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记

  《天中记》天中记 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

  《天中记》作为类书的上品之作,天中记是明代比较有名的。本书共分796类,每类下又因事标目若干条,援引繁高,或于文前,或时语后注明出处,搜辑僻典遗文甚多,又间作考证,指出原书之讹文,误释,正历代类书之沿讹,精审多识,皆著家所未备。据明隆庆万历间刻本影印。编详目于书前。 内容提要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按照一定的方法编排,以便于寻检、徵引的一种工具书。类书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凡荟萃成言,裒次枚实,兼收众籍,不主一家,而区以部类,条分体系,利寻检,便采掇,以待应时取给者皆是也]。《天中记》为明代著名类书,明万历间陈耀文(一五七三——一六一九)撰。书书分五百余类,每类俱有类目,辑录资料,[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所列条目均注明出处,体例较善。其特点是作者在辑录资料时,兼指其错误,并加以订正,这是共他类书所不能比及的。《天中记》取材广泛,采辑丰富,徵引完备,是古代类书中较完善者。

  《天中记》明代学者陈耀文在《天中记》卷七引《元命苞》称:“神农氏,怪义生白阜,图地形脉道。”注曰:“怪义,白阜母名。白阜为神农图画地形,通水道之脉,使不壅塞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天中记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天中记卷二十九

国学作者:明·陈耀文   国学书目:天中记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天中记卷二十九
  明 陈耀文 撰
  企羡
  九京与归赵文子与叔向斿于九京曰死者若可作也吾谁与归其随武子乎纳谏不忘其师言身不失其友事君不援而进不阿而退【晋语】
  执鞭方晏子伏庄公尸哭之成礼然后去岂所谓见义不为无勇者邪至其谏説犯君之顔此所谓进思尽忠退思补过者哉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忻慕焉【史记
  得见与游人或传韩非书至秦秦王见孤愤五蠹之书曰嗟乎寡人得见此人与之游死不恨矣李斯曰此韩非之所著书也秦因急攻韩韩王始不用非及急廼遣非使秦秦王悦之未信用李斯姚贾害之【上】
  新语陆贾为汉髙帝著书十二篇每奏一篇髙帝未尝不称善左右呼万岁称其书曰新语【汉书】韩非之书?于奏庭始皇叹曰独不得与此人同时陆贾新语每奏一篇髙祖左右称曰万岁夫叹思其人与喜称万岁岂可空为哉诚见其美懽气发于内也【论衡】
  前度文帝思贾谊徴之至入见宣室问鬼神之本至夜半文帝前席既罢曰吾乆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前汉】
  不得同时蜀人杨得意为狗监侍上上读子虚赋而善之曰朕独不得与此人同时哉得意曰臣邑人司马相如自言为此赋上惊乃召问相如相如曰有是请为天子防猎赋赋成奏之复奏大人颂天子大悦飘飘有凌云之气似游天地之间意【史记】孝武善子虚之赋征司马长卿孝成玩弄众书之多善杨子云出入游猎子云乗从故曰玩杨子云之篇乐于居千石之官挟桓君山之书富于积猗顿之财【论衡佚文】
  弃印追谒赵咨字文楚舜帝时拜东海相之官道经荥阳令敦煌曹暠咨之故孝防也迎路谒咨不为留暠送至亭次望尘不及谓主簿曰赵君名重今过界不见必为天下笑即弃印绶追至东海谒咨毕辞归家其为时人所贵若此【后汉】
  起舍客张楷字公超通严氏春秋古文尚书门徒常百人宾客慕之自父党宿儒偕造门焉车马填街徒从无所止黄门贵戚之家皆起舍巷次以过客徃来之利楷疾其如此輙徙避之学者随之所居成市后华阴山南遂有公超市【上】
  御李李膺字元礼性简亢无所交接唯以同郡荀淑陈实为师友荀爽尝就谒膺因为其御既还喜曰今日乃得御李君矣其见慕如此【上】膺恒以疾不送迎宾客二十日乃一通客唯陈仲弓来輙乗轝出门迎之【膺家録】膺居阳城时门生在门下者恒有四五百人膺每作一文出手门下共争之不得堕地陈仲弓初令大儿元方来见膺与言语讫遣厨中食元方喜以为合意当复得见焉【商芸小説】
  异士郭太字林宗始至京师陈留人符融见而叹曰高雅竒伟达见清理行不茍合言不夸毗此异士也言之于河南尹李膺与相见曰吾见士多矣未有如郭林宗者也其聪识通朗髙雅密博今之华夏鲜见其俦友而亲之陈留人韩卓有知人之鉴融见原以己言告之卓曰此太原士也他日又以泰言告之卓曰四海内士也吾将见之于是骤见泰谓融曰此子神气冲和言合规矩髙才妙识罕见其伦【后汉纪】
  同舟郭太防于洛阳始见河南尹李膺膺大竒之遂相友善于是名震京师后归乡里衣冠诸儒送至河上车数千两林宗唯与李膺同舟而济众宾望之以为神仙焉【后汉】
  顔子复生黄宪字叔度汝南慎阳人时论者咸云顔子复生而族出孤鄙父为牛医颍川荀季和执宪手曰足下吾师范也后见袁奉髙曰卿国有顔子宁知之乎奉髙曰卿见吾叔度耶【典畧】
  鄙吝复存黄叔度同郡陈蕃周举常相谓曰时月之间不见黄生则鄙吝之萌复存乎心及蕃为三公临朝叹曰叔度若在吾不敢先佩印绶矣【后汉】
  万顷陂郭林宗少防汝南先过袁闳车不停执鸾不辍轭诣黄叔度乃弥日信宿或【薛恭祖】问其故林宗曰奉髙之器譬诸泛滥虽清而易挹叔度汪汪若万【千】顷之波澄之不清扰【淆】之不浊其器深广难测量也【后汉世説】下坐为贵庾乗字世逰少给事县庭为门士林宗见而防之劝逰学宫遂为诸生佣后能讲论自以卑第每处下坐诸生博士皆就雠问由是学中以下坐为贵【后汉】北海复知孔融为北海相黄巾复来侵暴融乃出屯都昌为赋管亥所围融逼急乃遣东莱太史慈求救于平原相刘备备惊曰孔北海乃复知天下有刘备邪即遣兵三千救之贼乃散走【上】
  天际真人或以方谢仁祖不乃重者桓大司马曰诸君莫轻道仁祖企脚北下弹琵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