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巻六十六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巻六十六
  明 徐元太 撰君道门【六】
  用贤
  兔罝文王闻大颠闳夭散宜生皆贤人而举之国史咏其事而美之【诗説周南】
  错石也可以琢玉举贤用滞则可以治国【毛诗鹤鸣注】泌水之流洋洋然饥者见之可饮以乐饥以喻人君慤愿任用贤臣则政教成亦犹是也【郑氏笺诗衡门】
  取妻如之何非媒则不得以兴治国如之何非礼则不安媒氏能用礼故使媒则得妻以喻周公能用礼故任周公则国治【毛诗正义伐柯】
  君子问人之寒则衣之问人之饥则食之称人之善则爵之【礼记表记】
  君如财之曰于此有功匠焉有利器焉有措扶焉以时令其藏必周宻发如用之【大戴礼记少间】
  三辰不轨擢士为相蛮夷不恭拔卒为将【后汉书陈传】贤德不用厥异常阴夫贤者化之本云者雨之具也得贤而不用犹久阴而不雨也【后汉书郎顗传】
  若必待太公而后用是千载无太公必待夷吾而后任是百世无夷吾所以然者士必从防而至着功必积小以至大岂有未任而已成不用而先达也【周书苏绰传】?举之在伯乐其功在造父【盐铁论利议】
  夫怀宝而无语故有粟不食无益于饥覩贤不用无益于削【盐铁论相刺】
  食其食者不毁其器荫其树者不折其枝有士不用何书其言为【新序杂事五】
  一身三手无益于辅两足芙节不能克敏【焦氏易林暌之节】三妪治民不胜其任两马争车败坏家室【焦氏易林恒之既济】乗骏马一日可致千里以言任贤智则可成于治也【王逸注楚辞离骚经】
  虬螭神兽宜于驾乗以喻贤人清白宜可信任也【王逸注楚辞九章】
  言纎阿不执辔而御则马不为尽其力君不任贤者贤者亦不尽其节【王逸注楚辞九叹】
  贤者之为物也非若美嫔丽妾之可观于目也非若端冕带裳之可加于身也非若嘉肴庶羞之可实于口也将以言防防不用虽多亦奚以为若欲备百僚之名而不问道徳之实则莫若铸金为人而列于朝也且无食禄之费也然彼亦知有马必待乗之而后致逺有医必待行之而后愈疾至于有贤则不知必时用之而后兴治者何哉【徐干中论亡国】
  治天下若委裘用贤委裘之实桓公听管仲而赵襄子信王登此之谓委裘然【李善注文选任彦升荐士表】
  歴危乗险匪杖不行年耆力竭匪杖不彊有杖不任颠跌谁怨有士不用害何足言【广文选刘子政杖铭】
  苍鹰厉爪翼耻与鷰雀游成败在纵者无令鸷鸟忧【初学记鸟部鹰注】
  辨才
  智无所运其筹勇无所奋其气则勇怯一也才无所骋其能辩无所展其説则顽慧均也是以吴榜越船不能无水而浮青虬赤螭不能无云而飞【晋书张载传】
  青骹繁霜絷于笼中何以效其撮东郭于鞲下也白猨?豹藏于灵槛何以知其接垂条于千仞也孱夫与乌获讼力非龙文赤鼎无以明之盖聂政与荆卿争勇非彊秦之威孰能辨之【晋书张载传】
  夫良玉未剖与瓦石相类名骥未驰与驽马相离及其剖而莹之驰而试之玉石驽骥然后始分彼贤士之未用也混于凡品竟何以异要任之以事业责之以成务方与彼庸流较然不同【周书苏绰传】
  勾粤之簳镞以精金鸷隼为之羽以之棓棰则其与槁朴也无择及夫荡宼争冲觌武决胜加之骇弩之上则三百步之外不立敌矣蜚景之劒威夺白日气盛紫蜺以之刲获则其与劂刃也无择及夫凶邪流毒沸渭不靖加之运掌之上则千里之内不留行矣夫材有分而用有当所贵善因时而已耳【亢仓子政道】
  有智而无为与无智者同道有能而无事与无能者同德【淮南子诠言训】
  金石有声弗叩弗鸣管箫有音弗吹弗声【淮南子诠言训】言弧弓虽强弛而不张谁知其力之所至乎以言贤者不在职位亦不知其才德也【王逸注楚辞七諌】
  物实无中核者谓之郁无刀斧之断者谓之朴文吏不学世之教无核也郁朴之人孰与程哉【王充论衡量知篇】望见骥足不异于众马之蹄蹑平陆而驰骋千里之迹斯须可见【王充论衡效力篇】
  夫龙骥维絷则无以别乎蹇驴赤刀韬锋则曷用异于铅刃【抱朴子外篇任命】
  藏器者珍于变通随时英逸者贵于吐竒拨乱若乃耀灵翳景于云表则丽天之明不着哮虎韬牙而握爪则抟噬之防不扬太阿潜锋而不击则立断之劲不显骥騄踠趾而不驰则追风之迅不形竝默则子贡与喑者同口咸瞑则离朱与蒙瞽不殊矣【抱朴子外篇嘉遯】
  夫衡量小器犹不可使往往而有异况人士之格而可参差而无检乎【抱朴子外篇审举】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