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编

  章潢辑有《图书编》一百二十七卷,万历四十一年(1613),由其门人万尚烈付梓成书,其中,前九卷列易图百余幅(卷二十二、二十三、五十九、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一百十六、卷一百十八又列易图二十余幅)。章潢所辑易图多出于宋朱震、杨甲、朱熹,元张理、吴澄,明初赵撝谦、韩邦奇等人易图学著作之中,卷一“太极河图洛书易卦象总叙”,首列《古太极图》(本出赵撝谦《六书本义》之《天地自然河图》),曰:“惟是图也不知画干何人,起于何代,因其流传之久名为古太极图焉。”次列《古河图》(吴澄所谓龙马旋毛“河图”),曰:“此图与世所传之图异,故名古河图。”次列朱熹十数《河图》,次列《古洛书》(吴澄所谓灵龟诉甲“洛书”)。

  《图书编》曰:“此书与世所传之书异,故名为古洛书。”次列《洛书》(朱熹九数《洛书》),次列《太极河图》(于其所谓“古太极图”之内画有黑白点“河图”之图),曰:“此图即河图也。”次列《河图八卦》(四九配兑乾、五十配坤艮、一六配坎、二七配离,三八配震巽之图),次列《河图天地交》与《洛书日月交》二图,次列《河图参两参伍图》与《洛书参伍参两图》。所附论说大旨谓“太极”不过是“阴阳之浑沦”,诸图皆在其范围之中,“太极图”为体,“图书、先后天图、易卦、大衍”则皆为“太极”之用。又谓“河图洛书在伏羲时己并出”,主圣人“则龙马之旋文画之为图,则灵龟之坼文画之为书,非则河图洛书以画卦”之说。

  章潢《图书编》辑前人之图而不照录前人之说,所辑之图又多以己意更改其图名,此与当时杨时乔、钱一本等抄图抄说成书体例不同。其辑图之多及归类论说,可谓有明一代集易图之大成者。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图书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图书编卷十一

国学作者:明·章潢   国学书目:图书编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图书编卷十一
  明 章潢 撰
  学诗叙
  小子何莫学夫诗尝荘诵斯言未尝不三复而动予衷也且日不学诗无以言曰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小子于诗学之有年矣何面墙如故耶盖风雅颂赋比兴各有体雅之大小风雅之正变均之乎有体也虽其本无邪之心以达诸言者一也而体各不同故夫子删诗俾雅颂各得其所也今识其体者谁与日用间人孰无言即风雅变体且未之脗合又何有于二南欤此学诗多识学诗原体所由述也惟其识其体然后乃知一言以蔽之只在思无邪是故闲邪以存诚修词以立诚体立用行各有攸当庻不负圣人学诗之教矣

  诗大序曰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故正得失动天地感鬼神莫近于诗先王以是经成夫妇训孝敬厚人伦美教化移风俗故诗有六义焉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上以风化下下以风刺上主文而谲諌言之者无罪闻之者足以戒故曰风至于王道衰礼义废政教失国异政家殊俗而变雅作矣故变风发乎情止乎礼义发乎情民之性也止乎礼义先王之泽也是以一国之事系一人之本谓之风言天下之事形四方之风谓之雅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由废兴也政有大小故有大雅焉有小雅焉颂者美盛徳之形容以其功告于神明者也是谓四始诗之至也
  【史记曰闗睢之乱以为风始鹿鸣为小雅始文王为大雅始清庙为颂始所谓四始也】
  周礼太师教六诗曰风曰赋曰比曰兴曰雅曰颂以六徳【中和只庸孝友】为之本以六律为之音
  王制曰天子五年一廵狩命太师陈诗以观民风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能专对虽多亦奚以为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羣可以怨迩之事父逺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与
  程颐曰周南召南如乾坤二南之诗盖圣人取之以为天下国家之法使邦国乡人皆得歌咏之也有天下国家者未有不自齐家始故先言后妃次言夫人又次言大夫妻而古人有能修之身以化在位者文王是也故继之以文王之诗又曰学者不可不看诗看诗使人长一格
  张载曰置心平易然后可以言诗涵泳从容则忽不自知而自解颐矣
  谢良佐曰君子之于诗非徒诵其言又将以考其情性又将以考先王之泽
  游酢曰学诗者可以感发人之善心如观天保之诗则君臣之义修矣观常棣之诗则兄弟之爱笃矣观伐木之诗则朋友之交亲矣观闗睢鹊巢之风则夫妇之经正矣昔王裒有至性而子弟至于废蓼莪则诗兴发善心于此可见矣
  朱子曰本之二南以求其端参之列国以尽其变正之于雅以大其规和之于颂以要其止此学诗之大防也于是乎章句以纲之训诂以纪之讽咏以昌之涵濡以体之察之性情隠微之间审之言行枢机之始则修身及家均平天下之道得之于此矣
  孔子雅言诗曰兴于诗曰不学诗无以言小子何莫学夫诗诗诚不可以不学也然诵诗三百不足以致用诗亦未易学也学之当何如亦惟取法孔子而已矣即如诗云天生蒸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彛好是懿徳孔子诵之曰为此诗者其知道乎故有物必有则民之秉彛也故好是懿徳只转换二三字而性情之道了然矣诗云迨天之未隂雨彻彼桑土绸缪牖户今此下民或敢侮予孔子诵之曰为此诗者其知道乎能治其国家谁敢侮之只提醒一语而治国家之道了然矣此孔子所以善说诗孟子所以愿学孔子而说诗亦以此为凖绳也但一则曰知道二则曰知道三百篇岂只此二诗为知道哉欲求知道之防岂徒区区于名物之训释而不思以意逆其志哉大抵赋比兴风雅颂虽各不同其发乎性情止乎礼义知道则一而已观周召之告君也七月章惓惓于蚕桑稼穑之艰难卷阿章谆谆于冯翼孝徳之引翼成王所以兴起于善而夙夜基命宥宻盖以此也故甘棠之爱九罭之留一皆人心不容自己者即此推之君之燕臣也曰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臣之答君也曰天保定尔俾尔戬谷臣之戒君也曰敬之敬之天惟显思命不易哉君之答臣也曰学有缉熙于光明弼时仔肩示我显徳行君之于农也曰我田既臧农夫之庆农之答君也曰雨我公田遂及我私上下之感应防于影响一皆真心之见乎词也今读缁衣隰桑即知其好贤之诚读巷伯何人斯即知其恶恶之切读伐檀衡门即知其守己之正读宛丘株林即知其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