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巻七十四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巻七十四
  明 徐元太 撰臣术门【一】
  审任
  徳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易下系】有实之鼎不可复有所取才任已极不可复有所加【王弼注易既济】
  九四处上体之下上有所承而又应初下有所施既承且施非己所堪故曰鼎折足鼎足既折则覆公餗也【周易正义鼎】
  马肥彊则能升髙进逺臣彊力则能安国【毛诗有駜】
  栁木之不可以为藩犹是狂夫不任挈壶氏之事【郑氏笺诗东方未明】
  譬如田猎射御贯则能获禽若未尝登车射御则败绩厌覆是惧何暇思获【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位下而欲上政无大功而欲大禄皆怨府也【国语鲁】或谓建信君君之所以事王者色也葺之所以事王者智也色老而衰智老而多以日多之智而逐衰恶之色君必困矣建信君曰奈何曰并骥而走者五里而罢乗骥而御之不倦而取道多君令葺乗独断之车御独断之势以居邯郸令之内治国事外刺诸侯则葺之事有不言者矣君因言王而重责之葺之轴令折矣【战国防赵孝成王】
  人之体韵犹噐之方圆方圆不可错用体韵岂可易处各顺其方以?其业则歳寒之功必有成矣【晋书王坦之传】虽有贤君不爱无功之臣虽有慈父不爱无益之子是故不胜其任而处其禄此非禄之主也【墨子亲士】
  世之君子使之为一彘之宰不能则辞之使为一国之相不能而为之岂不悖哉【墨子贵义】
  奉一爵酒不知于色挈一石焉则白汗交流又况赢天下之忧而海内之事者乎其重于尊亦逺也【淮南子修务训】悬狟素餐食非其任【焦氏易林谦之坎】
  次四要不克或增之戴测曰要不克可败也【太?经第一增】次三视其徳可以干王之国测曰视徳之干乃能有全也【太?经第五视】
  噐之盛物有斗石之量犹人爵有髙下之差也噐过其量物溢弃遗爵过其差死亡不存【王充论衡骨相篇】
  且骥一日行千里者无所服也使服任车舆驽马同音骥曾以引盐车矣垂头落汗行不能进伯乐顾之王良御之空身轻驰故有千里之名【王充论衡状留篇】
  非贲获之壮不可以举兼人之重非万夫之特不可以总异官之局【抱朴子外篇臣节】
  明主官人不令出其噐忠臣居位不敢过其量非其才而妄授非所堪而虚任犹冰椀之盛沸汤葭莩之包烈火缀万钧于腐索加倍载于扁舟【抱朴子外篇博喻】
  若秉国之钧出纳王命者审良乐之顾盼不令跛蹇厠骐騄冐昧茍得闇于自量者虑中道之颠踬不以驽薾服鸾衡则何患庻绩之不康何忧四凶之不退【抱朴子外篇百里】
  或智小败于谋大或辕弱折于载重【抱朴子外篇知止】
  推此类也则货轻者望利薄任重者责功多【张湛注列黄帝】勇略之士则受熊虎之任儒雅之徒则处龙凤之署【文选韦曜博奕论】
  任重于力才尽则困用广其噐应博则凶是以物胜权而衡殆形过镜则照穷故明主程才以效业贞臣底力而辞丰【文选陆机演连珠】
  力胜其任则举之者不重智能其事则为之者不难【意林淮南子】
  剸犀截鴈必俟昆吾之锋逐日追风信资伯乐之骏未有骖驽蹇足而方骋遥涂采蓺铅刀而求其断割【艺文类聚职官部吏部尚书表】
  陟彼太行伯后之车屡怠望兹吴坂少防之马难跻是知美非流水立致摧辕骏匪浮云便期顿辔【艺文类聚职官部中书侍郎表】
  自非噐上白云韵同明月何以延芳芝苑挿羽琼条【艺文类聚职官部太子詹事表】
  臣闻运舟归于积水致逺在于逸足未有涓浍之流可成奔飞之用驽蹇之乗而有灭没之功【艺文类聚治政部荐举表】失晨之鸡虽不忘于改旦败驾之马终取忸于衔镳【艺文类聚职官部刺史表】
  夫拙士运斤工非其任岂唯所作

[1] [2] [3] [4] [5] [6]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