耳新搆山池与宾客宴集谓邢子才曰山池始就愿乞一名子才曰海中有蓬莱山仙人所居宜名?莱?莱反语裴聋故以戏之
  面病鼠瘘
  琅琊有一姓诸葛者面病鼠瘘刘真长见之叹曰鼠乃复窟穴人面耶
  须如猬毛
  梁鲍泉字润玉博涉史?兼有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