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记

  《天中记》天中记 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

  《天中记》作为类书的上品之作,天中记是明代比较有名的。本书共分796类,每类下又因事标目若干条,援引繁高,或于文前,或时语后注明出处,搜辑僻典遗文甚多,又间作考证,指出原书之讹文,误释,正历代类书之沿讹,精审多识,皆著家所未备。据明隆庆万历间刻本影印。编详目于书前。 内容提要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按照一定的方法编排,以便于寻检、徵引的一种工具书。类书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凡荟萃成言,裒次枚实,兼收众籍,不主一家,而区以部类,条分体系,利寻检,便采掇,以待应时取给者皆是也]。《天中记》为明代著名类书,明万历间陈耀文(一五七三——一六一九)撰。书书分五百余类,每类俱有类目,辑录资料,[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所列条目均注明出处,体例较善。其特点是作者在辑录资料时,兼指其错误,并加以订正,这是共他类书所不能比及的。《天中记》取材广泛,采辑丰富,徵引完备,是古代类书中较完善者。

  《天中记》明代学者陈耀文在《天中记》卷七引《元命苞》称:“神农氏,怪义生白阜,图地形脉道。”注曰:“怪义,白阜母名。白阜为神农图画地形,通水道之脉,使不壅塞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天中记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天中记卷十八

国学作者:明·陈耀文   国学书目:天中记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天中记卷十八
  明 陈耀文 撰
  伯叔
  世父父之晜弟先生为世父后生为叔父【尔雅】世有为嫡者嗣世统故也【注一】继世以嫡长先生于父则继世者也故曰世父説文叔作卡许慎曰从上小言尊行之小也【疏】伯把也把持家政也父弟为仲仲中也位在中也仲父之弟曰叔叔者少也叔父之弟曰季季癸也甲乙之次癸在下也【释名】
  齐衰县子琐曰吾闻之古者不降上下各以其亲滕伯文为孟虎齐衰其叔父也为孟皮齐衰其叔父也【防弓】字叔爰盎字丝名重朝庭常引大体忼慨宦者赵谈以数幸常害盎盎患之盎兄子种谏盎曰君众辱之后虽恶君上不复信徙吴相辞行种谓盎曰呉王骄日乆国多奸今丝欲刻治彼不上书告君则利劒刺君矣南方卑湿丝能日饮无何説王勿反而已如此幸得脱盎用其计呉王厚遇盎【本传】
  大人疏广字仲翁宣帝时为太子太傅兄子受字公子为少傅太子每朝因进见太傅在前少傅在后父子并为师傅朝廷以为荣广语受以止足受叩头曰从大人议即日父子俱移病【汉书
  十起第五伦字伯鱼京兆长陵人或问伦曰公有私乎对曰吾兄子尝疾一夜十往退而安寝吾子有疾虽不省视竟夕不眠若是者岂可为无私乎【后汉】
  引老薛包字孟尝弟子求分财异居包不能止乃中分其财奴婢引其老病者曰与我共事乆若不能使也田庐取其荒顿者曰吾少时所治意所恋也器物取其朽败者曰我生平所服食身口所安也【上】
  活侄琅琅儿子明岁败之时兄为饥人所食自防叩头代兄为食饿人美其义两全舍不食兄死収养其孤爱不异于己之子岁败谷尽不能两活饿杀其子活兄之子临淮许君叔亦养孤兄子岁仓卒之时饿其亲子活兄之子与子明同义【论衡】魏谭有一孤兄子年一二歳常自养视遭饥馑弃其女养活兄子州郡髙其义【东观记】亲若幼童蔡邕书曰邕薄祐早丧二亲年逾三十鬂髪二色叔父亲之犹若幼童车则对生食则比豆
  防柴载还范丹为莱芜长去官于市卖卜妻纺绩以自给丹弟子恺见丹藩不完载柴将客藩之时丹适行还怒勅子防柴载以还之矣【袁山松书】
  阳中恶风太祖一名吉利字阿瞒少飞鹰走狗逰荡无度其叔父数言之于嵩操患之后逢叔父于路乃阳败面防口叔父怪问其故太祖曰卒中恶风叔父以告嵩惊愕呼操操口貌如故嵩曰叔父言汝中风已差乎操曰初不中风但失爱于叔父故见罔耳嵩乃凝焉后叔父有所告嵩终不信操于是益得肆志矣【曹瞒传】
  伤耳荀攸字公逹七八岁叔父衢曽醉误伤攸耳而攸出入逰戏常避防不欲令衢见衢后闻之乃惊其夙智如此【魏书】祖父昙卒故吏张推求守昙墓攸年十三疑之谓叔父衢曰故吏有非常之色殆将奸乱衢悟乃推问果杀人亡命因是异之【魏志】
  ⿰叔王湛初有隠德人莫能知兄弟宗族皆以为痴兄子济轻之所食方丈盈前不以及湛湛命取菜蔬对而食之济尝诣见床头有周易问曰叔父何用此为湛曰体中不佳时脱复看耳济请言之湛因剖析?理防妙有竒趣皆济所未闻也【晋书】济先畧无子侄之敬既闻其言不觉懔然心形俱肃遂留连弥日累夜济虽儁爽自视缺然乃喟然叹曰家有名士三十年而不知济之罪也既而辞还浑问济何以暂行累日曰始得一叔浑问其故济具叹述如此浑曰何如我济曰济以上人武帝毎见济輙以湛调之曰卿家痴叔死未济曰臣叔不痴称其实美帝曰谁比济曰山涛以下魏舒以上【世説】时人谓湛上方山涛不足下比魏舒有余湛闻之曰欲以我处季孟之间乎【晋阳秋】
  兰王谢太傅问诸子侄子弟亦何预人事而正欲使其佳诸人莫有言者车骑?荅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阶庭耳【世説】
  佩囊谢?尝佩紫罗香囊叔安恶之而不欲伤其意因戏赌得乃焚之【本传】
  秽素业陆纳字祖言为呉兴太守谢安尝欲诣纳而纳殊无供辨其兄子俶不敢问之乃宻作数十人供安既至纳所设唯茶果而已俶遂陈盛馔珍羞毕具客罢纳大怒曰汝不能光益父叔乃复秽我素业邪于是杖之四十后以爱子长生有疾求解官营视兄子禽又犯法应刑乞免官谢罪诏特许轻降顷长生小佳喻还摄职【晋书】
  先见安帝时以刘镇之为散骑常侍光禄大夫不受镇之毅季父也义熈初谓毅等曰汝軰才力势运足以得志当身事耳我不就汝求位求财又不受汝罪累毎见毅等导从吏卒到门輙骂诟之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