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编

  章潢辑有《图书编》一百二十七卷,万历四十一年(1613),由其门人万尚烈付梓成书,其中,前九卷列易图百余幅(卷二十二、二十三、五十九、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一百十六、卷一百十八又列易图二十余幅)。章潢所辑易图多出于宋朱震、杨甲、朱熹,元张理、吴澄,明初赵撝谦、韩邦奇等人易图学著作之中,卷一“太极河图洛书易卦象总叙”,首列《古太极图》(本出赵撝谦《六书本义》之《天地自然河图》),曰:“惟是图也不知画干何人,起于何代,因其流传之久名为古太极图焉。”次列《古河图》(吴澄所谓龙马旋毛“河图”),曰:“此图与世所传之图异,故名古河图。”次列朱熹十数《河图》,次列《古洛书》(吴澄所谓灵龟诉甲“洛书”)。

  《图书编》曰:“此书与世所传之书异,故名为古洛书。”次列《洛书》(朱熹九数《洛书》),次列《太极河图》(于其所谓“古太极图”之内画有黑白点“河图”之图),曰:“此图即河图也。”次列《河图八卦》(四九配兑乾、五十配坤艮、一六配坎、二七配离,三八配震巽之图),次列《河图天地交》与《洛书日月交》二图,次列《河图参两参伍图》与《洛书参伍参两图》。所附论说大旨谓“太极”不过是“阴阳之浑沦”,诸图皆在其范围之中,“太极图”为体,“图书、先后天图、易卦、大衍”则皆为“太极”之用。又谓“河图洛书在伏羲时己并出”,主圣人“则龙马之旋文画之为图,则灵龟之坼文画之为书,非则河图洛书以画卦”之说。

  章潢《图书编》辑前人之图而不照录前人之说,所辑之图又多以己意更改其图名,此与当时杨时乔、钱一本等抄图抄说成书体例不同。其辑图之多及归类论说,可谓有明一代集易图之大成者。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图书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图书编卷八十七

国学作者:明·章潢   国学书目:图书编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图书编卷八十七
  明 章潢 撰
  田赋总叙
  古之帝王未尝以天下自私也故天子之地千里公侯皆方百里伯七十里子男五十里而王畿之内复有公卿大夫采地禄邑各私其土子其人而子孙世守之其土壤之肥硗生齿之登耗视之如其家不烦考覈而奸伪无所容故其时天下之田悉属于官民仰给于官者也故受田于官食其力输其赋仰事俯育咸得其所而无甚贫甚富之民此三代之制也秦始以宇内自私一人独运于上而守宰之任骤更数易视其地如?舎而闾里之情伪虽贤且智者不能周知也守宰之迁除岁月有限而田土之还受奸敝无穷故秦汉以来官不复可授田而田遂为庶人之私有亦其势然也虽其间如元魏之泰和李唐之贞观稍欲复三代之规然不久而其制遂隳者葢以不封建而井田不可复行故也三代而上天下非天子所得私也秦废封建而始以天下奉一人矣三代以上田产非庶人所得私也秦废井田而始捐田产于百姓矣秦于其所当与者取之所当取者与之然沿袭既久反古实难欲复封建是割裂上之土字以啓纷争欲复井田是强夺民之田畆以召怨讟书生之论所以不可行也随田之在民者税之而不复问其多寡始于商鞅随民之有田者税之而不复视其下中始于杨炎三代井田之良法壊于鞅唐租庸调之良法壊于炎二人之事君子所羞称而后之为国者又莫能变其法一或变之则反至于烦扰多事而国与民具受其病则以古今异宜故也

<子部,类书类,图书编,卷八十七>
  治地事宜
  凡尺度皆从人身起寸指节也尺臂长也寻伸臂而上也约以中人十寸为尺十尺为丈倍丈为引八尺曰寻倍寻为常布帛尺十二寸者天数也周尺尺六寸四分洛阳测景台之制犹存其度起黄钟故短【步武】半步曰武二足所履二武曰步两足所张六尺为步此人身自然之度量日用之自古及今未之有改王制云古以周尺八尺为步今以周尺六尺四寸为步古者百畆当今东田百四十六畆三十步东田谓山东之国以关中在西而言也此不过周末权度不审故有此谬夫步生于足谓步有不同足亦有不同乎
  邓展曰古者百步为畆汉时二百四十步为畆古千二百畆则得今五顷
  赵氏曰古以百步为畆今以二百四十步为畆古百畆当今之四十一畆也
  桑?羊曰古者制田百步为畆民井田而耕什而借一先帝哀怜百姓之愁苦衣食不足制田二百四十步而一畆率三千而税一
  文王在岐用平土之法以为治人之道地着为本【地着谓安王】故建司马法六尺为步步百为畆畆百为夫夫三为屋【具也】屋三为井井十为通通十为成成十为终终十为同同方百里同十为封封十为畿畿方千里故丘甸提方不同而出戎马牛兵车甲士各有差以为百乘千乘万乘之别
  【按马端临氏以为文王治岐耕者九一即司马法也此恐商之末季法制隳弛故文王因而修明之耳不然文王岂遽自立千乗之畿遽有万乗之兵车哉】
  周礼井田之制
  周礼致太平之书井田太平之纪纲也不井田则不可以行周公之道用周礼者可不先明井田之制乎然制度明则井田可以行议论定则井田可以复今考郑注分画殆有异同是岂先王制度或有不同欤何先儒议论自为不一也大司徒曰不易之地家百畮一易之地家二百畮再易之地家三百畮此言都鄙之田制也小司徒曰九夫为井四井为邑四邑为丘四丘为甸四甸为县四县为都此泛言经土地而井牧田野尔郑氏则曰此谓造都⿰也采地制井田异于乡遂遂人曰上地夫一防田百畮菜地五十畮余夫亦如之中地夫一防田百畮菜地百畮余夫亦如之下地夫一防田百畮菜二百畮余夫亦如之此言辨野之土以颁田里也大司马田上地食者三之二中地食者半下地食者三之一此泛言凡今赋与民之制尔郑氏则曰今邦国之赋亦以地之美恶民之多寡为制如六遂矣至于匠人为沟洫九夫为井十里为成百里为同此言沟遂洫浍之制也郑氏亦曰此畿内采地之制采地制井田异于乡遂夫井牧之制通夫天下可也如郑氏之説则邦国之田制尚如六卿而都鄙之田制独与六遂异乎田谓之井则通天下皆井矣井邑丘乗县都之制无徃不同井方一里凡九夫受田九百畮邑方四里三十六夫受田三千六百畮丘方十六里百四十四夫受田万四千四百畮甸方六十四里五百七十六夫受田五万七千六百畮县方二百五十六里二千三百有四夫受田二十三万四百畮都方一千二十有四里九千二百十六夫受田九十二万一千六百畮中为公田之数在内自井而邑至县而都欲其相聮不可暌也经野不殊乎九夫度地不离乎三等受田不过乎百畮此井田之定制也大司徒曰造都鄙则举外以见内也小司徒曰经土地则举内以见外也遂人曰辨野之土则举遂以见乡也司马曰今赋则举乡以见遂也匠人曰沟洫则举内外并言也郑氏何见而分都鄙乡遂之异乎况小司徒明言以稽国中四郊都鄙之夫家九比之数先郑谓九夫为井是也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