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四十九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四十九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四十七】
  混淆
  或以其酒不以其浆鞙鞙【音瑁】佩璲不以其长【诗小雅大东】君臣贤愚适同如鸟雌雄相似谁能别异之乎【郑氏笺诗正月】屦以两只为具五为数之竒言葛屦服之贱虽有五两其数虽竒以冠緌往配而双止则非其宜【毛诗正义南山】悲时俗之险阸兮哀好恶之无常弃衡石而意量兮随风波而飞扬【后汉书冯衍传】
  欲以鸡鹜厠鸳鸿于池沼将移瓦砾参金碧之声价【陈书蔡景厯传】
  致使薫犹之质均诲学庭兰萧之体等教文肆【魏书南安王祯子英传】
  厠郑璞于周宝编鱼目于隋珠【魏书李顺希仁弟骞传】
  当今之世丑必托善以自为解邪必防正以自为僻游不论国仕不择官行不辟污曰伊尹之道也分别争财亲戚兄弟搆怨骨肉相贼曰周公之义也行无防耻辱而不死曰管子之趍也行货赂趣势门立私废公比周而取容曰孔子之术也此使君子小人纷然殽乱莫知其是非者也故百川并流不注海者不为川谷趣行蹖驰不归善者不为君子【淮南子泰族训】
  黄白色也众马形也而独以色为形飞者入池之谓也【公孙龙子白马论注】
  牛骑同堂郭氏以亡【焦氏易林小畜之晋】
  牛马聋蒯不知声味远贤贱仁自令乱愦【焦氏易林颐之鼎】次六升于堂颠衣倒裳廷人不庆测曰升堂颠倒失大众也【太?经第一上】
  待遇茍合之人与忠直之士曽无别异犹并纫丝与茅共为索也【王逸注楚辞惜誓】
  言患苦众人称物量谷不知审其多少同其称平以失情实则使众人怨也以言君不称量士之贤愚而同用之则使智者恨也【王逸注楚辞惜誓】
  言君选士用人杂用驽骏不异贤愚若驾罢牛骖以骐骥才力殊也【王逸注楚辞七谏】
  圜泽为珠麤瑀为玑以言君不知贤愚忠佞之士犹杂鱼眼与珠玑同贯而不别也【王逸注楚辞七谏】
  言持菎蕗香直之草杂于黀蒸烧而燃之则不识于物也以言取忠直弃之林野亦不知贤也【王逸注楚辞七諌】言世人不识善恶乃以甑窐之土杂厠圭玉又使丑妇与好女同室也以言君闇惑不别贤愚也【王逸注楚辞哀时命】言已君不明智斥逐忠良而任用佞防委弃明珠而贵鱼眼乗驽驘杂骏马重班駮喜阘茸心迷意惑终不悟也【王逸注楚辞九难】
  君不识贤使紫夺朱世无别知之者【王逸注楚辞九思】
  紫朱杂厠瓦玉杂糅【王充论衡对作篇】
  窃华名者蝼蜥腾于云霄失实贾者翠虬沦乎九泉于是斥鷃凌风以髙奋灵鳯卷翮以幽戢铅锋充太阿之宝犬羊佻【勅髙切独行貌】虎狼之资矣【抱朴子外篇名实】
  以倾倚申脚者为妖妍摽秀以风格端严者为田舍朴騃【抱朴子外篇疾谬】
  于是释铨衡而以疏数为轻重矣弃度量而以纶集为多少矣【抱朴子外篇穷逹】
  鹑鷃栖翔鳯之条鼋鼍游升龙之川识真者所为愤结也【文选陆士衡从梁陈诗注】
  珪璋杂于甑窐兮陇防与孟娵同宫【补文选庄忌哀时命】
  繋累名利场驽骏同一辀【广文选阮嗣宗咏怀诗】
  玉与石而同匮兮贯鱼眼与珠玑驽骏杂而不分兮服罢牛而骖骥【广文选东方曼倩哀命】
  或偷合而茍进兮或隠居而深藏苦称量之不审兮同权槩而就衡或推迻而茍容兮或直言之谔谔伤诚是之不察兮并纫茅丝以为索【广文选贾谊惜誓】
  以为圣人纯一之教不如贤者支离之术郑卫可以易咸池激楚可以陵韶武耶【艺文类聚刑法部刑法议】
  谓蜥蜴为神龙者非但不识神龙亦不识蜥蜴【太平御览虫豸部守宫】
  名实失当赏罚妄举是犹使尸起哭而代大匠斵也夫死人无为而子弟悲者以为死而不为哭也不与方圆而处大堂者任大匠而身无作也使尸起哭则哭者亡主人代匠斵则功不成【道德经指归卷十二】
  譬若男子欲见大海者尚未见大海若见大陂池水便言是水将无是大海【道行波罗蜜经卷四】
  犹如稗麦在好麦中【大宝积经卷一百十三】
  犹如栴檀之林乡以伊兰臭秽乱于真正【法海经尺一】譬如醍醐蜜杂以辛苦咸【修行道地经慈品】
  譬如甜药杂以咸苦不可分别【修行道地经慈品】
  栴檀与蓼蘓同芬夜光与熠燿齐晖【?明集十三】
  玉石同匮猗顿为之于悒朱紫相夺仲尼为之叹息【?明集牟子理惑论】
  圣教绵远终使鼠璞滥名?化幽微遂令鸡鳯混质【辩正论卷六】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