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巻六十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巻六十
  明 徐元太 撰人事门【五十八】
  愚人
  卫之诸臣顔色褎然如见塞耳无闻知也人之耳聋恒多笑而已【郑氏笺诗旄丘】
  周子有兄而无慧不能辨菽麦【左传成公十八年】
  痛哉言乎人头畜鸣【史记秦始皇纪】
  此禽鹿视肉人靣而能疆行者耳【史记李斯列传】
  刘表道不相越而欲卧收天运拟踪三分其犹木禺之于人也【后汉书刘表传论】
  此畏水投舟避坎蹈井愚夫之不若何取于政哉【晋书刑法志】
  人有畏影恶迹而去之走者举足愈数而迹愈多走愈疾而影不离身自以为尚迟疾走不休絶力而死不知处隂以休影处静以息迹愚亦甚矣【庄子渔父】
  今是人之口腹安知礼义安知辞让安知亷耻隅积亦呥呥而噍乡乡而饱己矣人无师无法则其心正其口腹也【荀子荣辱】
  夫是之谓上愚曽不如好相鸡狗之可以为名也【荀子儒效】夏首之南有人焉曰防蜀梁其为人也愚而善畏明月而宵行俯见其影以为伏鬼也仰视其发以为立魅也背而走比至其家者失气而死岂不哀哉故伤于湿而击鼓鼓痹则必有弊鼓丧豚之费矣而未有俞疾之福也故虽不在夏首之南则无以异矣【荀子觧蔽】
  解门以为薪塞井以为臼人之从事或时相似【淮南子説林训】以篙测江篙终而以水为测惑矣【淮南子説林训】
  鲁哀公问孔子曰予闻忘之甚者徙而忘其妻有诸乎孔子对曰此非忘之甚者也忘之甚者忘其身【説?敬慎】有鄙心者不可授便势有愚质者不可予利器【説苑谈丛】牛耳聋瞆不晓声味委以鼎爼治乱溃溃【焦氏易林小过之随】含血走禽不晓五音匏巴鼓瑟不悦于心【焦氏易林小过之兑】擿埴索涂防行而已矣【?子修身】
  畏舟之危自投于水忧难于处乐其亟决【风俗通过誉】昔有越人行舟而遇低梁望之乃石梁也溢于潮梁不没者三尺舟不得进越人凿其梁力竭而毙顷之潮涸后有渉梁者又待潮而不进有渔者曰子何不逾梁而待潮乎若不逾梁而待是使越人笑于梁乌得为善用其舟乎今王用臣之言而复为越人凿梁之计谓其贤于鸱夷而忽渔者之论也臣窃惑焉【天禄阁外史论学】
  物有异类形有同色白石如玉愚者寳之鱼目似珠愚者取之狐貉似犬愚者蓄之骷髅似?愚者食之【武侯十六防察疑】
  以已至之瑞效方来之应犹守株待兎之蹊藏身破置之路也【王充论衡宣汉篇】
  不学者虽存谓之行尸走肉耳【王子年拾遗记后汉】
  假令有人耻迅走而待野火之烧?羞逃风而致沈溺于重渊者世必呼之为不晓事也【抱朴子内篇勤求】
  此何异乎在纱幌之外不能察轩房之内而肆其倨慢谓人之不见己此亦如窃钟枨物铿然有声恶他人闻之因自掩其耳者之类也【抱朴子内篇勤求】
  设令抱危笃之疾湏良药之救而不肯即服湏知神农岐伯所以用此草治此病本意之所由则未免于愚也【抱朴子内篇对俗】
  过而不改斯诚委夷路而陷丛棘舍嘉防而咽钩吻者也【抱朴子外篇疾谬】
  愚者梦中自以为寤故窃窃然以所好为君上所恶为牧圉欣然信一家之偏见可谓固陋矣【郭子注庄齐物论】盲人以杖擿地而求道虽用白日无异夜行夜行之义面墙之论也【杨子法言注吾子篇】
  宋之愚人得燕石于梧屋之侧藏之以为大寳周客闻而观焉主人斋七日端冕?服以发寳华匮十重巾十袭客见俯而掩口卢胡而笑曰此特燕石也其与瓦甓不殊主人大怒曰商贾之言医匠之心藏之愈固守之弥谨【文选应璩百一诗注】
  穿窬之徒不避腰领奔北之士不惮斧钺【意林正部】
  妄进者若卵投石逃诛者若走赴深【意林物理论】
  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面山而居惩北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