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七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七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五】
  备患
  泽上于地萃君子以除戎器戒不虞【易萃】
  重门击柝以待暴客盖取诸豫【易系辞下传】
  ?木为弧剡木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盖取诸睽【易系辞下传】
  俨矢将至不可以无盾【汲?周书周祝解】
  鸱鸮管叔作乱周公忧之作此诗以贻成王欲王省悟以备殷全篇以鸟之育子成巢者比先王之创业而代之为言也【诗説鲁】
  无备而官办者犹拾沈也【左传哀公三年】
  有十年之积者王有五年之积者霸无一年之积者亾【汲冡周书文传解】
  夏箴曰小人无兼年之食遇天饥妻子非其有也大夫无兼年之食遇天饥臣妾舆马非其有也【汲冢周书文传解】今有人操隋侯之珠持丘之环万金之财时宿于野内无孟贲之威荆庆之断外无弓弩之御不出宿夕人必危之矣今有强贪之国临王之境索王之地告之以理则不可说之以义则不听王非战国守圄之具其何以当之【战国策赵惠文王】
  夫蜂虿起懐雷霆骇耳虽贲育荆诸之伦未有不冗豫夺常者也【后汉书卢植传】
  臣闻猛兽在田荷戈而出凡人能之蜂虿作于怀袖勇夫为之惊骇出于意外故也【晋书刘毅传】
  为国之有藩屏犹济川之有舟楫安危成败义实相资舟楫具完波涛不足称其险藩屏式固祸乱何以成其阶【晋书汝南王列传】
  豺狼不可以理推为备或不可懈【南齐书桺世隆传】
  凭险弗防没而不吊【魏书穆崇罴第亮传】
  人之所得于病者多方有得之寒暑有得之劳苦百门而闭一门焉则盗何遽无从入【墨子公孟】
  夫矢来有乡则积铁以僃一乡矢来无乡则为铁室以尽备之备之则体不伤故彼以尽备之不伤此以尽敌之无奸也【韩非子内储说上】
  凡人之性爪牙不足以自守卫肌肤不足以扞寒暑筋骨不足以从利辟害勇敢不足以却猛禁悍然且犹裁万物制禽兽服狡虫寒暑燥湿弗能害不唯先有其备而以羣聚耶羣之可聚也相与利之也【吕氏春秋持君】
  被甲者非为十步之内也百步之外则争深浅深则达五藏浅则至肤而止矣死生相去不可为道里【淮南子説山训】巧者善度知者善豫羿死桃部不给射庆忌死剑锋不给?【淮南子説山训】
  今被甲者以备矢之至若使人必知所集则悬一札而已矣【淮南子説山训】
  梁人有阳由者其力扛鼎伎巧过人骨腾肉飞手抟兽国人惧之然无治室之训礼教不立妻不畏惮浸相泄渎方乃积怒妻坐于牀荅焉左手建杖右手制其头妻亦奋恚因授以背使杖击之而自撮其阴由乃仆地气绝而不能兴隣人闻其凶凶也窥而见之趋而救之妻愈戅忿莫肻舍旃或发其裳然后乃放夫以无敌之伎力而劣于女子之手者何也轻之无备故也【孔丛子荅问】鸿鹄飞冲天岂不高哉矰缴尚得而加之虎豹为猛人尚食其肉席其皮【说苑敬愼】
  方船备水傍河燃火积善有征终身无祸【焦氏易林泰之履】救漏防者悉塞其穴则水泄绝穴不悉塞水有所漏漏则水为患害【王充论衡薄葬篇】
  夫防决不备有水溢之害网解不结有兽失之患【王充论衡对作篇】
  匪以尚武予身是卫麟角是触鸾距匪蹶【曹子建宝刀铭】夫储甲胄蓄蓑笠者葢以为兵为雨也若幸无攻战时不沈阴则有与无正同耳若矢石雾合飞锋烟交则知裸体者之困矣洪雨可倾素雷弥天则觉路立者之剧矣【抱朴子内篇道意】
  兕之角也凤之距也天实假之何必日用哉蜂虿挟毒以卫身智禽衔芦以扞网貛曲其穴以备径至之锋水牛结阵以却虎豹之防【抱朴子外篇诘鲍】
  霛龟之甲不必为战施麟角凤爪不必为鬭设故隽生不释剑于平世击柝不辍备于思危【抱朴子外篇广譬】
  以长城扞蔽胡冦如人家之有藩篱【前汉书注陈胜项籍赞】君子于味必思其毒于利必备其难【初学记服食部脯注】
  帝王之居外则饰周卫内则重禁门将行则设兵而后出幄称警而后践墀张弧而后登舆清道而后奉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