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林

  《喻林》为明代宣城人徐元太所编的一部类书,本书是一部专门性的类书,内容乃是撷取典籍中设喻之词,汇为一编,分为十类。取名为《喻林》,有“汇喻为林”之意。

  《喻林》明徐元太撰。元太字汝贤,宣城人。嘉靖乙丑进士。官至刑部尚书。是书采摭古人设譬之词,汇为一编,分十门,每门又各分子目,凡五百八十馀类,历二十馀年而后成,用心颇为勤至。其引书用程大昌《演繁露》之例,皆於条下注明出处,并篇目卷第一一胪载,亦迥异明人剽窃扯挦之习。其自序称阅书四百馀种,而检其所列书名,实不逾半,殆约举其数,未及详核欤。其中随手摭拾,亦往往不得本始。如儿说宋人善辨者一条,本出《韩非子》,周人有仕不遇者一条,本出王充《论衡》,皆引《艺文类聚》。怀金玉者至不生归一条,本出《后汉书·耿弇传》,而引《文选》李善注。头白可期汗青无日一条,本出刘知几《史通》,而引《事文类聚》。天寒即飞鸟走兽尚知相依一条,本出沈约所作《阮籍咏怀诗注》,而亦以为李善。此类颇多。又如以杜预、何休、范甯为汉人,以陈寿为魏人,以李善为隋人,皆时代舛迕。申培《诗说》、《天禄阁外史》、《武侯心书》之类皆明代伪书,不能辨别。《广成子》本苏轼从《庄子》摘出,偶题此名,乃别为一书。无能子云不知何代人,皆未免失於疏略。然自六经以来,即多以况譬达意,而自古未有汇为一书者,元太是编,实为创例。其搜罗繁富,零玑断璧,均足为缀文者沾丐之资,是亦不可无一之书矣。

  《喻林》【徐元太】 字汝贤,号华阳。元太在兄弟八人中排行第七,与兄元气(官至南京右通政使)俱有名于明末政坛。字汝贤,号华阳。嘉靖进士,知魏县,擢吏部主事,迁顺天府尹。巡抚四川,镇压少数民族起义。万历间累官南京刑部尚书。有《喻林》 。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进士,知江山县。丁内艰归乡,服阕补魏县,政绩卓异,擢吏部主事。分校闱试,所拔皆知名士。以取沈懋学之嫌,左迁山东参政。改陕西按察使。以功累进兵部右侍郎。历任刑部左侍郎。转户部,总督仓场乞归。家居数十年,于书无所不读,尤晓畅军事。著有《史鉴吟》等。

位置: 3edu教育网 > 国学子部 > 类书 > 喻林 > 正文 3edu教育网,教育第三方,完全免费,天天更新!

喻林卷七十七

国学作者:明·徐元太   国学书目:喻林   更新:2016/1/6   来源:本站原创

喻林卷七十七
  明 徐元太 撰臣术门【四】
  戒贪
  九四晋如鼫鼠贞厉【易晋】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歳贯女莫我肯顾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歳贯女莫肯我徳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歳贯女莫我肯劳【诗国风硕鼠】
  硕鼠大夫贪戾魏人怨之而作是诗【诗説魏】
  老马反为驹不顾其后如食【音嗣】宜饇【音饫】如酌孔取【诗小雅角弓】
  大风有隧贪人败类【诗大雅桑柔】
  伐檀刺贪也在位贪鄙无功而受禄君子不得进仕尔【毛诗伐檀】
  鸠鹘鸠也食桑葚过则醉而伤其性【毛诗氓注】
  缾罄则罍盈矣罍既无情之物终不以自盈为耻故知是为罍者耻【毛诗正义蓼莪】
  周芮良夫之诗曰大风有隧贪人败类听言则对诵言如醉匪用其良覆俾我悖是贪故也孤之谓矣【左传文公元年】我以不贪为宝尔以玉为宝若以与我皆丧宝也不若人有其宝【左传襄公十五年】
  象有齿以焚其身贿也【左传襄公二十四年】
  且夫富如布帛之有幅焉为之制度使无迁也夫民生厚而用利于是乎正徳以幅之使无黜嫚谓之幅利利过则为败吾不敢贪多所谓幅也【左传襄公二十八年】
  梗阳人有狱魏戊不能断以狱上其大宗赂以女乐魏子将受之魏戊谓阎没女寛曰主以不赂闻于诸侯若受梗阳人贿莫甚焉吾子必谏皆许诺退朝待于庭馈入召之比至三叹既食使坐魏子曰吾闻诸伯叔谚曰唯食忘忧吾子直食之间三叹何也同辞而对曰或赐二小人酒不夕食馈之始至恐其不足是以叹中置自咎曰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是以再叹及馈之毕愿以小人之腹为君子之心属厌而已献子辞梗阳人【左传昭公二十八年】
  贵人之用心也与婴儿子何其异哉婴儿有常病贵臣有常祸父母有常失人君有常过婴儿常病伤于饱也贵臣常祸伤于宠也哺乳多则生癎病富贵盛而致骄疾爱子而贼之骄臣而灭之者非一也【后汉书王符列传】夫鸟以山为埤而增巢其上鱼以泉为浅而穿穴其中卒所以得者饵也贵戚愿其宅吉而制为令名欲其门坚而造作铁枢卒其所以败者非苦禁忌少而门枢朽也常苦崇财货而行骄僭耳【后汉书王符列传】
  仓库单于豺狼之口功业无铢两之效【后汉书李陈龟列传】北山有鸱不洁其翼飞不正向寝不定息饥则木揽饱则泥伏饕餮贪污臭腐是食填肠满嗉嗜欲无极长鸣呼凤谓凤无徳凤之所趋与子异域【后汉书朱晖列传注】
  羣臣处官位受厚禄莫务治国者期于管国之重而擅其利牧鱼其民以富其家【管子明法解】
  厚取之君而不施于民是为筐箧之藏也仁人不为也【晏子杂下】
  鹬有文而贪鸢不撃而贪【师旷禽经】
  夫鱼鼈鼋鼍犹以渊为浅而掘其中鹰鸢犹以山为卑而增巢其上及其得也必以饵故君子茍能无以利害义则耻辱亦无由至矣【荀子法行】
  卫人嫁其子而教之曰必私积聚为人妇而出常也其成居幸也其子因私积聚其姑以为多私而出之其子所以自反者倍其所以嫁其父不自罪于教子非也而自知其益富今人臣之处官者皆是类也【韩子説林】
  周鼎着饕餮有首无身食人未咽害及其身以言报更也【吕氏春秋先识】
  无周公之徳而有其富无管仲之功而有其侈故编户跛夫而望疾歩也【盐铁论刺权】
  夫太山鸱啄腐鼠于穷泽幽谷之中非有害于人也今之有司盗主财而食之于刑法之旁不知机之是发又以吓人其患恶得若太山之鸱乎【盐铁论毁学】
  当世嚣嚣非患儒之鸡廉患在位者之虎饱嗌咽于求贤无所孑遗耳【盐铁论褒贤】
  为医以拙矣又多求谢为吏既多不良矣又侵渔百姓【盐铁论疾贫】
  履泥污足名困身辱【焦氏易林大有之鼎】
  酷吏曰虎哉虎哉角而翼也货殖曰蚊【?子渊骞】
  次五蚩蚩干于丘饴或锡之坏测曰蚩蚩之干锡不好也【太?经第一干】
  上九干于浮云从坠于天测曰干于浮云乃从天坠也【太?

[1] [2] [3] [4] [5] 下一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隐私策略 | 关于我们 | 手机3edu | 返回顶部 |