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五十九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五十九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五十七】
  善祸
  黄鸟哀三良也国人刺穆公以人从死而作是诗也【毛诗黄鸟】
  贤人君子虽隐其身而徳甚明着不能免祸害犹如鱼捕于水亦甚着见被人采捕【礼记正义中庸
  曽子孝于其亲而沈乎水介生忠于其主而焚于火何则仁也不必可依信也不必可恃【宋书文九王建平传】
  杨朱曰伯夷非亡欲矜清之邮以放饿死展季非亡情矜贞之邮以放寡宗清贞之误善若此【列子杨朱】
  比干剖心子胥抉眼忠之祸也直躬证父尾生溺死信之患也鲍子立干胜子不自理亷之害也孔子不见母匡子不见父义之失也【庄子盗妬】
  若以守法不朋党治官而求安是犹以足搔顶也愈不几也【韩非子和氏】
  日月欲明而浮云盖之兰芝欲修而秋风败之【淮南子説林训】九鴈列阵雌独不羣为罾所牵死于庖人【焦氏易林复之丰】言竭尽忠信以事君若人身肬赘之病与众别异以得罪谪也【王逸注楚辞九章】
  以茂美之树兴于仁贤早遇霜露懐徳君子忠而被害也【王逸注楚辞九辨】
  言蓼虫处辛烈食苦恶不能知徙于葵菜食甘美终以困苦而癯痩以喻己修洁白不能变志易行以求禄位亦将终身贫贱而困穷也【王逸注楚辞七諌】
  以玷汚言之清受尘而白取垢以毁谤言之贞良见妬髙竒见噪以遇罪言之忠言招患髙行招耻以不纯言之玉有瑕而珠有毁【王充论衡累害篇】
  亦有深迯而陆遭涛波幽遁而水被焚烧若龚胜之絶粒以殒命李业煎蹙以吞酖由乎迹之有朕景之不灭也【抱朴子外篇知止】
  士有一定之论女有不易之行信而见疑贞而为戮是以壮夫义士伏死而不顾者此也【文选江淹上书】
  夫江湖所以济舟亦所以覆舟仁义所以全身亦所以亡身【文选袁宏名臣序赞】
  英蘃夏落毒卉冬敷如彼玉韫椟毁诸【文选刘越石答卢谌诗】独正者危至方则阂【文选顔延之陶徴士诔】
  违众速尤迕风先蹷【文选颜延之陶徴士诔】
  卷薜芷与若蕙兮临湘渊而投之棍申椒与菌桂兮赴江湖而沤之【楚辞返离骚】
  芝在室而先枯兰生庭而早刈【艺文类聚人部哀伤赋】
  齐王疾使人之宋迎文挚文挚至视王疾谓太子曰非怒则王疾不可治怒王则文挚死太子曰茍已王疾臣与母以死争之愿先生勿患也文挚曰诺与太子期而将往不当者三齐王固已怒矣文挚至不解履登床履王衣问疾王怒不与言挚因出固辞以重怒王王吐而起遂乃疾已王不悦果以鼎生烹挚太子与母合争之不得夫忠于平世易忠于浊世难也【太平御览方术部医】
  见弃
  鸳鸯在梁戢其左翼之子无良二三其徳【诗小雅白华】习习谷风维风及雨将恐将惧维予与女将安将乐女转弃予○习习谷风维风及颓将恐将惧寘予于懐将安将乐弃予如遗【诗小雅谷风】
  我有防蓄【勃六反】亦以御冬宴尔新婚以我御穷【诗国风谷风】谷风?之良妇见弃于夫而作【诗説?】
  采葛贤者被谗见黜于野周人闵之而作【诗説王】
  晨风秦君遇贤始勤终怠贤人讥之【诗説秦】
  白华幽王宠褒防废姜后后归申而作【诗説小正传】
  柏木所以宜为舟也亦泛泛其流不以济度也【毛诗柏舟注】舟载渡物者今不用而与众物泛泛然俱流水中仁人之不见用而与羣小人并列亦犹是也【郑氏笺诗柏舟】
  言泛然而流者是彼柏木之舟此柏木之舟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