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四十七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四十七
  明 徐元太 撰
  人事门【四十五】
  瑕疵
  凡过之所始必始于微而后至于着罚之所始必始于薄而后至于诛过轻戮薄故屦校灭趾桎其行也足惩而已故不重也【王弼注易噬嗑】
  华或有黄者或有白者兴明王之德时有驳而不纯【郑氏笺诗裳裳】
  瑕者玉之病玉之有瑕犹人之有过故以瑕为过【毛诗正义狼跋】
  华一时而黄白杂色以兴明王亦一时而善恶不纯【毛诗正义裳裳者华】
  余狐裘而羔防【左传襄公十四年】
  日月动物虽行度有大量不能不小有盈缩【范解谷梁隠公三年】
  瑕不揜瑜瑜不揜瑕忠也【礼记防义】
  论大功者不录小过举大美者不疵细瑕【前汉书陈汤传】青蝇防素同兹在藩【后汉书杨震传】
  夫夏后氏之璜不能无考明月之珠不能无纇然而天下宝之者何也其小恶不足妨大美也今志人之所短而忘人之所修而求得其贤于天下则难矣【淮南子泛论训下】若珠之有纇玉之有瑕置之而全去之而亏【淮南子説林训】豹裘而杂不若狐裘之粹白璧有考不得为宝言至纯之难也【淮南子説林训】
  水虽平必有波衡虽正必有差尺寸虽齐必有诡【淮南子説林训】
  瘤瘿秃疥为身疮害【焦氏易林坤之大过】
  杲杲白日为月所食【焦氏易林家人之小畜】
  言尧有不慈之过以其不传丹朱也舜有卑父之谤以其不立瞽瞍也【王逸注楚辞九辩】
  小疵不足以损大器短疾不足以累长才日月挟虫鸟之瑕不妨丽天之景黄河合泥滓之浊不害凌山之流奢僭不可以弃夷吾夺田不可以薄萧何窃妻不可以废相如受金不可以斥陈平【抱朴子外篇博喻】
  牛躅之防不生鲂鱮巢幕之窠不容鹄卵崇山廊泽不辞污秽佐世良材不拘细行何者量小不足以包大形器大无分小瑕也【刘子妄瑕】
  荆岫之玉必舍纤瑕骊龙之珠亦有微纇然驰光于千载飞价于侯王者以小恶不足伤其大美者也【刘子妄瑕】虽天地之大三光之明圣贤之智犹未免乎訾也故天有拆之象地有裂之形日月有薄蚀之变五星有孛彗之妖尧有不慈之诽舜有囚父之谤汤有放君之称武有杀主之讥【刘子妄瑕】
  有悔可悛滞瑕难拂【文选顔延年防曲水诗】
  君子之过引曲推直如彼日月有时则食【文选潘岳杨荆州诔】彼日月之照明兮尚黯黮而有瑕【广文选宋玉九辩】
  遘贞心以推忒毁玉质而蒙瑕【广文选陆士龙九愍】
  人有厚德无问小节人有大举无訾小故隋侯之珠不能无纇【意林体论】
  玉有瑕秽必见于外故君子不隠所短【艺文类聚宝玉部玉】玉怀瑕而可指桂含蠧其取伤【文苑英华王僧孺诔】
  防雾固何伤于日月小疵庸曷损于琼瑶【玉皇本行集经】如形残跛陋者自见形象面貌不生欢悦【元阳妙经卷六】犹酒酥麻油必有浊滓【出曜经一无常品】
  夫良玉时玷贱夫指其瑕望舒抱魄野人睨其缺【?明集释何衡阳逹性论】
  过当
  求深穷底令物无余蕴渐以至此物犹不堪而况始求深者乎【王弼注易恒】
  彼汾【音焚】沮【去声】洳【音孺】言采其莫【音慕】彼其之子美无度美无度殊异乎公路○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叶于良反】美如英殊异乎公行○彼汾一曲言采其藚【音续】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殊异乎公族【诗国风汾沮洳】
  葛履魏之内子俭不中礼媵者怨之【诗説魏】
  弁人有其母死而孺子泣者孔子曰哀则哀矣而难为继也夫礼为可?也为可继也故哭踊有节【礼记檀弓上】古人有言曰畏首畏尾身其余几【左传文公十七年】
  多则多矣抑君似鼠夫防昼伏夜动不穴于寝庙畏人故也今君闻晋之乱而后作焉宁将事之非鼠如何【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谚所谓室于怒市于色者楚之谓矣【左传昭公十九年】
  今之与杨墨辨争道者譬如追放逸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