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堂肆考

  《山堂肆考》是万历年间通州民间学者彭大翼撰著的大型类书,全书共240卷,流传有两种版本,如今两份善本一珍藏于南通市图书馆,一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山堂肆考》以其洋洋260余万字的鸿篇巨制,在我国古代私家撰述的众多类书中出类拔萃。该书采集宏富,内容浩博,门类繁杂。经史子集、释经道藏,无所不及。全书分宫、商、角、徵、羽五集,共四十五门。每门又分子目若干,每一子目有小序一篇,述其内容、范围、沿革等,下录引文,或标书名。剪裁得当,浅显易懂。

  《山堂肆考》自明成祖朱棣于永乐年间以皇家名义组织辑成大型类书《永乐大典》后,民间富学力之士纷起效仿,乃至明代出现私家撰著类书盛行的文化现象。万历年间,通州学者撰著的大型类书就有两部:曹大同的《艺林花烛》160卷和彭大翼的《山堂肆考》240卷。前者早已亡佚,不存于世。后者历经沧桑,流传至今。

  《山堂肆考》的两种明代版本:明万历二十三年刊本与明万历二十三年刊万历四十七年增补本,已被收入《中国古籍善本书目》。南通市图书馆藏有该书一部,与全国善本中的后一种为同一版本。故亦列为善本,珍藏于静海楼特藏书库。彭大翼,字云举,又字一鹤,吕四人,早年科场不顺,时人称其“冠军诸生二十有余年,竟不得一登贤书。”明嘉靖间曾任广西梧州通判,后任云南沾益州知州,最后官衔为奉训大夫。为官期间,政声翔洽。彭大翼性好读书,勤于著述,以学识渊博、操行高洁着闻。著述除《山堂肆考》外,还有《一鹤斋稿》、《明时席珍》等。隆庆、万历年间,彭大翼等六位学有所成、德高望重之士被誉为“通邑六先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山堂肆考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八

国学作者:明·彭大翼   国学书目:山堂肆考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山堂肆考卷一百六十八
  明 彭大翼 撰技艺
  习射
  礼射义古者诸侯之射也必先行燕礼乡大夫士之射也必先行乡饮酒之礼
  主皮
  周礼地官乡老及乡大夫羣吏献贤能之书于王王再拜受之登于天府退而以乡射之礼五物询众庶一曰和二曰容三曰主皮四曰和容五曰兴舞注云和内志正也容外体重也主皮中也和容中不骄也不中不慑也兴舞其节比于乐也
  绎志
  礼射义射之为言绎也或曰舍也绎者各绎已志也
  观徳行
  射义射者进退周旋必中礼内志正外体直然后持弓矢审固持弓矢审固然后可以言中此可以观徳行矣其节天子以驺虞为节诸侯以貍首为节卿大夫以采苹为节士以采蘩为节注云节者歌诗以为发矢之节度也一终为一节
  饰礼乐
  射义古者天子以射选诸侯卿大夫士射者男子之事因而饰之以礼乐也
  观射矍相
  射义孔子射于矍相之圃盖观者如堵墙
  射都亭
  见使臣
  中雀
  唐尧时有名羿者善射河伯溺杀人则射其左目风伯壊人屋室则射中其膝又诛九婴防貐之属有功于天下死为宗布人皆祀之夷羿慕其为人因名曰羿羿尝从吴贺北游见雀焉贺命之射羿曰生之乎其杀之乎贺请左目羿中厥右耻之由是每射妙中髙出天下
  下防
  魏宗室干以三箭下双鸱军中号曰射防都尉
  由基穿栁
  史记楚有养由基者善射去栁叶百步百发而百中之左右观者数千人皆曰善射有一夫立其旁曰善可教矣养由基怒曰客安能教吾射乎客曰非吾能教子支左诎右也夫去栁叶百步而射之百发而百中不以善息少焉气衰力倦弓拨矢钩一发不中者百发尽息今公之功多矣又将兵出塞过两周倍韩攻梁一举不得前功尽弃公不如称病而无出
  栁浑贴梅
  唐栁浑与琅琊王射嫌其布濶乃摘梅贴乌珠之上发必命中
  射获十禽
  见孟子
  射贯二雕
  唐髙骈事朱叔明为司马有二雕并飞骈曰我且贵当中一发贯二雕众大惊号落雕侍御齐斛律光神武授以都督尝从文襄猎见云表一大鸟射之中颈旋转而下乃雕也丞相叹曰此射雕手也号落雕都督
  射虎饮羽
  见石
  射没镞
  北史李远出猎见丛薄中以为伏射之镞入寸余细视之乃石也
  孺襄射鴳
  国语晋平公射鴳不死使竖襄搏之失公怒拘将杀之叔向闻之夕君告之叔向曰君必杀之昔吾先君唐叔射兕于徒林殪以为大甲以封于晋今君嗣吾唐叔射鴳不死搏之不得是?吾君之耻也君其必速之勿令远闻君忸怩顔乃趣赦之注云鴳扈小鸟也闻之夕言夕至于朝也一发而死曰殪甲铠也封于晋言有才艺得受封也
  裴旻射彪
  唐裴旻守北平多虎旻善射一日得虎三十一休山下有父老曰此彪也稍北有真虎使将军遇之且败旻不信怒马趋见虎出丛薄中小而猛据地大吼旻马辟易弓矢皆堕自是不复射
  王济赌牛
  晋世说王君夫有牛名八百里駮常莹其蹄角王武子语君夫我射不如卿今指赌卿牛以千万对之君夫既恃手快且谓駮物无杀理便相然可令武子先射武子一起便破的却据胡牀叱左右速探牛心来须臾炙至一脔便去
  破胡走马
  琅琊郡公贺拔胜字破胡尤工武艺走马射飞十中其五六
  弯弓兽伏
  列子曰甘蝇古之善射者弯弓而兽伏鸟下弟子飞衞学射于甘蝇而巧过其师纪昌者又学射于飞衞飞衞曰尔先学不瞬而后可言射矣纪昌归偃卧其妻之机下以目承牵挺二年之后虽锥未倒眦而目不瞬也以告飞衞曰未也亚学视而后可视小如大视微如着而后告我昌以厘悬虱于牗南面而望之旬月之间浸大也三年之后如车轮焉以覩余物皆丘山也乃以燕角之弧朔蓬之簳射之贯虱之心而悬不絶以告飞衞飞衞髙蹈拊膺曰汝得之矣昌既尽衞之术计天下之敌已者一人而已乃谋杀衞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