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编

  章潢辑有《图书编》一百二十七卷,万历四十一年(1613),由其门人万尚烈付梓成书,其中,前九卷列易图百余幅(卷二十二、二十三、五十九、七十一、七十二、七十三、七十四、一百十六、卷一百十八又列易图二十余幅)。章潢所辑易图多出于宋朱震、杨甲、朱熹,元张理、吴澄,明初赵撝谦、韩邦奇等人易图学著作之中,卷一“太极河图洛书易卦象总叙”,首列《古太极图》(本出赵撝谦《六书本义》之《天地自然河图》),曰:“惟是图也不知画干何人,起于何代,因其流传之久名为古太极图焉。”次列《古河图》(吴澄所谓龙马旋毛“河图”),曰:“此图与世所传之图异,故名古河图。”次列朱熹十数《河图》,次列《古洛书》(吴澄所谓灵龟诉甲“洛书”)。

  《图书编》曰:“此书与世所传之书异,故名为古洛书。”次列《洛书》(朱熹九数《洛书》),次列《太极河图》(于其所谓“古太极图”之内画有黑白点“河图”之图),曰:“此图即河图也。”次列《河图八卦》(四九配兑乾、五十配坤艮、一六配坎、二七配离,三八配震巽之图),次列《河图天地交》与《洛书日月交》二图,次列《河图参两参伍图》与《洛书参伍参两图》。所附论说大旨谓“太极”不过是“阴阳之浑沦”,诸图皆在其范围之中,“太极图”为体,“图书、先后天图、易卦、大衍”则皆为“太极”之用。又谓“河图洛书在伏羲时己并出”,主圣人“则龙马之旋文画之为图,则灵龟之坼文画之为书,非则河图洛书以画卦”之说。

  章潢《图书编》辑前人之图而不照录前人之说,所辑之图又多以己意更改其图名,此与当时杨时乔、钱一本等抄图抄说成书体例不同。其辑图之多及归类论说,可谓有明一代集易图之大成者。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图书编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图书编卷一百十三

国学作者:明·章潢   国学书目:图书编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图书编卷一百十三
  明 章潢 撰
  诸家乐律图说总叙
  闻乐固可以知徳有徳斯可以作乐是徳为乐之本也前已述其概矣器数亦乐之所必用者惟有乐徳之人心和气和考古证今自能尽其制也但古人于器数之间亦尝殚心思以防竟之虽所见不同而所尚短长亦因以异故于黄钟九寸及三寸九分之说各有所据然以理裁之管之长者则其气沉其声必徐而婉管之短者其气浮其声必急而剽求元声元气者此亦可以得其义也若以声之清浊论则短长之管皆有清有浊如人之硕大者岂其声皆重而浊癯痩者岂其声皆轻而清乎知清浊不在短长之管则一元之气为黄钟元声者岂可尽以管之短长论哉虽然乐器亦未易言盍稽诸诗乎如鼓瑟吹笙非徒取其笙瑟之并奏也葢瑟声不可自和必以笙而和之也如吹笙鼓簧云者他竹音皆按其孔则无声放其孔则有声惟笙放其孔则无声按其孔则有声故谓之鼓葢吹笙必鼓簧也即一笙管而他可知矣今采其无害于义者并存于后以俟正乐之君子云司马迁律书
  黄钟八寸七分一宫   八寸十分一
  林钟五寸七分四角   五寸十分四
  太簇七寸七分二角   七寸十分二
  南吕四寸七分八征   四寸十分八
  姑洗六寸七分四羽   六寸十分四
  应钟四寸二分三分二羽四寸二分二分二
  ?賔五寸六分三分一  五寸六分三分二【强四百八十六】大吕七寸五分三分一  七寸五分三分二【强四百○○五】夷则五寸四分三分二商 五寸口口三分二【弱二百一十六】夹钟六寸一分三分一  六寸七分三分一【强一百九十八】无射四寸四分三分二  四寸四分三分二【强六百○○二】仲吕五寸九分三分二徴 五寸九分三分二【强五百八十一】按律书此章所记分寸之法与他説不同以难晓故多误葢取黄钟之律九寸一寸九分凡八十一分而又以十约之为寸故云八寸十分一本作七分一者误也今以相生次序列而正之其应钟以下则有小分小分以三为法如厯家大少余分强弱耳其法未宻也今以二千一百八十七为全分七百二十九为三分一一千四百五十八为三分二余分之多者为强少者为弱列于逐律之下其误字悉正之隋志引此章中黄钟林钟太簇应钟四律寸分以为与班固司马彪郑氏蔡邕杜防荀朂所论虽尺有増减而十二律之寸数并同则是时律书尚未误也及司马贞索隠始以旧本作七分一为误其误亦未久也沈括亦曰此章七字皆当作十字误屈中画耳大要律书用相生分数相生之法以黄钟为八十一分今以十为寸法故有八寸一分汉前后志及诸家用审度分数审度之法以黄钟之长为九十分亦以十为寸法故有九十分法虽不同其长短则一故隋志云寸数并同也
  永嘉陈氏曰律吕之法起于黄帝氏律吕之说定于太史氏知黄帝氏之法而不知太史公之说则难于制律知太史公之说而未知黄帝氏之法则虽未能制律而不害其为律矣何者黄帝使伶伦取嶰谷之竹制十二管吹阳律以凤吹隂律以拟凰而十二律之法由是而定信乎起于黄帝氏者也黄帝之法虽存而太史公之说未出则天下之人虽知律之不可阙于乐而不知所以制律之本虽知律之不可废于度量衡而不逹所以制律之意本不知而意不逹则虽防竹铸钟定形实窍区区用上党之黍分其长短而较其合否穷日夜之力以为之未见其能定也然则太史公之説果安在哉葢太史公之为律书也其始不言律而言兵不言兵之用而言兵之偃及言兵之偃而于汉之文帝尤加详焉既曰陈武请伐朝鲜而文帝谓愿且坚邉设结和通使由是而天下富庶鸡鸣狗吠烟火万里可谓和乐者矣又曰文帝之时能不扰乱由是而百姓遂安耆老之人不至市廛游遨嬉戏如小儿状呜呼若太史公者可谓知律吕之时而逹制律之意者也当文帝时?兵息民结和通使而天下安乐则民气欢洽隂阳协和而天地之气亦随以正茍制器以之其气之相应自然知吾律之为是其气之不合自然知吾律之为非因天地之正气以定一代之正律律有不可定者乎古人所谓天地之气合以生风天地之风气正而十二律定殆谓是欤然则律吕之説岂非定于太史公者欤
  汉律志京房六十律
  黄钟   【子】 黄钟生林钟【未】 林钟生太簇【寅】太簇生南吕【酉】 南吕生姑洗【辰】 姑洗生应钟【亥】应钟生?賔【午】 ?賔生大吕【丑】 大吕生夷则【申】夷则生夹钟【卯】 夹钟生无射【戌】 无射生仲吕【巳】仲吕生执始【子】 执始生去防【未】 去防生时息【寅】时息生结躬【酉】 结躬生变虞【辰】 变虞生迟内【亥】迟内生盛变【午】 盛变生分否【丑】 分否生解形【申】解形生开时【卯】 开时生闭掩【戌】 闭掩生南中【巳】南中生丙盛【子】 丙盛生安度【未】 安度生屈齐【寅】屈齐生归期【酉】 归期生路时【辰】 路时生未育【亥】未育生离宫【午】 离宫生凌隂【丑】 凌隂生去南【申】去南生族嘉【卯】 族嘉生凌齐【戌】 凌齐生内负【巳】内负生分动【子】 分动生归嘉【未】 归嘉生随时【寅】随时生未卯【酉】 未卯生形始【辰】 形始生迟时【亥】迟时生制时【午】 制时生少出【丑】 少出生分积【申】分积生争南【卯】 争南生期保【戌】 期保生物应【巳】物应生质未【子】 质未生否与【未】 否与生形晋【寅】形晋生惟汗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