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五十四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五十四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五十二】
  昧祸
  昭公之朝其羣臣皆小人也徒整饰其衣裳不知国之将廹胁君臣死亡无日如渠略然【郑氏笺诗蜉蝣】
  人皆知防虎冯河立至之害而无知当畏慎小人能危亡也【郑氏笺诗小旻】
  蜉蝣之小虫朝生夕死不知已之性命死亡在近有此羽翼以自脩饰以兴昭公之朝廷皆小人不知国将廹胁死亡无日犹整饰此衣裳以自脩洁【毛诗正义蜉蝣】
  禽兽被人所驱纳于罟获陷阱之中而不知违辟似无知之人为嗜欲所驱入罪祸之中而不知辟【礼记正义中庸】田华之为陈轸説秦惠王曰臣恐王之如郭君夫晋献公欲伐郭而惮舟之侨存荀息曰周书有言美女破舌乃遗之女乐以乱其政舟之侨谏而不听遂去因而伐郭遂破之又欲伐虞而惮宫之竒存荀息曰周书有言美男破老乃遗之美男教之恶宫之竒宫之竒以谏而不听遂亡因而伐虞遂取之【战国策秦惠文君】
  夫抱火厝之积薪之下而寝其上火未及燃因谓之安方今之埶何以异此【前汉书贾谊传】
  安危亡于旦夕肆嗜欲于目前奚异渉海之失柂积薪而待燃【后汉书文苑列传】
  往车虽折而来轸方遒【后汉书左周黄列传论】
  传曰截趾适屦孰云其愚何与斯人追欲丧躯【后汉书荀淑子爽传】
  驰骛覆车之辙探汤败事之后后出益可怪晚发愈可惧耳【后汉书范升传】
  四海为罗网天下为敌人举足遇害动摇触患履深渊之薄氷不为唬渉千钧之发机不知惧何如其知也【后汉书冯衍注传】
  国有露根之渐而莫之恤也【呉志陆凯传】
  天子居缀旒之运人臣防覆餗之忧于是窃势拥权黩明王之彛典穷奢纵侈假凶竪之余威绣桶雕楹陵跨于宸极骊珍冶质充牣于帷房亦犹犬彘腴肥不知祸之将及【晋书王湛列传】
  独不见羣虱之处禈中逃乎深缝匿乎壊絮自以为吉兆也行不敢离缝际动不敢出禈裆自以为得绳墨也然炎丘火流焦邑灭都羣虱处于禈中而不能出也君子之处域内何异夫虱之处禈中乎【晋书阮籍传】
  髙蝉处乎轻隂不知螳螂袭其后也【晋书王祥列传】
  自谓势擅狐防理隔熏掘【宋书谢晦传】
  茍欲狥意于前涂不觉坑穽在其侧【北齐书文襄帝纪】
  商人用一布布不敢继茍而讐焉必择良者今士之用身则不然意之所欲则为之厚者入刑罚薄者被毁丑则士之用身不若商人之用一布之慎也【墨子贵义】
  楚庄王欲伐越杜子谏曰王之伐越何也曰政乱兵弱杜子曰臣愚患之智如目也能见百歩之外而不能自见其睫王之兵自败于秦晋丧地数百里此兵之弱也庄蹻为盗于境内而吏不能禁此政之乱也王之弱乱非越之下也而欲伐越此智之如目也王乃止故知之难不在见人在自见故曰自见之谓明【韩非子喻老】
  孔子曰鷰爵争善处于一屋之下母子相哺也区区焉相乐也自以为安矣灶突决上栋焚燕爵顔色不变是何也不知祸之将及之也不亦愚乎为人臣而免于燕雀之智者寡矣夫为人臣者进其爵禄富贵父子兄弟相与比周于一国区区焉相乐也而以危其社稷其为灶突近矣而终不知也其与燕雀之智不异故曰天下大乱无有安国一国尽乱无有安家一家尽乱无有安身此之谓也故细之安必待大大之安必待小细大贱贵交相为賛然后皆得其所乐【吕氏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