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巻七十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巻七十
  明 徐元太 撰君道门【十】
  驭臣
  其御羣臣使之有礼如御四马騑騑然持其教令使之调均亦如六辔缓急有和也【郑氏笺诗车舝】
  君任德则臣感义而不忍欺君任察则臣畏觉而不能欺君任刑则臣畏罪而不敢欺【史记滑稽列传注】
  爵禄束帛者天下之底石髙祖所以厉世摩钝也【前汉书梅福传】
  陛下御臣等若养马无事就闲廐有事复牵来【南史张裕永子环传】
  夫新砥砺杀矢彀弩而射虽冥而妄发其端未尝不中秋毫也然而莫能复其处不可为善射无常仪的也设五寸之的引十步之逺非羿逢?不能必全者有常仪的也有度难而无度易也有常仪的则羿?以五寸为巧无常仪的则以妄发而中秋毫为拙故无度而应之则辩士繁説设度而持之虽知者犹畏失也不敢妄言【韩非子外储説左】
  王子于期为宋君为千里之逐巳驾察手吻文且发矣驱而前之轮中绳引而却之马掩迹拊而发之彘逸出于窦中马退而却荚不能进前也马駻而走辔不能止也【韩非子外储説右】
  造父御四马驰骤周旋而恣欲于马恣欲于马者擅辔防之制也然马惊于出彘而造父不能禁制者非辔防之严不足也威分于出彘也王子于期为驸驾辔防不用而择欲于马擅刍水之利也然马过于圃池而驸马败者非刍水之利不足也德分于圃池也【韩非子外篇説右】有常则羿逢?以五寸的为巧无常则以妄发之中秋毫为拙今听言观行不以功用为之的彀言虽至察行虽至坚则妄动之説也【韩非子问辨】
  即乱亡之道臣憎则起外若?臣爱则起内若药【韩非子八经右主道】
  昔者齐景公两用管仲鲍叔成汤两用伊尹仲虺夫两用臣者国之忧则是桓公不霸成汤不王也湣王一用淖齿而手死乎东庙主父一用李兊减食而死主有术两用不为患无术两用则争争事而外市一则専制而刼杀【韩非子难一】
  王良之所以使马者约审之以控其辔而四马莫敢不尽力有道之主其所以使羣臣者亦有辔其辔何如正名审分是治之辔巳【吕氏春秋审分】
  圣主之治也其犹造父之御齐辑之于辔衔之际而缓急之于唇吻之和正度于胸臆之中而执节于掌握之间内得于心中外合于马志是故能进退履绳而旋曲中规取道致逺而气力有余诚得其术也是故权势者人主之车舆也大臣者人主之驷马也体离车舆之安而手失驷马之心而能不危者古今未有也是故舆马不调王良不足以取道君臣不和唐虞不能以为治执术而御之则管晏之智尽矣明分以示之则蹠蹻之奸止矣【淮南子主术训】
  骐骥騄駬天下之疾马也驱之不前引之不止虽愚者不加体焉今治乱之机辙迹可见也而世主莫之能察此治道之所以塞权势者人主之车舆爵禄者人臣之辔衔也是故人主处权势之要而持爵禄之柄审缓急之度而适取予之节是以天下尽力而不倦【淮南子主术训】魏两用楼翟吴起而亡西河湣王専用淖齿而死于东庙无术以御之也文王两用吕望召公奭而王楚庄王専任孙叔敖而霸有术以御之也【淮南子泛论训】
  大尾小腰重不可揺栋桡榱壊臣为君忧【焦氏易林大畜之遯】御得其道则天下狙诈咸作使御失其道则天下狙诈咸作敌故有天下者审其御而已矣【?子问道篇】
  次六臂膊胫如股脚防如维身之疾测曰臂胫如股臣大隆也【太?经第二争】
  厯观前政贵人之用心也与婴儿子何其异哉婴儿有常病贵臣有常祸父母有常失人君有常过婴儿常病伤于饱也贵臣常祸伤于宠也哺乳多则生癎病富贵盛而致骄疾爱子而贼之骄臣而灭之者非一也【潜夫论忠贵】
  父母常失在不能已于媚子人君常过在不能已于骄臣哺乳太多则必掣纵而生癎贵富太盛则必骄佚而生过是故媚子以贼其躯者非一门也骄臣用灭其家者非一世也【潜夫论忠贵】
  若鹰也然猎夫御之犹使终日奋击而不敢怠岂有人臣而不可使尽力者乎【潜夫论明忠】
  夫淆不可以致士淆则贤者难为清不肖者难为浊故贤者死于忧患而不肖者死于安乐也淆其臣卒以自淆淆主在上则洁士在下孰可致也夫上林之材非无恶木清渭之流非无浊波有道之朝非无佞臣顾明主之驭耳是以舜诛四凶贤类显焉纣戮比干佞臣用焉此皆不淆之主也戮贤而近不肖其过也闇犹可悔也以贤不肖而淆之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