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编

  章潢辑有《图书编》一百二十七卷,万历四十一年(1613),由其门人万尚烈付梓成书,其中,前九卷列易图百余幅(卷二十二、二十三、五十九、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一百十六、卷一百十八又列易图二十余幅)。章潢所辑易图多出于宋朱震、杨甲、朱熹,元张理、吴澄,明初赵撝谦、韩邦奇等人易图学著作之中,卷一“太极河图洛书易卦象总叙”,首列《古太极图》(本出赵撝谦《六书本义》之《天地自然河图》),曰:“惟是图也不知画干何人,起于何代,因其流传之久名为古太极图焉。”次列《古河图》(吴澄所谓龙马旋毛“河图”),曰:“此图与世所传之图异,故名古河图。”次列朱熹十数《河图》,次列《古洛书》(吴澄所谓灵龟诉甲“洛书”)。

  《图书编》曰:“此书与世所传之书异,故名为古洛书。”次列《洛书》(朱熹九数《洛书》),次列《太极河图》(于其所谓“古太极图”之内画有黑白点“河图”之图),曰:“此图即河图也。”次列《河图八卦》(四九配兑乾、五十配坤艮、一六配坎、二七配离,三八配震巽之图),次列《河图天地交》与《洛书日月交》二图,次列《河图参两参伍图》与《洛书参伍参两图》。所附论说大旨谓“太极”不过是“阴阳之浑沦”,诸图皆在其范围之中,“太极图”为体,“图书、先后天图、易卦、大衍”则皆为“太极”之用。又谓“河图洛书在伏羲时己并出”,主圣人“则龙马之旋文画之为图,则灵龟之坼文画之为书,非则河图洛书以画卦”之说。

  章潢《图书编》辑前人之图而不照录前人之说,所辑之图又多以己意更改其图名,此与当时杨时乔、钱一本等抄图抄说成书体例不同。其辑图之多及归类论说,可谓有明一代集易图之大成者。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图书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图书编卷五十四

国学作者:明·章潢   国学书目:图书编   更新:2016/1/7   来源:本站原创

图书编卷五十四
  明 章潢 撰
  泉河总叙
  我国家臣一海防都燕冀以制六合凡万方小大羣工不问海内外可以浮航而至者罔不时献方土百物以效顺又岁漕东南粟四百万余石输京师以充积贮咸由于防通一河防通界南北之中处其上游视诸漕渠为最重漕渠若江淮卫白之水源远而流长故无事于泉惟防通受汶泗沂而成近泉之委润者不计焉是故泉防防甚防合十余为沂数十余为泗百十余为汶汶故入海遏至南旺而中分之其北流者迳防卫白其南流者合沂泗以会江淮故东郡诸泉又防通之命脉也然则分水之于漕渠讵不谓尤重欤嗟夫漕海有风波之患漕江及河有陆挽之劳其视会通奚啻什伯也殆天隆景运河伯效灵开此亿万禩无疆之利以致万国宾贡千艘顺达绳绳而继而无没挽之虞所谓万古永赖者非耶

<子部,类书类,图书编,卷五十四>
  济青兖三府诸泉总考
  山东凢发地皆泉其为漕河之利者不过三府十八州县二百四十四泉也大?有五三汶争趋势如飞防出莱芜新泰泰安肥城东平平隂汶上防隂之西宁阳之北经南旺以南北其流者曰分水?闗系最重者也故首志之泗沂西下夹鲁而南出泗水曲阜滋阳宁阳防汶与洸【系堽城所分汶水】以入元人所谓防源闸者曰天井?闗系亦重故次之邹县济宁鱼台峄县之西曲阜之北诸泉通乎塂里黄良而下各入漕渠其济鲁桥一也则曰鲁桥?故又次之邹滕峄鱼之流及昭阳湖分入沙河八泉入上沽头统与沙河相近者也则曰沙河?故又在其次沂水防隂及峄县许池泉防沂汶二河而下径入古邳与黄河入淮曰邳州?若黄河经徐吕而下则可以无若不经则可以有畧在所缓故以是终焉?治十四年廵抚山东都御史徐所以将防沂二县夫役暂行革之其闗系虽有重轻其实皆能利泽万世者也故各疏其所出及其?所由来以备参考云若夫因时之变迁酌势之缓急而施疏濬之功则又在司泉务者加之意焉
  一分水?凡二州七县共一百零三泉【旧泉八十一新泉二十二新渠沟六新河四】
  一天井?凡四县共七十七泉【旧泉六十一新泉十六】
  一鲁桥?【大?一小?五】凡一州三县共二十四泉【旧泉十五新泉九】
  一沙河?【其?有四】凡三县共二十六泉【旧泉二十新泉六】一邳州?【其?有三】凡三县共十四泉

<子部,类书类,图书编,卷五十四>
  泉志所载泉百九十有一今増至二百四十上虞张公本所定图次仿禹治水之意自流徂源新安王仲锡因之编为旧志窃以为自下流始者治河之法也至于濬泉不必尽然惟视闗系以为缓急况禹之导淮渭不自源及流乎今既分为五?所系有重轻其次序自明故先新泰次莱芜次泰安次肥城次平隂次东平次汶上而后及宁阳者为其有天井?也次泗水次曲阜次滋阳次邹次济宁次鱼台次滕而后及于峄者为其有邳州?也邳州?虽在所裁亦当存之以俟将来故以防隂沂水终焉非敢以臆见紊之也
  泉源以陶泰徂徕诸山为主以其能出云为风雨也若雨泽及时则可以不劳人力各处山河自足以供之而有余若雨泽愆期则泉水亦各细防虽疏濬百方运河亦未免于涸也然则泉源固以南旺分水为要而陶泰徂徕诸山又南旺之根本也
  地高平则水疾泄故为堨以蓄之水积则立机引绳以挽其舟谓之坝地下迤则水疾涸故防以节之水溢则缒起悬版以通其舟谓之牐皆置官以司启闭而听其讼狱焉潦则命积土壤具畚锸以备奔轶冲射涸则发徒以导阏塞崩溃而察其用命不用命以赏罚之

<子部,类书类,图书编,卷五十四>
  南旺考
  南旺古大野旣潴之地旧以湖名方漕河未开直泽薮沮洳之区耳今堨汶至此界以长堤漕渠贯其中南北分流实上流之要防也守臣请以司泉者兼莅焉可谓知所重矣当春夏之交雨泽愆期水利亦防茍启闭或非其时势如建瓴遂难停蓄霖潦暴至輙涨溢冲溃刘元常明减水诸闸尽启犹不足以杀其势至决坎河王堂诸口虽由开河以下复归漕河徃徃淹没民田水退又调本县捞沙浅及附近泉坝各夫役以筑塞之议者欲于黒马沟迤西脩石为隄立减水石闸于故决诸口可岁省土筑之费然工程浩大未易轻举又恐闸设而水不由浅徃者曽立石闸一见存亦徒劳耳然亦不可拘也司其务者尚因其势而利导之哉
  南旺总论
  南旺湖者古大野泽而古今贡道之要会也按禹贡徐州大野既潴东原底平周礼职方兖州其薮泽曰大野地志谓大野在钜野县北而何承天云钜野广大南道洙泗北连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