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巻六十八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巻六十八
  明 徐元太 撰君道门【八】
  择任
  既体刚直则不食汚秽必须井洁而寒泉然后乃食以言刚正之主不纳非贤必须行洁才髙而后乃用【周易正义井】
  折柳木以为蕃菜果之圃则柳木柔脆无益于圃之禁以喻用狂夫以为挈壶之官则狂夫瞿瞿然不任于官之职【毛诗正义东方未明】
  荟兮蔚兮之小云在南山而朝升不能兴为大雨以兴小人在上位而见任不能成其德教【毛诗正义候人】
  隰中之柔枝条其阿然而长美其叶则离然而茂盛其下可以庇廕人往息者得其凉也以兴野中君子其身有美德可以覆养人事之者?其利也既隰巾之柔盛如此则原上之柔不能然是不可以庇廕也犹野中君子德如是则在位小人不能然为不能覆养也【毛诗正义隰桑】夫为室者慎其楹君天下者难其相也【大戴礼记武王践阼注】公子魏牟过赵赵王迎之顾反至坐前有尺帛且令工人以为冠魏牟曰王能重王之国若此尺帛则王之国大治矣赵王不説形于顔色曰先王不知寡人不肖使奉社稷岂敢轻国若此魏牟曰王无怒请为王説之曰王有此尺帛何不令前郎中以为冠王曰郎中不知为冠魏牟曰爲冠而败之奚亏于王之国而王必待工而后乃使之今为天下之工或非也【战国防赵孝成王】
  夫工女必自择丝麻良工必自择赍材贤君良上必自择左右始故佚诸取人劳于治事劳于取人佚于治事【大戴礼记子张问人官】
  衣服附在身我知而慎之大官大邑所以庇身也我逺而慢之【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子有美锦不使人学制焉大官大邑身之所庇也而使学者制焉其为美锦不亦多乎【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犹未能操刀而使割也其伤实多【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牺当用纯德之人犹如祭牺当用纯色之牲也他人之有纯德宠之如牺后实招祸难矣已子之有纯德宠之如牺有何害也【春秋正义昭公二十二年】
  为巨室则必使工师求大木工师得大木则王喜以为能胜其任也匠人斵而小之则王怒以为不胜其任矣【孟子梁惠王下】
  客见赵王曰臣闻王之使人买马也有之乎王曰有之何故至今不遣王曰未得买马之工也对曰王何不遣建信君乎王曰建信君有国事又不知相马曰王何不遣纪姬乎王曰纪姬妇人也不知相马对曰买马而善何补于国王曰无补于国买马而恶何危于国王曰无危于国对曰然则买马善而若恶皆无危补于国然而王之买马也必将待工今治天下举错非也国家为虚戾而社稷不血食然而王不待工而与建信君何也【战国防赵孝成王】
  宣王曰当今之世无士寡人何好王斗曰世无麒麟騄耳王之驷已备矣世无东郭俊卢氏之狗王之走狗已具矣世无毛嫱西施王宫已充矣王亦不好士也何患无士王曰寡人重国爱民固愿得士以治之王斗曰王之忧国爱民不若王爱尺縠也王曰何谓也王斗曰王使人为冠不使左右便嬖而使工者何也为能之也今王治齐非左右便嬖无使也故曰不如爱尺縠也【战国策齐宣王】
  今人主説于谄谀之辞牵于帷裳之制使不羁之士与牛骥同皁【史记邹阳传】
  淳于髠曰狐裘虽弊不可补以黄狗之皮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择君子母杂小人其间【史记田完世家】
  夫贤者国家之器用也所任贤则趋舍省而功施普器用利则用力少而就效众故工人之用钝器也劳筋苦骨终日矻矻及至巧冶铸干将之朴清水淬其锋越砥敛其锷水断蛟龙陆剸犀革忽若彗汜画涂如此则使离娄督绳公输削墨虽崇台五增延袤百丈而不溷者工用相得也庸人之御驽马亦伤吻敝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