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山堂肆考》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全书共240卷,流传有两种版本,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山堂肆考》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该书采集宏富,内容浩博,门类繁杂。经史子集、释经道藏,无所不及。全书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共四十五门。每门又分子目若干,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述其内容、范围、沿革等,下录引文,或标书名。剪裁得当,浅显易懂。

  《山堂肆考》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后,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万历年间,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曹大同的《艺林花烛》160卷和彭大翼的《山堂肆考》240卷。前者早已亡佚,不存于世。后者历经沧桑,流传至今。

  《山堂肆考》的两种明代版本: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已被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故亦列为善本,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彭大翼,字云举,又字一鹤,吕四人,早年科场不顺,时人称其“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竟不得一登贤书。”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为官期间,政声翔洽。彭大翼性好读书,勤于著述,以学识渊博、操行高洁着闻。著述除《山堂肆考》外,还有《一鹤斋稿》、《明时席珍》等。隆庆、万历年间,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通邑六先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山堂肆考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山堂肆考卷一百二十

国学作者:明·彭大翼   国学书目:山堂肆考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山堂肆考卷一百二十
 
  明 彭大翼 撰性行
  嘲谑【下】
  述句致嫌
  梁刘谅字求信彭城人秘书监孝绰之子少好学尤悉晋代故事号皮里晋书为湘东王所善湘东眇一目一日与谅共逰江濵叹秋望之美谅曰今日可谓帝子降于北渚湘东以为刺已因语谅曰卿言目而愁予耶由此嫌之按梁元帝初封湘东王
  作赋释罪
  宋郭景初尝夜出为醉人所诬太守召景初诘其状景初笑曰谚所谓张公吃酒李公醉太守怪其言不屈命取纸笔使作张公吃酒李公醉赋郭操笔立就其略云事有不可测人当防未然何张公之饮酒乃李老之醉焉清河丈人方肆杯盘之乐陇西公子俄遭酩酊之愆太守见而大笑乃释之按郭朏字景初泉州人张公吃酒李公醉乃武则天时謡言张公者易之兄弟也李公者言王室也
  多须被嘲
  魏钟毓钟防兄弟颖悟絶人善于嘲戯毓尝语防闻安陆能作调试共视之乃盛餙共载行至西门一女子笑曰车中央殊高二钟都不觉车后一门生云向已被嘲钟愕然门生曰中央高者两头羝二钟多髯故以为戏
  皆胡误认
  宋孙巨源从刘贡父乞墨贡父遣吏送与误达孙莘老中丞巨源以未得让刘刘曰已送君矣后知孙莘老误留以其皆孙而同为馆职吏辈莫能别刘谓吏曰何不取其髯为别吏曰皆胡而莫能别刘曰既是皆胡何不以身之大小为别于是馆中以孙莘老为大胡孙学士巨源为小胡孙学士
  有膓无膓
  杨诚斋戏呼尤延之为蝤蛑延之呼杨为羊一日食羊白膓延之曰秘监锦心綉膓亦为人所食杨笑吟曰有膓可食何湏恨犹胜无膓可食人世称蟹类为无膓公子一坐大笑
  有尾无尾
  东坡艾子杂説艾子浮于海夜泊岛屿中闻水下有人哭声复若人言遂听之有曰昨日龙王有令一应水族有尾者斩吾鼍也故惧诛而哭汝虾蟆无尾何哭复闻有言曰吾今幸无尾但恐更理防科斗时事也
  皛饭毳饭
  东坡尝与刘贡父言某与舍弟习制科时日享三白食之甚美不复信世间有八珍也贡父问三白之说坡言是一撮盐一碟生萝卜一盌饭贡父大笑乆之以简招坡吃皛饭坡不复省忆谓人云贡父读书多必有出处比至赴食见案上所设惟芦菔盐饭而已始悟贡父以三白为戯援匕箸食之几尽将上马云明日可见过当具毳饭奉待贡父虽知其为戏但不知毳饭所设何物迨徃谈论过半午不设食贡父饥甚索饭坡云少待如此者再三坡答如故贡父曰饥不可忍矣坡徐曰盐也毛芦菔也毛饭也毛非毳饭而何贡父捧腹曰固知君必报东门之役然虑不及此坡始命进食抵暮而去一説是蜀人郭震任介之事至今俗呼无曰毛
  唐装晋装
  宋翟伯夀好竒巾服一如唐人自名唐装一日徃见许彦周彦周髽髻着犊鼻禈蹑高屐出迎伯夀愕然彦周徐曰吾晋装也公何怪按张筌翁贵耳集翟耆年字伯寿公巽叅政之子能清言工篆及八分书
  宻云旱雷
  有人诣谢公别谢公流涕此人了不悲既去左右曰向客殊自宻云谢公曰非徒宻云乃自旱雷耳
  霖雨短晷
  宋林瑀王涞同作直讲林谓王曰何相见之踈濶也王曰遭此霖雨瑀云今后转更踈濶王曰何故答云逢此短晷葢讥王之侏儒
  座主沙门
  宋张亢性?稽有门客作坤厚德载物赋云粤有大徳其名曰坤亢戏曰非讲经之座主即传法之沙门
  雄名艾气
  刘贡父与王汾同在馆中汾病口吃贡父赞曰恐是昌家又疑非类未闻雄名只有艾气按周昌韩非扬雄邓艾皆口吃者
  马黙驴鸣
  刘贡父熈宁中为试官出临以教思无穷论举人上请曰此卦大象如何攽曰要见大象当诣南御苑时马黙为台官弹奏攽轻薄不当置在史馆攽曰旣云马黙岂合驴鸣按马黙字处厚单州城武人家贫徒步从石介学将归石语诸生曰马君他日必为名臣
  马兄驴弟
  王氏闻见録马防旧唐名士唐帝幸梁防扈跸焉至汉中诏除眉州刺史赴任至蜀阻兵被伪蜀王氏强縻于幕中然防恃才傲物甚不相洽且知王氏有异图或赠缯帛必锁柜中题云赃物王虽知之怜其文艺强为优容时或忤防数揖出院欲逼杀之而涓无惧色后朱梁遣使致书于蜀命诸从事韦庄辈具草答之皆不惬意左右曰何妨命前察判为之王氏不得已迎请复职使亟修回复防一笔而成大称防于是复聚前欢因召诸防同宴饮次防敛衽曰偶记一话欲对大王陈之可乎王许之曰防少年多防谒诸侯毎行必广赍书防驴防之马亦防之初戒途驴咆哮跳踯与马争路而先莫之能制行半日后抵一坡力疲足惫遍体汗流回顾马曰马兄马兄吾去不得也可为弟搭取文书马兄诺之遂并在马上却回顾驴曰驴弟我谓你有多少伎俩毕竟还搭在我老兄身上蜀主大笑同幕皆遭凌谑
  曽子避席
  宋吕嘉问字望之提举市易三司使曽布劾其违法荆公惑党人之説反以罪三司曽既罢朝请而嘉问治事如故刘攽闻而叹曰岂意曽子避席望之俨然乎
  道民借舆
  志林施道民为孙威敏所黥既而复得为民借小字军人肩舆而出曽子固见之曰好一只夹注轿子闻者絶倒
  作令取象
  唐姚岩杰崇之孙与卢肇防饮于江亭肇作令欲目前取象一聨即发令曰逺望渔舟不濶尺八姚遽饮酒一器凭栏呕哕须臾即席还令曰凭栏一吐已觉空喉按唐逸史开元末一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