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中记

  《天中记》天中记 六十卷(直隶总督采进本)明陈耀文撰。耀文有《经典稽疑》,已著录。是编乃其类事之书。以所居近天中山,故题曰《天中记》。世所行本皆五十卷,卷端亦不题次第,草略殊甚,盖初刻未竟之本。惟此本作六十卷,与《明史·艺文志》合,乃耀文之完书也。明人类书,大都没其出处,至於凭臆增损,无可徵信。此书援引繁富,而皆能一一著所由来,体裁较善。惟所标书名,或在条首,或在条末,为例殊不画一。

  《天中记》作为类书的上品之作,天中记是明代比较有名的。本书共分796类,每类下又因事标目若干条,援引繁高,或于文前,或时语后注明出处,搜辑僻典遗文甚多,又间作考证,指出原书之讹文,误释,正历代类书之沿讹,精审多识,皆著家所未备。据明隆庆万历间刻本影印。编详目于书前。 内容提要类书是辑录各门类或某一门类的资料,按照一定的方法编排,以便于寻检、徵引的一种工具书。类书是古代的[百科全书],[凡荟萃成言,裒次枚实,兼收众籍,不主一家,而区以部类,条分体系,利寻检,便采掇,以待应时取给者皆是也]。《天中记》为明代著名类书,明万历间陈耀文(一五七三——一六一九)撰。书书分五百余类,每类俱有类目,辑录资料,[自九流毖纬,以逮僻典遗文,搜罗颇广]。所列条目均注明出处,体例较善。其特点是作者在辑录资料时,兼指其错误,并加以订正,这是共他类书所不能比及的。《天中记》取材广泛,采辑丰富,徵引完备,是古代类书中较完善者。

  《天中记》明代学者陈耀文在《天中记》卷七引《元命苞》称:“神农氏,怪义生白阜,图地形脉道。”注曰:“怪义,白阜母名。白阜为神农图画地形,通水道之脉,使不壅塞也。”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天中记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天中记卷四十九

国学作者:明·陈耀文   国学书目:天中记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天中记卷四十九
  明 陈耀文 撰
  榻
  近地长狭而卑曰榻言其榻然近地也小者曰独坐主人无二独所坐也【释名】
  悬榻徐穉字孺子豫章人陈蕃为太守不接賔客惟穉来特设一榻去则悬之【谢承书】周璆字孟玊陈蕃为太守璆来置一榻去则悬之【上】
  独榻简雍性简傲佚荡自诸葛亮以下则独擅一榻项枕卧语无所为屈【蜀志】
  合榻周瑜荐鲁肃孙权引肃合榻对饮言议【吴志】
  常坐木榻管宁自越海及归常坐一木榻五十余年未尝箕踞榻上当?处皆穿【皇甫谧髙士?】
  连榻坐客杜预拜镇南将军朝士悉至客皆在连榻于稚舒后至日杜元凯复以连榻坐客不坐便去【郭子】方榻当阳侯刘彦节既贵士子自非三署不得上方榻时以此少之【宋书】
  引见独榻顔延之为秘书监光禄勲太常时沙门释惠林以才学为文帝所赏朝廷政事多与之谋士庶归仰上每引见常升独榻延之甚嫉焉因醉曰昔子同骖乘袁丝正色此三台之坐岂可使刑余居之上变色【上】诣直登榻王瞻字明远一字升鸾负气傲俗好贬裁人初仕宋为王府叅军常指刘彦节直登榻曰君侯是公孙仆是公子引满促?惟余三人彦节外虽酬之意甚不悦【上】
  别施榻孔休源字庆绪博学为晋王府长史甚得人誉王深相倚仗常于中斋别施一榻云此是孔长史坐人莫得预焉其见敬如此【齐书】
  见榻哽塞元顺为吏部尚书右仆射及上省登阶向榻见榻甚故问都令史徐仵起仵起曰此榻曽经先王坐顺即哽塞涕泗交流久而不能言遂令换之【魏书】
  不置连榻临汝侯猷为益州颇僣滥客筵内遂有香灯不置连榻武帝知之以此为僣还都以忧愧成疾卒【梁书】侧置?宗命太常韦縚读时令每月一篇每孟月朔日上御宣政殿侧置一榻东置面案令韦縚坐而读之【唐书】政堂置榻李岘为相元载于政事堂置榻邀宣事中官坐岘至叱左右去榻【上】
  悬石脩羊公者魏人也止华隂山石室有悬石榻卧其上石尽穿陷【列仙传】
  胡床
  好胡床灵帝好胡床董卓拥胡兵之应也【风俗通】
  挂柱裴潜为兖州刺史常作一胡床及去官留以挂柱【魏志】
  僣坐胡床张景真僣侈武帝拜陵还景真白服乘舴艋坐胡床观者咸疑是太子【齐书】
  矢贯胡床武帝军至新林杨公则自越城移此领军府叠北楼与南掖门相对尝登楼望战城中遥见麾盖纵神锋弩射之矢贯胡床左右皆失色公则曰虏几中吾脚谈如初【梁书】
  挂装胡床武城胡后与沙门昙献通布金钱于献席下又挂装胡床于献屋壁武城平生之所御者也【北齐书】床上常设侯景既纂时着白纱防而上披责抱头挿象牙梳床上常设胡床及筌蹄着鞾垂脚坐【梁书】
  卧具
  斫卧具扶风蘓不违父为司秉李暠所迁司农不违穿府北垣径上防事斫暠卧具暠一宿数还【风俗通】
  竒温朱百年隠居山隂家素贫母以冬月亡衣并无絮自此不衣绵帛尝寒时就孔觊饮酒醉眠觊以卧具覆之百年不觉也既觉引卧具去体谓觊曰绵定竒温因流涕悲恸觊亦为之成伤【宋书】
  割半谢眺尝行还过候江革时天寒雪见革絮单席而枕觉不倦眺嗟叹久之乃脱其所着并手割半毡与革充卧具而去【齐书】
  僧物色刘孝绰与到溉兄弟甚狎溉少孤宅近僧寺孝绰往溉宅适见黄卧具孝绰谓僧物色也抚手笑溉知其防奋拳击之伤口而去【上】
  囊
  囊槖囊谓橐也橐车上大囊也【説文】
  掩囊自关而西食囊为之掩囊【方言】
  巨囊哀公曰齐景死舍立陈乞迎阳生使力士举巨囊而至开之则公子阳生也乞曰此君也诸大夫皆再拜稽首自是往杀舍【公羊?】
  五谷囊昔鲁哀公祖载其父孔子问曰宁设五谷乎哀公曰五糓囊者起伯夷叔齐让国不食周粟而饿首阳之山恐魂之饥故作五糓囊吾父食味舍哺而死何以此为【王肃丧服要记】
  鸤鴺吴王杀申胥盛以鸤鴺而投之于江【国语】
  頴脱赵王使平原君入楚求定从约其客有文武者二十人偕得十九人未有可以备二十者毛遂请行平原君曰贤士处世譬如锥之处囊其锋立见今先生处胜门下三年无所闻是先生无所能也遂曰臣乃今日请处囊中耳若早处囊中乃頴脱而出非特未见也平原乃许与偕【春秋后语】
  囊盛惠帝尝与赵王同寝处吕后欲杀之而未得后帝早猎王不能夙兴吕后命力士于被中缢杀之及死吕后不之信以緑囊盛之载以小羊车入见乃厚赐力士力士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