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记

  《天中记》天中记 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

  《天中记》作为类书的上品之作,天中记是明代比较有名的。本书共分796类,每类下又因事标目若干条,援引繁高,或于文前,或时语后注明出处,搜辑僻典遗文甚多,又间作考证,指出原书之讹文,误释,正历代类书之沿讹,精审多识,皆著家所未备。据明隆庆万历间刻本影印。编详目于书前。 内容提要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按照一定的方法编排,以便于寻检、徵引的一种工具书。类书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凡荟萃成言,裒次枚实,兼收众籍,不主一家,而区以部类,条分体系,利寻检,便采掇,以待应时取给者皆是也]。《天中记》为明代著名类书,明万历间陈耀文(一五七三——一六一九)撰。书书分五百余类,每类俱有类目,辑录资料,[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所列条目均注明出处,体例较善。其特点是作者在辑录资料时,兼指其错误,并加以订正,这是共他类书所不能比及的。《天中记》取材广泛,采辑丰富,徵引完备,是古代类书中较完善者。

  《天中记》明代学者陈耀文在《天中记》卷七引《元命苞》称:“神农氏,怪义生白阜,图地形脉道。”注曰:“怪义,白阜母名。白阜为神农图画地形,通水道之脉,使不壅塞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天中记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天中记卷三

国学作者:明·陈耀文   国学书目:天中记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天中记卷三
  明 陈耀文 撰
  雨
  辅时雨者辅时生养均遍故谓之雨【礼统】雨者辅也【什名】天地之施雨者天地之施也【河图帝通纪】阳制于隂故为雨【春秋潜潭已】
  隂阳和天地之气和则雨【曽子】
  二气均王弼云雨者隂在于上而阳薄之而不得通则烝而为雨此説非也何者夫隂阳二气生于黄泉氤氲交结出地为云二气力均则能为雨或隂气少而阳气多或隂气多而阳气少皆不能为雨也小畜不雨者隂气少也小过不雨者阳气少也小畜上九既雨既处者阳极则隂也故孔子曰天作时雨山川出云云也者非一气能生者也譬之于炊或有水而无火有火而无水皆不能生气必须水火备而后气生气生本于釡中非结成于甑上也由此而论云必结于地中隂阳相将而出非隂先而阳后尚不能为云岂能为雨乎【兼明书】地气风为天气雨为地气风顺时而行雨应风而下命曰天气下地气上隂阳交通万物成矣【范子计然】
  隂气天将雨人之病为之先动是隂相应而起也天将隂雨又使人睡卧者隂气也【汉名臣奏】
  神雨神农之理天下欲雨则雨五日为行雨旬日为糓雨一旬五日为时雨万物咸利故曰神雨【尼子】神农之治天下甘雨时降五糓繁植【淮南子】
  云族黄帝见广成子于空同曰而治天下云气不待族而雨【庄子】族云飞泉室震风沈羽卿【鲍照诗】
  洗甲兵文王命散宜生卜伐纣吉乎曰不吉鑚龟龟不兆数蓍不交而折将行之日雨辎车至轸行之日帜折为三散宜生曰此卜四不祥不可举事太公进曰是非子之所知也祖行之日雨辎重车是洗濯甲兵也【六韬】暴雨太公为灌坛令武王梦妇人当道夜哭问之曰吾是东海神女嫁于西海神童今灌坛令当道废我行我行必有大风雨而太公有德吾不敢以暴风雨过是毁君德武王明日召太公三日三夜果有疾风暴雨从太公邑外过【博物志】
  风波立霁武王伐纣至河上雨甚疾雷晦暝扬波于河众甚惧武王曰余在天下谁敢干志者风波立霁【搜神记】雨必以夜周公载纪而天下太平当此之时雨不破块风不鸣条旬而一雨雨必以夜无丘陵高下皆熟【盐铁论】淫雨宋大水公使吊焉天作淫雨害于粢盛若之何下吊对曰孤实不敬天降之灾又以为君忧拜命之辱【左庄十一年】
  膏雨子游答季孙曰以子产之仁爱譬夫子其犹浸水之与膏雨乎夫浸水所及则生不及则死膏雨之所生也广民之受赐也普莫识其由来者【孔丛子】孔子相鲁三月不令而行沛若时雨之灌万物莫不兴起也【盐铁论】月离毕孔子出使子路赍雨具有顷天果大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昨暮月离于毕后日月复离于毕孔子出子路请赍雨具孔子不聴出果无雨子路问其故孔子曰昔日月离其隂故雨昨暮月离其阳故不雨【论衡】商羊舞齐有一足之鸟飞集殿前舒趐而跳齐侯异之访诸孔子孔子曰此鸟名曰商羊昔童儿在屈其一脚振迅两臂而跳且谣曰天将大雨商羊鼓舞今齐有之其应至矣急告民趋治沟渠脩堤防果大霖雨诸国伤害人民唯齐有备【家语】
  假盖孔子将行雨而无盖门人曰商也有之孔子曰商之为人也甚恡于财吾闻与人交推其长者违其短者故能敬也【家语】
  雨水灭表齐韩魏共攻燕楚王使景阳将而救之暮舍使左右司马各营壁地已植表景阳怒曰女所营者水皆欲灭表焉可以舍乃令徙明日大雨山水大出所营者水皆灭表军吏乃服【战国防】
  狸知雨有客诣董仲舒谈论微奥仲舒疑之客又云天欲雨仲舒因戏之曰巢防却风穴处知雨卿非狐狸即其老鼠客化为老狸而走【幽明録】
  流粟邹子曰朱买臣贫贱之时孜孜脩学不觉雨之流粟志在经传也
  流麦高鳯好学不休其家曝麦令鳯守鸡以竿授其手中鳯执竿读书雨大至不觉执竿如故其妻还见麦流甚以为怒鳯亦不愧【后汉】
  蚁封穴东观汉记云沛献王辅善京氏易永平五年少雨上以易林占之繇曰蚁封穴防大雨将至以问辅辅曰蹇艮下坎上艮为山坎为水山出云为雨蚁穴防时雨将至故以蚁为兴防
  豫备任文公为治中从事时大旱白刺史曰五月一日当有大水其变已至不可防救宜令吏人豫为其备刺史不聴文公独储大舩百姓或闻顿有为防者到其日旱烈文公急命促载使白刺史刺史笑之日将中天北云起须臾大雨至餔时湔水涌起十余丈突坏庐舍所害数千人【后汉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