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三十四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三十四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三十二】
  用长
  鲁连谓孟甞君曰猿狝猴错木据水则不若鱼鼈厯险乗危则骐骥不如狐狸曹沬奋三尺之劔一军不能当使曹沬释其三尺之劔而操铫耨与农夫居垅亩之中则不若农夫故物舍其所长之其所短尧亦有所不及矣【战国策齐闵王】
  知士无思虑之变则不乐辩士无谈说之序则不乐察士无凌谇之事则不乐皆囿于物者也【庄子徐无鬼】
  介虫之捍也必以坚厚螫虫之动也必以毒螫故禽兽知用其长而谈者知用其用也【鬼谷子权篇】
  类不可两也故知者择一而一焉农精于田而不可以爲田师贾精于市而不可以爲贾师工精于器而不可以爲器师有人也不能此三技而可使治三官曰精于道者也精于物者也精于物者以物物精于道者兼物物【荀子解蔽】
  介虫之动以固贞虫之动以毒螫熊罴之动以攫?兕牛之动以觝触物莫措其所修而用其所短也【淮南子说山训】物各有短长谨愿敦厚可事主不施用兵骐骥騄駬足及千里置之宫室使之捕防曽不如小狸干将爲利名闻天下匠以治木不如斤斧今持楫而上下随流吾不如子说千乗之君万乗之主子亦不如我矣【说苑杂言】夫使孙吴荷戈一人之力耳用其计术则贤于万夫今令大儒爲吏不必切事肆之山林则能陶冶童蒙阐?礼敬【抱朴子外篇逸民】
  韬光
  用九天徳不可爲首也【易干】
  明入地中明夷君子以莅众用晦而明【易明夷】
  囊所以贮物以譬心藏知也闭其知而不用故曰括囊【周易正义坤】
  夫立功立事者国之厚益而身之表的也表髙的明虽妇人犹欲弯弓而况当涂之士是以君子慎之【春秋正义襄公二十九年】
  白璧不可爲容容多厚福【后汉书左雄列传】
  志凌青云之上身晦泥污之下【后汉书髙凤传】
  辂言酒不可极才不可尽吾欲持酒以礼持才以愚何患之有也【魏志管辂传注】
  衒美非所罕有常安韬竒择居故能全性【晋书陆机列传】欲温温而和畅不欲察察而明切也欲混混若?流不欲荡荡而名发也欲索索而条解不欲契契而绳结也欲芒芒而无垠不欲区区而分别也欲闇然而内章不欲示白若冰雪也欲醇醇而任徳不欲琐琐而执法也【晋书皇甫谧传】
  龙潜凤戢和光同尘若使负日月而行则无继天之业矣【晋书慕容超记】
  言髙一世处之逾嘿器重一时体之兹冲【宋书顔延之传】夫天地不自明故能长生圣人不自明故能名彰【太公六韬文启】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弊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爲天下式【老子益谦】
  知其雄守其雌爲天下谿爲天下谿常徳不离复归于婴儿知其白守其黒爲天下式爲天下式常徳不忒复于无极知其荣守其辱爲天下谷爲天下谷常徳乃足复归于朴【老子反朴】
  夫春气发而百草生正得秋而万寳成夫春与秋岂无得而然哉大道已行矣吾闻至人尸居环堵之室而百姓猖狂不知所如往今以畏垒之细民而窃窃焉欲俎豆予于贤人之间我其杓之人耶【庄子广桑楚】
  有暖姝者有濡需者有卷娄者所谓暖姝者学一先生之言则暖暖姝姝而私自说也自以爲足矣而未知未始有物也是以谓暖姝者也濡需者豕虱是也择疏鬛自以广宫大囿奎蹄曲隈乳间股脚自以爲安室利处不知屠者之一旦鼔臂布草操烟火而已与豕俱焦也此以域进此以域退此其所谓濡需者也卷娄者舜也羊肉不慕蚁蚁慕羊肉羊肉羶也舜有羶行百姓恱之故三徙成都至邓之墟而十有万家尧闻舜之贤举之童土之地曰冀得其来之泽舜举乎童土之地年齿长矣聪明衰矣而不得休归所谓卷娄者也【庄子徐无鬼】吴王浮于江登乎狙之山众狙见之恂然弃而走逃于深蓁有一狙焉委蛇攫?见巧乎王王射之敏给抟防矢王命相者趋射之狙执死王顾谓其友顔不疑曰之狙也伐其巧恃其便以敖予以至此殛也戒之哉嗟乎无以汝色骄人哉顔不疑归而师董梧以锄其色去乐辞显三年而国人称之【庄子徐无鬼】
  奋于言者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