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五十七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五十七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五十五】
  忽大
  养其一指而失其肩背而不知也则为狼疾人也【孟子告子上】
  不能三年之丧而缌小功之察放饭流歠而问无齿决是之谓不知务【孟子尽心上】
  谛毫末者不见天地之大审小音者不闻雷霆之声【闗尹子九药】
  夫目察秋毫之末耳不闻雷霆之声耳调玉石之声目不见太山之髙何则小有所志而大有所忘也【淮南子俶真训】杀戎马而求狐狸援两鼈而失灵断右臂而争一毛折镆邪而争锥刀用智如此岂足髙乎【淮南子説山训】
  画者谨毛而失貌射者仪小而遗大【淮南子説林训】
  觞酒豆肉迁延相让辞小取大鸡亷狼吞【盐铁论褒贤】夫小事者味甘而大道者醇淡近物者易验而逺数者难效非大明君子则不能兼通者也故皆惑于所甘而不能至乎所淡?于所易而不能反于所难【徐干中论务本】夫所知麦之善于菽稻之胜于稷由有効而识之假无稻稷之域必以菽麦为珍养谓不可尚矣然则世人不知上药良于稻稷犹守菽麦之贤于蓬蒿而必天下之无稻稷也【嵇中散集答难养生论】
  避牛迹之浅崄而堕百仞之不测违濡足之泥泾投鑢冶而不觉乎【抱朴子外篇逸民】
  澄视于秋毫者不见天文之焕炳肆心于细务者不觉儒道之?远翫鲍者忘?蕙迷大者不能及【抱朴子外篇崇教】夫曲思于细者必忘其大鋭精于近者必略于远由心不并驻则事不兼通小有所系大必所忘也故仰而贯针望不见天俯而拾虱视不见地天地至大而不见者眸掩于针虱故也【刘子观量】
  智伯庖人亡炙一箧而即知之韩魏将反而不能知邯郸子阳园亡一桃而即觉之其自亡也而不能知斯皆鋭情于小而忘大者也【刘子观量】
  今人主不思甘露零醴泉涌而患枇杷荔支之腐亦鄙矣【艺文类聚果部枇杷】
  修习蚊蚋行而不志龙象【鸯崛摩罗经卷二】
  昔有父子二人缘事共行路贼卒起欲来剥之其儿耳中有真金珰其父见贼卒发畏失耳珰即便以手挽之耳不时决为耳珰故便斩儿头须?之间贼便弃去还以儿头着于肩上不可平复如是愚人为世间所笑【百喻经卷下】
  山中掲鸟尾有长毛毛有所着便不敢复去爱之恐防覆为猎者所得身为分散而为一毛故【三慧经借八】
  譬如犛牛护尾一毛着树守树而死不令毛断【达摩多罗禅经下荣八】
  焉得闭目以观天地塞耳而听雷霆【辩正论卷五】
  曷为存濡沫之小惠舍夫江海之大益【僧肇注维摩诘经菩萨品】
  自多
  以此视物犹如目自为能视不足为明也以此履践犹如跛足自为能履不足与之行也【周易正义履】
  君臣并不自知俱曰我身大圣唯各自矜而贤愚无别譬之于乌谁能知其雌雄者【毛诗正义正月】
  彼童羊实无角而为有角自用妄为觝触人以喻王后本实无徳而为有徳自用横干政事【毛诗正义抑】
  齐庄公朝指殖绰郭最曰是寡人之椎也州绰曰君以为雄谁敢不雄然臣不敏平隂之役先二子鸣【左传襄公二十一年】
  王好战请以战喻填然鼓之兵刃既接弃甲曵兵而走或百歩而后止或五十歩而后止以五十歩笑百歩则何如曰不可直不百歩耳是亦走也【孟子梁惠王上】
  往时辽东有豕生子白头异而献之行至河东见羣豕皆白懐惭而还若以子之功论于朝廷则为辽东豕也【后汉书朱浮列传】
  墨杘单至啴咺憋懯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知情自以智之深也巧佞愚直婩斫便辟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而不相语术自以巧之防也防防情露防凌谇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晓悟自以才之得也眠娗諈诿勇敢怯疑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讁发自以行无戾也多偶自专乗权只立四人相与游于世胥如志也穷年不相顾眄自以时之适也此众态也【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