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五十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五十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四十八】
  荒纵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终风且霾○终风且曀【与缢同】不日有曀【诗国风终风】
  新防刺衞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防于河上而要之【毛诗新防】
  卢令刺荒也襄公好田猎毕弋而不修民事百姓苦之故陈古以风焉【毛诗卢令】
  隰有苌楚疾恣也国人疾其君之滛恣而思无情欲者也【毛诗隰有苌楚】
  女所行如是犹鸟飞行自恣东西南北时亦为弋射者所得言放纵久无所拘制则将遇伺女之间者得诛女也【郑氏笺诗桑柔】
  然淇则有岸隰则有泮以自拱持今君子反薄而弃已放恣心意曽无所拘制言淇隰之不如【毛诗正义氓】
  沔然而满者彼流水也此水之流汤汤然波流漫溢无所入既不注于海复不入大川以兴强盛者彼诸侯也此诸侯奢僭放恣无所事既不朝天子又不事侯伯【毛诗正义沔水】
  鴥然而疾者彼飞隼其意欲飞则飞欲止则止自由无所畏也以喻彼诸侯欲朝则朝欲否则否自恣无所惧也【毛诗正义沔水】
  鴥然而疾飞者彼飞隼则已飞而不息则又加之防扬妄相撃害以兴彼自恣之诸侯则已不朝天子则又加以出兵妄相侵伐【毛诗正义沔水】
  鸟飞无定之物人心有定之主今鸟有所至人心反无至【毛诗正义菀柳】
  有鸟髙飞谓其终无所至亦至于天而止也今彼人幽王之心于何其所至乎言其心转侧无常人不知其所止【毛诗正义菀柳】
  无客而饮谓之从酒今若子者昼夜守尊谓之从酒也【晏子春秋杂论下】
  情所欲好耳所欲听目所欲视口所欲尝虽殊方偏国非齐土之所产育者无不必致之犹藩墙之物也及其游也虽山川阻险途迳修远无不必之犹人之行咫步也【列子杨朱】
  纵而肆之其犹烈猛火于云梦开积水乎万仭其可扑以箒篲遏以撮壤哉【抱朴子外篇疾谬】
  清论所不能复制绳墨所不能复弹遂成鹰头之蝇庙垣之鼠【抱朴子外篇疾谬】
  大过娣越姒媦【云贵切】陵姊风冞【音迷】于陂舟防【音溺】于水?曰娣越姒长替于少也媦陵姊季僭于孟也风冞于陂过其度也舟防于水失其节也【元包孟阳】
  喘悸之息以喉为节言情欲奔竞所致【庄子音义大宗师】过屠门而大嚼虽不得肉贵且快意当斯之时愿举泰山以为肉倾东海以为酒伐云梦之竹以为笛斩泗濵之梓以为筝食若填巨壑饮若灌漏巵其乐固难量岂非大丈夫之乐哉【文选曹植与吴季重书】
  次五防柴求兕其德不美测曰防柴求兕得不庆也【太?经第一童】
  次三裳格鞶钩渝测曰裳格鞶钩无以制也【太?经第二格】五盖覆心禅门已闭六尘在念乱想常驰类狂象之无钩似戏猿之得树【法苑珠林卷八十四】
  失道
  彼月而食则维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诗小雅十月之交】谁能执热逝不以濯其何能淑载胥及溺【叶奴学反○诗大雅桑柔】发发飘风非有道之风偈偈疾驱非有道之车【毛诗匪风注】林中大木之处而维有薪蒸朝廷宜有贤者而但聚小人【毛诗正月注】
  违礼义不由其道犹雉鸣而求其牡矣【毛诗匏有苦叶注】贾物而有三倍之利者小人所宜知也君子反知之非其宜也今妇人休其蚕桑织纴之职而与朝廷之事其为非宜亦犹是也【郑氏笺诗瞻卬】
  爱好美色不往见子都之美好闲习者乃往见狂丑之人喻忽之好善不任用贤者反任用小人所美非美故刺之【毛诗正义山有扶蘓】
  不睹子充而睹狡童以喻昭公之好善不爱贤人而爱小人也【毛诗正义山有扶蘓】
  人既刈白华已沤为菅柔韧中用兮何为更取白茅收束之兮以白茅伐白华则脆而不堪用也以兴王既聘申女已立为后礼仪充备兮何为更纳襃姒嬖宠之兮以襃姒代申后则妬而将灭国也宠襃姒以黜申后似取白茅而弃韧菅【毛诗正义白华】
  交交然小者是桑扈之鸟也鸟自求生活当应肉食今既无肉循场啄粟而食之失其天性以此求活将必不能以兴王者欲求治国当行善教今无善教施布乱政以治之失其常法以此求治终不可得【毛诗正义小宛】
  言老马反为驹而用之犹王于老人反为童而遇之【毛诗正义角弓】
  闻以德和民不闻以乱以乱犹治丝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