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记

  《天中记》天中记 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

  《天中记》作为类书的上品之作,天中记是明代比较有名的。本书共分796类,每类下又因事标目若干条,援引繁高,或于文前,或时语后注明出处,搜辑僻典遗文甚多,又间作考证,指出原书之讹文,误释,正历代类书之沿讹,精审多识,皆著家所未备。据明隆庆万历间刻本影印。编详目于书前。 内容提要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按照一定的方法编排,以便于寻检、徵引的一种工具书。类书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凡荟萃成言,裒次枚实,兼收众籍,不主一家,而区以部类,条分体系,利寻检,便采掇,以待应时取给者皆是也]。《天中记》为明代著名类书,明万历间陈耀文(一五七三——一六一九)撰。书书分五百余类,每类俱有类目,辑录资料,[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所列条目均注明出处,体例较善。其特点是作者在辑录资料时,兼指其错误,并加以订正,这是共他类书所不能比及的。《天中记》取材广泛,采辑丰富,徵引完备,是古代类书中较完善者。

  《天中记》明代学者陈耀文在《天中记》卷七引《元命苞》称:“神农氏,怪义生白阜,图地形脉道。”注曰:“怪义,白阜母名。白阜为神农图画地形,通水道之脉,使不壅塞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天中记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中记卷二十六

国学作者:明·陈耀文   国学书目:天中记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中记卷二十六
  明 陈耀文 撰
  言语
  言语直言曰言论难曰语【説文】言宣也宣彼此之意也语叙也叙己所欲説也【释名】
  心声捈中心之所欲通诸人之所发者矣如言故言心声也【?问神】
  四术言有四术言敬以庄朝廷之言也文言有序祭祀之言也并气折声军旅之言也言若不足丧纪之言也【贾谊新书】
  善言与人善言暖于布帛伤人之言深于矛防【荀荣辱】故赠人以言重于金石珠玉观人以言美于黼黻文章听人之言乐于钟鼔琴瑟【非相】
  身之文晋侯赏从亡者介之推不言禄禄亦弗及推曰献公之子九人唯君在矣天实置之而二三子以为己力不亦诬乎窃人之财犹谓之盗况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乎难与处矣其母曰盍亦求之以死谁怼对曰尤而效之罪又甚焉且出怨言不食其食其母曰亦使知之若何对曰言身之文也身将隠焉用文之是求显也其母曰能如是乎与女偕隠【僖二十四】
  慎辞郑伐陈入之使子产献捷于晋晋人曰何故侵小对曰先王之命惟罪所在各致其辟且昔天子一圻列国一同自是以衰周之制也今大国多数圻矣若无侵小何以至焉晋人曰其辞顺【家语】仲尼曰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谁知其志言之无文行而不逺晋为伯郑入陈非文辞不为功慎辞哉【襄二十五】
  释辞子产相郑伯以如晋晋侯见郑伯有加礼厚其宴好而归之叔向曰辞之不可以已也如是夫子产有辞诸侯赖之若之何其释辞也诗曰辞之辑矣民之怿矣辞之绎矣民之莫矣其知之矣【三十一】
  利溥景公繁于刑晏子言踊贵屦贱景公为是省于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溥哉晏子一言而齐侯省刑【昭三】一言而善昔叔向适郑鬷蔑恶欲观叔向从使之收器者而往立于堂下一言而善叔向饮酒闻之曰必鬷明也下执其手以上今子少不飏子若无言吾几失子矣言之不可以已也如是遂如故知【昭二十八】
  九言郑子太叔卒晋赵简子为之临甚哀曰黄父之防夫子语我九言曰无始乱无怙富无恃宠无违同无敖礼无骄能无复怒无谋非徳无犯非义【定四】
  送言孔子适周问礼于老子老子曰子所言者其人与骨皆已朽矣独其言在耳【今本无此三句】辞去而老子送之曰吾闻富贵者送人以财仁人者送人以言吾不能富贵窃仁人之号送子以言曰聪明深察而近于死者好议人之非也博辨宏达而危其身者发人之恶者也为人子者无以有己为人臣者毋以有己【史记】家语无以有己为人子者无以恶己为人臣者
  衣韦林既衣韦而朝齐景公景公曰君子之服也小人之服也林既作色曰夫服何足以端士行乎昔荆为长剑危冠令尹子西出焉齐短衣而遂偞之冠管仲隰朋出焉越文身鬋发范蠡大夫种出焉西戎左衽而椎结由余亦出焉即如君言衣狗裘者当犬吠衣羊裘者当羊鸣且君衣狐裘而朝意者得无为变乎景公曰子真为勇悍矣【説苑】
  正言赵良见商君商君请得交于良良曰仆请终日正言而无诛可乎商君曰语有之矣貌言华也至言实也苦言药也甘言疾也夫子果肯终日正言鞅之药也鞅将事子【史记】
  下説窟中苏秦初与张仪俱习从横之术于鬼谷先生十一年皆通六艺百家之言鬼谷先生弟子五百余人为作土窟窖深二丈先生曰有能独下説窟中令我泣出者则能分人主之地矣久之苏秦下説窟中鬼谷先生泣下沾襟张仪继下説窖中鬼谷先生泣亦沾襟曰苏秦辞説与张仪一体也【上见御览论衡同】
  立谈夺地邯郸之北有苏大侯者苏秦往説之大侯送以黄金百镒其家丞諌曰君侯之与客无故旧而送之百金其説可得闻耶苏大侯曰客天下辨士也立谈之间再夺吾地而复归之吾地虽小岂直百金耶【典畧】戒子东方朔将仙戒其子曰明者处世莫尚于中庸优哉游哉与道相从首阳为拙柱下为工饱食安步以仕代农依隠玩世诡时不逢【本集】
  听者竦然楼护字君卿为人短小精辩论议常依名节听之者竦然与谷永俱为五侯上客长安号曰谷子云之笔札楼君卿之唇舌言其见信用也【汉书
  如流郭宏为上计吏朝廷问宏颍川风俗所尚土地所出及先贤将相儒林文学之士宏援经以对陈事荅问出言如浮引议如流【后汉】
  郡名非实明帝问张重曰日南郡人应向北看日重曰臣闻鴈门郡不见垒鴈为门金城郡不见积金为城云中郡不见中天而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