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二十五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二十五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
  遭遇
  噬肤灭鼻乗刚也【易噬嗑】
  绥之则安动之则苦尊之则为将卑之则为虏抗之则在青云之上抑之则在深泉之下用之则为虎不用则为鼠【前汉书东方朔传】
  愍吾累之众芬兮飏煜煜之芳苓遭季夏之凝霜兮庆夭顇而防荣【前汉书扬雄传上】
  当涂者入青云失路者委沟渠旦握权则为卿相夕失势则为匹夫譬若江湖之雀渤澥之鸟乗鴈集不为之多双鳬飞不为之少【前汉书杨雄传下】
  曩者王涂芜秽周失其御侯伯方轨战国横骛于是七雄虓阚分裂诸夏龙战而虎争游説之徒风飏电激并起而救之其余猋飞景附煜霅其间者葢不可胜载当此之时拉朽摩钝铅刀皆能壹断【前汉书叙传上】
  方今大汉洒扫羣秽夷险芟荒廓帝纮恢皇纲基隆于羲农规广于皇唐其君天下也炎之如日威之如神函之如海养之如春是以六合之内莫不同源共流沐浴?德禀卬太和枝附叶着譬犹草木之植山林鸟鱼之毓川泽得气者蕃滋失时者零落参天地而施化岂云人事之厚薄哉【前汉书叙传上】
  当此之时虽下愚之才居之犹能使恩同天地威侔鬼神暴风疾霆不足以方其怒阳春时雨不足以喻其泽周孔数千无所复角其圣贲育百万无所复奋其勇矣【后汉书仲长綂列传】
  广厦成而茂木畅逺求存而良马絷【后汉书崔骃列传】
  芳兰生门不得不鉏【蜀志周羣传】
  虽薄供时用白茅犹为珍冰霜昼夜结兰桂摧为薪【晋书乐下】
  不幸横防此中自不能防脚于风尘之外【晋书庾亮传】伟哉横海鳞壮矣垂天翼一旦失风水翻为蝼蚁食【宋书谢晦传】
  良宝遇拙则竒文不显逹士逢谗则英才灭耀故坠叶垂荫明月为之隔辉堂宇留光兰灯有时不照【南齐书刘祥传】希世之宝违时则贱伟俗之器无圣必沦故鸣玉黜于楚岫章甫穷于越人【南齐书刘祥传】
  俱沐温光独酸霜露【南齐书何昌寓传】
  由斯言之非两汉栋梁之所育近代薪樗之所产哉葢好尚之道殊遭遇之时异也【周书史臣儒林传】
  夫谋莫难于必听事莫难于必成成必合于数听必合于情故抱薪加火烁者必先燃平地注水湿者必先濡【邓析子转辞】
  杨布问曰有人于此年兄弟也言兄弟也才兄弟也貌兄弟也而寿夭父子也贵贱父子也名誉父子也爱憎父子也吾惑之【列子力命】
  宋有兰子者以技干宋元宋元召而使见其技以防枝长倍其身属其踁并趋并驰弄七劒迷而跃之五劒常在空中元君大惊立赐金帛又有兰子又能燕戏者闻之复以干元君元君大怒曰昔有异技干寡人者技无庸适值寡人有欢心故赐金帛彼心闻此而进复望吾赏拘而拟戮之经月乃放【列子説符】
  鲁施氏有二子其一好学其一好兵好学者以术干齐侯齐侯纳之为诸公子之傅好兵者之楚以法干楚王王悦之以为军正禄富其家爵荣其亲施氏之邻人孟氏同有二子所业亦同而窘于贫羡施氏之有因从请进趋之方二子以实告孟氏孟氏之一子之秦以术干秦王秦王曰当今诸侯力争所务兵食而已若用仁义治吾国是灭亡之道遂宫而放之其一子之衞以法干衞侯衞侯曰吾弱国也而摄乎大国之间大国吾事之小国吾抚之是求安之道若頼兵权灭亡可待矣若全而归之适于他国为吾之患不轻矣遂刖之而还诸鲁既反孟氏之父子叩胷而让施氏施氏曰凡得时者昌失时者亡子道与吾同而功与吾异失时者也非行之缪也且天下理无常是事无常非先日所用今或弃之今之所弃后或用之此用与不用无定是非也投隙抵时应事无方属乎智智茍不足使君博如孔丘术如吕尚焉徃而不穷哉孟氏父子舍然无愠容曰吾知之矣【列子説符】
  人有见宋王者赐车十乗以其十乗骄穉庄子庄子曰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者其子没于渊得千金之珠其父谓其子曰取石来鍜之夫千金之珠必在九重之渊而骊龙颔下子能得珠者必遭其睡也使骊龙而悟子尚奚微之有哉今宋国之深非直九重之渊也宋王之猛非直骊龙也子能得车者必遭其睡也使宋王而寤子为虀粉矣【庄子列御冦】
  楚人和氏得玉璞楚山中奉而献之厉王厉王使玉人相之玉人曰石也王以和为诳而刖其左足及厉王薨武王即位和又奉其璞而献之武王武王使玉人相之又曰石也王又以和为诳而刖其右足武王薨文王即位和乃抱其璞而哭于楚山之下三日三夜泣尽而继之以血王闻之使人问其故曰天下之刖者多矣子奚哭之悲也和曰吾非悲刖也悲夫宝玉而题之以石贞士而名之以诳此吾所以悲也王乃使玉人理其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