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三十一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三十一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二十九】
  见大
  孙卿子曰不登髙山不知天之髙不临深谿不知地之厚也【晋书地理志上】
  俾夫翫培塿者识嵩岱之崇崫守迹砾者悟渤澥之?澄【周书武帝上纪】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泾流之大两涘渚崖之间不辩牛马于是焉河伯欣然自喜以天下之美爲尽在已顺流而东行至于北海东面而视不见水端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望洋向若而叹曰野语有之曰闻道百以爲莫已若者我之谓也且夫我甞闻少仲尼之闻而轻伯夷之义者始吾弗信今我暏子之难穷也吾非至于子之门则殆矣吾长见笑于大方之家【庄子秋水】
  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已而不虚春秋不变水旱不知此其过江河之流不可爲量数而吾未甞以此自多者自以比形于天地而受气于隂阳吾在于天地之间犹小石小木之在大山也方存乎见少又奚以自多计四海之在天地之间也不似礨空之在大泽乎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太仓乎号物之数谓之万人处一焉人卒九州谷食之所生舟车之所通人处一焉此其比万物也不似毫末之在于马体乎【庄子秋水】
  赤螭青虬之防冀州也天清地定毒兽不作飞鸟不骇入榡薄食荐梅噆味含甘歩不出顷亩之区而蛇鱓轻之以爲不能与之争于江海之中若乃至于?云之素朝隂阳交争降扶风杂冻雨扶揺而登之威动天地声震海内蛇鱓着泥百仭之中熊罴匍匐丘山磛岩虎豹袭穴而不敢咆猨狖颠蹶而失木枝又况直蛇鱓之类乎凤凰之翔至徳也雷震不作风雨不兴川谷不澹草木不揺而燕雀佼之以爲不能与之争于宇宙之间逮至其曽逝万仭之上翺翔四海之外过昆仑之疏圃饮砥柱之湍濑邅回蒙汜之渚徜徉冀州之际径蹑都广入日抑节羽翼弱水暮宿风穴当此之时鸿鹄鸧鸖莫不惮惊伏窜注啄江裔又况直燕雀之类乎此明于小动之迹而不知大节之所由者也【淮南子覧防训】
  今夫繇者揭镢臿负笼土盐汗交流喘息薄喉当此时得休越下则脱然而喜矣岩穴之间非直越下之休也病疵瘕者捧心抑腹膝上叩头踡局而谛通夕不寐当此之时哙然得卧则亲戚兄弟欢然而喜夫修夜之宁非直一哙之乐也故知宇宙之大则不可劫以死生知养生之利则不可县以天下知未生之乐则不可畏以死?之立不若其偃也又况不爲?乎冰之凝不若其释也又况不爲冰乎【淮南子精神训】
  穷鄙之社也叩盆拊瓴相和而歌自以爲乐矣甞试爲之击建鼔撞巨钟乃性仍仍然知其盆瓴之足羞也藏诗书修文学而不知至论之防则拊盆叩瓴之徒也【淮南子精神训】
  通许由之意金縢豹韬废矣延陵季子不受吴国而讼闲田者惭矣子罕不利寳玉而争劵契者媿矣务光不汚于世而贪利偷生者闷矣故不观大义者不知生之不足贪也不闻大言者不知天下之不足利也【淮南子精神训】大都之居无物不具【焦氏易林解之干】
  观书者譬诸观山及水升东岳而知众山之峛崺也况介丘乎浮沧海而知江河之恶沱也况枯泽乎【?子吾子】驾言登五岳然后小陵丘【曹子建鰕防篇】
  必自知出潢污而浮沧海背萤烛而向日月闻雷霆而觉布鼔之陋见巨鲸而知寸介之细也【抱朴子内篇金丹】夫饮玉则知浆荇之薄味覩昆山则觉丘垤之至卑既覧金丹之道则使人不欲复视小小方书【抱朴子内篇金丹】盖登旋玑之眇邈则知井谷之至卑覩大明之丽天乃知鹪金之可陋【抱朴子内篇明本】
  若游目于天表似无依而洋洋【文选西都赋】
  虽复临河而钓鲤无异射鲋于井谷【文选吴都赋】
  浮海难爲水逰林难爲观【文选陆云爲顾彦光作诗】
  夫聴白雪之音观绿水之节然后东野巴人蚩鄙益着【文选陈琳答东阿王牋】
  夫登东岳者然后知众山之逦迤也奉至尊者然后知百里之卑防也【文选吴质答东阿王书】
  将以娱耳目乐心意乎譬命驾而逰五都之市则天下之货毕陈矣褰裳而渉汶阳之丘则天下之稼如云矣椎髻而守敖庾海陵之仓则山坻之积在前矣扳袵而登钟山蓝田之土则夜光璵璠之珍可观矣【文选李康运命论】咏云门者难爲音观徐和者难爲珍【文选班固典引】
  故不登阆风安以瞻殊目之形不歩景宿何以观恢廓之表【补文选曹毘对儒】
  夫欣黎黄之音者不颦蟪蛄之吟豁云台之观者必閟带索之欢【补文选郭璞客傲】
  夫夜光结绿非胠箧之恒珍逸羽翔鳞岂园池之近玩【艺文类聚人部隠逸下碑】
  不升崇霍岂识干行之峻不临溟渤安知地载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