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八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八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六】
  疾邪
  羸豕谓牝豕也羣豕之中豭强而牝弱故谓之羸豕也夫阴质而躁恣者羸豕特甚焉言以不贞之阴失其所牵其为滛丑若羸豕之孚务蹢躅也【王弼注易姤】
  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叶芳无反】不见子都乃见狂且【音疽】 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诗国风山有扶苏】墓门有棘斧以斯之夫也不良国人知之 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叶息悴反】之【诗国风墓门】
  为鬼为蜮【音域】则不可得有腼【音腆】面目视人防极【诗小雅何人斯】扶苏郑灵公弃其世臣而任嬖人狂狡子良谏之而作是诗【诗说郑】
  墓门刺陈佗也陈佗无良师傅以至于不义恶加于万民焉【毛诗墓门】
  无逝我梁无发我笱笺云之人梁发人笱此必有盗鱼之罪以言襃姒滛色来嬖于王盗我太子母子之宠【郑氏笺诗小弁】
  虹气见于东方为夫妇过礼之戒君子之人尚莫之敢指而视之况今滛奔之女见为过恶我谁敢视之也【毛诗正义?蝀】
  斧斨者生民之所用以喻礼义者亦国家之所用有人既破我家之斧又缺我家之斨损其斧斨是废其家用其人是为大罪以喻四国之君废其礼义坏其国用其君是为大罪【毛诗正义破斧】
  薰是香草莸是臭草一薰一莸言分数正等使之相和虽积十年尚犹有臭气香气尽而臭气存言善恶聚而多少敌善不能止恶而恶能消善【春秋正义僖公四年】
  方今天下闻崇之反也咸欲骞衣手剑而叱之其先至者则拂其颈冲其匈刃其躯切其肌后至者欲拨其门仆其墙夷其屋焚其器应声涤地则时成创【前汉书王莽传】舆犹腻也近则汚人【晋书刘舆传】
  我于水中见蟹且恶之【晋书解系传】
  国人疾视之如目有眯焉【子华子晏子】
  败鱼饱室臭不可息【焦氏易林随之同人】
  众恶之堂相聚为殃【焦氏易林大壮之泰】
  雷霆所击诛者五逆【焦氏易林大壮之复】
  次八鸱鸮在林防【于交切】彼众禽测曰鸱鸮在林众所防也【太?经第五聚】
  天地无不容也不容乎天地者其唯不仁不谊乎【太?经太?文】
  子椒为楚大夫虚兰芷之位而行浮慢佞谀之志【王逸注楚辞离骚经】
  鸺鹠江东呼为怪鸟闻之多祸人恶之掩塞耳矣【张华注禽经】
  夫以抄盗致财虽巨富不足嘉凶德胁人虽见惮不足荣也【抱朴子外篇疾谬】
  闻其言者犹鸱枭之来鸣也覩其面者若鬼魅之见形也其所至诣则如妖怪之集也其在道涂则甚逢虎之羣也【抱朴子外篇疾谬】
  如此之徒虽能令壤虫云飞斥鷃戾天手捉刀尺口为祸福得之则排冰吐华失之则当春雕悴余代其踧蹐耻于共世【抱朴子外篇交际】
  余徒恨不在其位有斧无柯无以为国家流秽浊于四裔投负人于北波【抱朴子外篇交际】
  贼鸟所在众禽所避贼人所在众贤亦所恶【太?经第五聚解】譬有人来伐其子而长养彼心反劝助之弗救其子者止以子恶故也言汤武疾恶其心亦然【前汉书注翟方进传】水穷则无隙不入木上出穷则旁行故为奸邪【前汉书注京房传】
  管子曰夫士懐耿介之心不荫恶木之枝恶木尚能耻之况与恶人同处【李善注文选陆士衡猛虎行】
  尸子曰孔子至于胜毋?矣而不宿过于盗泉渇矣而不饮恶其名也【李善注文选陆士衡猛虎行】
  古叛逆之国潴其宫室以为污池名曰凶墟虽生菜蔬而民不食【艺文类聚草部菜蔬】
  孔子忍渴于盗泉之水曾参廻车于胜毋之闾恶其名也【艺文类聚宝部珠】
  葢闻驽蹇服御良乐?嗟铅刀剖截欧冶叹息故少师幸而季梁惧宰嚭任而伍员忧【艺文类聚杂文部连珠】
  国中有奸久而破国身中有邪久而亾身【阴符经注】
  不与恶人同止坐起语笑谈论犹如大海不宿死尸如青鸾赤凤不栖杂木【元阳妙经巻七】
  宁近虎狼师子猛兽大火可畏之处终不亲近四种五逆之人【元阳妙经卷七】
  如大猛火如四毒蛇不可亲近【大乘妙林经】
  为摧法幢为破法船为断法性为破法藏【大方等大集经二十一】徃昔有猪名曰大腹时彼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