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四十二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四十二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四十】
  通才
  左之左之君子宜之右之右之君子有之维其有之是以似之【诗小雅裳裳者华】
  刀味核生南荒中树形髙五十丈实如枣长五尺金刀剖之则甜竹刀剖之则饴木刀剖之则酸芦刀剖之则辛【神异经】
  世称君子之徳其犹龙乎盖以其善变也【魏志裴潜传注】圣智之不穷若转圆之无止转圆之无止犹兽威无尽故转圆法猛兽【鬼谷子本经隂符注】
  龙则变化无穷神则隂阳不测故盛神之道法五龙也【鬼谷子本经隂符注】
  次五达于中衢大小无迷测曰达于中衢道四通也【太?经第二达】
  或曰人材有能大而不能小犹函牛之鼎不可以烹鸡愚以为此非名也若夫鸡之与牛亦贯体之大小也故鼎亦宜有大小若以烹犊则岂不能烹鸡乎故能治大郡则亦能治小郡矣【刘邵人物志材能】
  智周通塞不为时穷才经夷险不为世屈是以陵飚之羽不求反风曜夜之目不思倒日【文选陆机演连珠】
  卑髙相配而天地位三光并照则小大备能髙而不能下非兼通也能麤而不能细非妙工也【古文苑宋玉小言赋】
  才大
  有力如虎执辔如组【诗国风简兮】
  夫器博者无近用道长者其功逺【后汉书宋?传论】
  诚知昼不操烛日有余光【蜀志秦宓传】
  峤森森如千丈松虽磥砢多节目施之大厦有栋梁之用【晋书和峤传】
  良弓难张然可以及髙入深良马难乗然可以任重致逺良才难令然可以致君见尊【墨子亲土】
  相髙下视墝肥序五种君子不如农人通财货相美恶辨贵贱君子不如贾人设规矩陈绳墨便备用君子不如工人不恤是非然不然之情以相荐樽以相耻怍君子不若恵施邓析也若夫谪徳而定次量能而受官使贤不肖皆得其位能不能皆得其官万物得其宜事变得其应慎墨不得进其谈恵施邓析不得窜其察言必当理事必当务是然后君子之所长也【荀子儒效】
  大器之人若九鼎瑚琏不可卒成也【河上公注老子同异】
  良马疾走千里一宿【焦氏易林节之蒙】
  请问大器曰大器其犹规矩凖绳乎先自治而后治人之谓大器【?子先知篇】
  臣与之议如探九渊其际无有【天禄阁外史去秦】
  殷周之地极五千里荒服要服勤能牧之汉氏廓土牧万里之外要荒之地襃衣博带夫徳不优者不能懐逺才不大者不能博见【王充论衡别通篇】
  夫一石之重一人挈之十石以上二人不能举也世多挈一石之任寡有举十石之力儒生所载非徒十石之重也【王充论衡效力篇】
  江河之水驰涌滑漏席地长逺无枯渴之流本源盛矣知江河之流逺地中之源盛不知万牒之人胸中之才茂迷惑者也【王充论衡效力篇】
  夫劲弩难彀而可以摧坚逮逺大舟难乗而可以致重济深猛将难御而可以折冲拓境髙贤难临而可以攸叙?伦【抱朴子外篇任能】
  垂防万畆者必出峻极之岭滔天襄陵者必发板桐之源邈世之勲必由絶伦之器定倾之算必吐冠俗之懐是以蟭螟之巢无乗风之羽沟浍之中无宵朗之琦【抱朴子外篇博喻】
  灵鳯所以晨起丹穴夕萃轩丘日未移晷周张九陵淩风蹈云不防不阂者以其六翮之轻劲也夫良才大智亦有国之六翮也【抱朴子外篇广譬】
  夫迹水之中无吞舟之鳞寸枝之上无垂天之翼蚁垤之颠无扶桑之林潢潦之源无襄陵之流巨鼇首冠瀛洲飞波淩乎方丈洪桃盘于度陵建水竦于都广沈鲲横于天地云鹏戾乎?象且夫雷霆之骇不能细其响黄河之激不能局其流骐騄追风不能近其迹鸿鹄夺翅不能卑其飞云厚者雨必猛弓劲者箭必逺王生学博才大又安省乎【抱朴子外篇喻蔽】
  夫以规矩凖绳而能使上下无猜者大器也大器者必笼沓羣疑之表莫得与之争量也【?子法言注先知篇】
  马有余气力乃能败驾士行卓异不入俗检【李善注文选武帝诏】逸翮思拂霄迅足羡逺游清源无增澜安得运吞舟【文选郭璞游仙诗】
  大才乃主之股肱羽翮也【意林新论】
  大才治世犹栉之理发也【太平御覧服用部梳篦】
  楚文王好猎人有献鹰为猎于云梦烟烧涨天毛羣羽族争噬竞搏此鹰瞪目云际无搏噬之志王谓献者曰汝将欺余耶答曰若效于雉臣岂敢献俄而云际有物凝翔鲜白不辨其形膺便耸翮而升须防毛堕若雪血下如雨有大鸟堕地度其两翅数十里众莫能识有博物君子曰此大鹏鶵也乃厚赏之【事类赋禽部膺注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