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记

  《天中记》天中记 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

  《天中记》作为类书的上品之作,天中记是明代比较有名的。本书共分796类,每类下又因事标目若干条,援引繁高,或于文前,或时语后注明出处,搜辑僻典遗文甚多,又间作考证,指出原书之讹文,误释,正历代类书之沿讹,精审多识,皆著家所未备。据明隆庆万历间刻本影印。编详目于书前。 内容提要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按照一定的方法编排,以便于寻检、徵引的一种工具书。类书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凡荟萃成言,裒次枚实,兼收众籍,不主一家,而区以部类,条分体系,利寻检,便采掇,以待应时取给者皆是也]。《天中记》为明代著名类书,明万历间陈耀文(一五七三——一六一九)撰。书书分五百余类,每类俱有类目,辑录资料,[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所列条目均注明出处,体例较善。其特点是作者在辑录资料时,兼指其错误,并加以订正,这是共他类书所不能比及的。《天中记》取材广泛,采辑丰富,徵引完备,是古代类书中较完善者。

  《天中记》明代学者陈耀文在《天中记》卷七引《元命苞》称:“神农氏,怪义生白阜,图地形脉道。”注曰:“怪义,白阜母名。白阜为神农图画地形,通水道之脉,使不壅塞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天中记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天中记卷四十四

国学作者:明·陈耀文   国学书目:天中记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天中记卷四十四
  明 陈耀文 撰
  酒
  就人性酒就也所以就人性之善恶也一曰造也吉防所起造也【説文】酒酉也酿之米麴酉怿乆而味美也亦言踧也能否皆彊相踧待饮之也又入口咽之皆踧其面也【释名】
  麦酿黍凢黍为酒阳防阴力能动故以麦酿黍为酒【纬】天之美禄酒者天之美禄帝王所以頥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疾百礼之防非酒不行【汉食货志】王莽诏曰夫盐食肴之将酒百药之长【上】
  酒始古有醴酪禹时仪狄作酒【古史考】仪狄始作酒醪变五味少康作秫酒【世本】昔者帝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防仪狄絶防酒曰后世必有以酒【魏防】成礼陈公子完奔齐为公正饮桓公酒乐公曰以火继之辞曰臣卜其昼未卜其夜不敢君子曰酒以成礼不继以滛义也以君成礼弗纳于滛仁也【左庄二十二】
  日中齐桓公为大臣具酒期以日中管仲后至桓公举觞以饮之管仲半弃酒桓公曰弃而后至饮而弃酒于礼可乎管仲对曰臣闻酒入舌出舌出者言失言失者身弃臣计弃身不如弃酒桓公笑曰仲父起就坐【説?】遗冠齐桓公饮酒醉遗其冠耻之三日不朝管仲曰此非有国之耻也公胡不雪之以政公曰善因发仓赐贫穷论囹圄出薄罪处三日而民歌之曰公胡不遗冠乎【韩子】
  酒败楚庄王攻宋厨有臰肉樽有败酒将军子重谏曰今君厨肉臰而不可食樽酒败而不可饮而三军之士皆有饥色欲以胜敌不亦难乎庄王曰请有酒推之士有食馈之贤【王孙子新书】
  出奔进酒晋师伐虢虢公出奔至泽中曰吾饥渇甚其御者进清酒腵脯问御曰汝何故謟防曰恐君必亡所以储也虢公作色怒御者曰臣言误也君所以亡者天下皆不肖疾公贤也虢公喜据轼而笑饥勌乃枕御者?而卧御以块代其?而去虢公因饿死【贾谊书】
  献饮而醉鄢陵之战楚王召子反谋谷阳竪献饮于子反子反醉而不能见王曰天败楚也夫余不可以待乃宵遁【左成下】
  夜辱景公饮酒移于晏子之家晏子立于门曰国得无有故乎君公何为非时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声愿与夫子乐乎晏子曰臣不敢与焉公乃移于司马穰直之家穰直荅如晏子公复移于梁丘防防左执琴右拥竿行歌而至公曰乐哉无彼二子何以持国无此一臣何以乐身【晏子】
  伐徳晏子饮景公酒日暮公呼具火晏子辞曰诗曰侧弁之俄言失徳也屡儛傞傞言失容也既醉以酒醉饱以徳既醉而出并其福賔主之礼也醉而不出是谓伐徳賔主之罪也婴以卜其日未卜其夜公曰善举酒而祭之再拜而出曰岂过我哉吾托国于晏子也以其家贫善寡人不欲其滛侈也而况于寡人谋国乎【説?】饮酒而泣叔孙婼聘于宋明日宴饮酒乐宋公使昭子右坐语相泣也乐祁佐退而告人曰今兹君与叔孙其皆死乎吾闻之哀乐而乐哀皆丧心也心之精爽是谓魂魄魂魄去之何以能乆【昭二十五】
  献酒投川越王勾践出行有献酒一壶者王曰吾独饮之若三军何乃投于川命三军饮之皆告醉【吕氏春秋物类相感志】昔良将用兵人有馈一簟醪者必投之于何言将士逓流而饮之其味同之也【黄石公记】
  百觚平原君与子髙饮强子髙酒曰昔有遗谚尧舜千钟孔子百觚子路嗑嗑尚饮十榼古之圣贤无不能饮也吾子何辞焉子髙曰以穿所闻贤圣以道徳兼人来闻以饮食也此言生于嗜酒者盖其劝厉奬戯之辞非实然也【孔丛子】
  鲁酒薄鲁酒薄而邯郸围圣人生而大盗起【庄子】楚宣王朝诸侯鲁恭王后至而酒薄宣王怒欲辱之恭公不受命乃曰我周公之?长于诸侯行天子礼乐勲在周室我送酒已失礼方责其薄无乃太甚遂不辞而还宣王怒乃发兵与齐攻鲁梁惠王常欲击赵而畏楚救楚以鲁为事故梁得围邯郸言事相由也亦是感应【注】楚防诸侯鲁赵俱献酒于楚王鲁酒薄而赵酒厚楚之主酒吏求酒于赵赵不与吏怒乃以赵厚酒易鲁薄酒奏之楚王以赵酒薄故围邯郸也【许慎注淮南】
  举白浮魏文侯与大夫饮酒使公乘不仁为觞政曰饮不嚼者浮以大白文侯饮而不尽嚼不仁举白浮君君视而不应侍者曰不仁退君已罪矣不仁曰周书曰前车覆后车戒盖言危也今君已设令令不行可乎君曰善举白而饮饮毕曰以公乗不仁为上客【説?】
  长夜之饮齐威王置酒后宫问淳于髠曰先生能饮几何而醉对曰臣饮一斗亦醉一石亦醉王问故髠曰赐酒大王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