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二十三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二十三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二十一】
  逐势
  齐人有一妻一妾而处室者其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其妻问所与饮食者则尽富贵也其妻吿其妾曰良人出则必餍酒肉而后反问其与饮食者尽富贵也而未尝有显者来吾将瞷良人之所之也蚤起施从良人之所之徧国中无与立谈者卒之东郭墦间之祭者乞其余不足又顾而之他此其为餍足之道也其妻归告其妾曰良人者所仰望而终身也今若此与其妾讪其良人而相泣于中庭而良人未之知也施施从外来骄其妻妾由君子观之则人之所以求富贵利达者其妻妾不羞也而不相泣者几希矣【孟子离娄下】
  生者必有死物之必至也富贵多士贫贱寡友事之固然也君独不见夫朝趋市者乎明旦侧肩争门而入日暮之后过市朝者掉臂而不顾非好朝而恶暮所期物忘其中【史记孟尝君传】
  河清不可俟人命不可延顺风激靡草富贵者称贤文籍虽满腹不如一囊钱伊优北堂上肮脏倚门邉【后汉书文苑列传】
  埶家多所宜咳唾自成珠被褐懐金玉兰蕙化为刍【后汉书文苑列传】
  于时名势赫奕若火猛风疾当涂之士莫不枝附叶连【魏志管辂传注】
  握权则赴者鳞集失宠则散者瓦解求利则托刎颈之懽争路则构刻骨之隙于是浮伪波腾曲辩云沸寒暑殊声朝夕异价驽蹇希奔放之迹鈆刀竞一割之用【晋书潘尼传】
  东野丈人观时以居隐耕污腴之墟有冰氏之子者出自沍寒之谷过而问涂丈人曰子奚自曰自涸隂之乡奚适曰欲适煌煌之堂丈人曰入煌煌之堂者必有赫赫之光今子困于寒而欲求诸热无得热之方冰子瞿然曰胡为其然也丈人曰融融者皆趣热之士其得罏冶之门者惟挟炭之子【晋书王沉传】
  防痔兼车鸣鸢吞腐【晋书光逸传】
  托身权戚凭势假力择栖芳林飞不待翼【晋书束晳传】攀其鳞翼丏其余论附骐骥之髦端轶归鸿于碣石【梁书任昉传】
  冀宵烛之末光邀润物之微泽鱼贯鳬踊飒防鳞萃分鴈骛之稻粱沾玉斚之余沥【梁书任昉传】
  若其宠钧董石权压梁窦雕刻百工鑪锤万物吐潄兴云雨呼吸下霜露九域耸其风尘四海叠其熏灼靡不望影星奔借响川骛鸡人始唱鹤盖成隂髙门旦开流水接轸【梁书任昉传】
  驰骛之俗浇薄之伦无不操权衡秉纤纩衡所以揣其轻重纩所以属其鼻息若衡不能举纩不能飞虽顔冉龙翰凤雏曾史兰薰雪白舒向金玉泉海卿云黼黻江汉视若游尘遇同土梗莫肯费其半菽罕有落其一毛若衡重锱铢纩微彯撇虽共工之搜慝驩兜之掩义南荆之跋扈东陵之巨猾皆为匍匐委蛇折枝防痔金膏翠羽将其意脂韦便辟其诚【梁书任昉传】
  投烈风之门趣炎火之室【北齐书魏收传】
  贵人之家云行于涂毂击于道【盐鐡论刺权】
  以毁誉为蚕织以威福代稼穑【抱朴子外篇吴失】
  若夫操隋珠以弹雀防疮痔以属车登朽缗以探巢泳吕梁以求鱼旦为称孤之客夕为狐鸟之余栋桡餗覆倾溺不振盖世人之所为载驰企及而达者之所为寒心而惨怆者也【抱朴子内篇畅?】
  所论荐则蹇驴蒙龙骏之价所中伤则孝已受商臣之谈故小人之赴也若决积水于万仞之髙隄而放烈火乎云梦之枯草焉欲望肃雍济济后生有式是犹炙冰使燥积灰令炽矣【抱朴子外篇刺骄】
  贽币浓者瓦石成珪璋请托薄者龙骏弃林垌党援多者偕惊飚以凌云交结狭者侣跛鼈以沉泳【抱朴子外篇安贫】至于顾眄增其倍价翦拂使其长鸣彯组云台者摩肩趋走丹墀者叠迹【文选刘峻广絶交论】
  凡希世茍合之士蘧蒢戚施之人俛仰尊贵之顔逶迆势利之间意无是非赞之如流言无可否应之如响【文选陆士衡辨亡论】
  势之所集从之如归市势之所去弃之如脱遗【文选李康运命论】
  夫官人有跖之恶结驷过市士以谓荣况实有益乎处子有顔闵之贤被褐造门人以谓辱况实有损乎故富贵易为容贫贱难得通【意林潜夫论】
  萎叶爱荣条涸流好河广【艺文类聚人部友悌诗】
  林中多疾风富贵多谀言【太平御览天部九风】
  犹如春华敷时羣蜂尽至色香细味不知厌足及其飞落羣蜂尽去【三十六部尊经仙人经】
  如风吹絶炎空中而去炎则依止于风【大智度论卷九十】昔有一比丘被摈懊恼悲叹啼泣而行道逢一鬼此鬼犯法亦为毗沙门天王所摈时鬼问比丘言汝有何事啼泣而行比丘答言犯僧事众僧所摈一切檀越供养失尽又恶名声流布逺近是故愁叹啼泣耳鬼语比丘言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