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四十八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四十八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四十六】
  倒置
  緑兮衣兮緑兮黄里○緑兮衣兮緑兮黄裳【诗国风緑衣】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叶芳无反】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乔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诗国风山有扶苏】
  舟人之子熊罴是裘私人之子百僚是试【诗小雅大东】隰桑刺幽王也小人在位君子在野【毛诗隰桑】
  鹙也?也皆以鱼为美食者也鹙之性贪恶而今在梁?洁白而反在林幽王养褒姒而馁申后近恶而远善【郑氏笺诗白华】
  为绿衣兮当先染丝而后制衣是汝妇人之所为汝何故乱之先制衣而后染使失制度也以兴嫡在先而尊贵妾在后而卑贱是汝贱妾之所为汝何故乱之令妾在先而尊嫡在后而卑是乱嫡妾之礼失本末之行【毛诗正义緑衣】
  间色之緑不当为衣犹不正之妾不宜嬖宠今绿兮乃为衣兮间色之緑今为衣而见正色之黄反为里而隠以兴今妾兮乃蒙宠兮不正之妾今蒙宠而显正嫡夫人反见踈而微緑衣以邪干正犹妾以贱陵贵【毛诗正义緑衣】山上有扶苏之木隰中有荷华之草木生于山草生于隰髙下各得其宜以喻君子在上小人在下亦是其宜今忽置小人于上位置君子于下位是山隰之不如也【毛诗正义山有扶苏】
  山上有枯槁之松木隰中有放纵之龙草松木虽生髙山而柯条枯槁龙草虽生于下隰而枝叶放纵喻忽之养臣君子在于上位则不加恩泽小人在于下位则禄赐丰厚言忽养臣颠倒失其所也【毛诗正义山有扶苏】
  ?文幽处兮蒙谓之不章离娄微睇兮瞽以为无明变白而为黒兮倒上以为下鳯凰在笯兮鸡雉翔舞同糅玉石兮一槩而相量【史记屈原传】
  鸾鳯伏窜兮鸱枭翺翔阘茸尊显兮谗防得志圣贤逆曵兮方正倒植世谓伯夷贪兮谓盗跖防莫邪为顿兮铅刀为铦于嗟嘿嘿兮生之无故斡弃周鼎兮而宝康瓠腾驾罢牛兮骖蹇驴骥垂两耳兮服盐车章甫荐屦兮渐不可久【史记贾生传】
  子独不见鸱枭之与鳯凰翔乎兰芷芎防弃于广野蒿萧成林使君子退而不显众公等是也【史记日者传】
  资娵娃之珍髢兮鬻九戎而索赖鳯皇翔于蓬陼兮岂鴐鵞之能防骋骅骝以曲囏兮驴骡连蹇而齐【汉书扬雄传上】珍萧艾于重笥兮谓蕙芷之不香斥西施而弗御兮羁要袅以服箱【后汉书张衡列传】
  公卿所举率党其私所谓放鸱枭而囚鸾鳯【后汉书刘陶传】燕石缇袭以华国兮和璞遥弃于南荆夏像韬尘于市北兮瓶罍抗方于两楹鸾凰耿介而偏栖兮兰桂背时而独荣【晋书摰虞传】
  倒戈授人必至之祸【宋书胡藩传】
  冠履倒错珪甑莫辩【梁书武帝纪中】
  墨以为明狐而为苍以一为二以二为三公不能禁也【子华子晏子问党】
  仁人诎约暴人衍矣忠臣危殆谗人服矣璇玉瑶珠不知佩也杂布与锦不知异也闾娵子奢莫之媒也嫫母刁父是之喜也以盲为明以聋为聪以危为安以吉为凶【荀子赋篇】
  螭龙为蝘蜓鸱枭为鳯凰【荀子赋篇】
  夫有天赏得为主而未常得主之实此之谓大悲是正坐于夕室也其所谓正乃不正矣【吕氏春秋明理】
  夫本末舛逆首尾横决国制抢攘非有纪也【贾子数寜】披羊裘而赁固其事也貂裘而负笼甚可怪也【淮南子説山训】鳯鸟不识珍宝枭鸱【孔丛子记问】
  头尾颠倒不知绪处【焦氏易林离之井】
  首阳为拙柱下为工【?子渊骞】
  楚国户服白蒿满其要?以为芬芳反为幽兰臭恶为不可佩也以言君亲爱谗佞憎远忠直贤良而不宜近之也【王逸注楚辞离骚经】
  麋当在山林而在庭中蛟当在深渊而在水涯以言小人宜在山野而陞朝廷贤者当居尊官而为仆也【王逸注楚辞九歌】
  言世人皆弃昆山之玉大泽之反相与重贵小石也言闇君贵佞伪贱忠直也【王逸注楚辞惜誓】
  言君乃拔去芝草贱弃橘柚种植芋荷养育苦李爱重小人斥逐君子也【王逸注楚辞七谏】
  言君放远要褭英俊之士而驾槖驼任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